首页 >> 学人 >> 人物 >> 魅力人物榜
梯若尔如何重写规制经济学
2014年10月21日 10:21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钟鸿钧 字号

内容摘要:规制者不了解被规制企业的私人信息,因此规制者必须通过设计合适的合同,来鼓励企业如实报告其成本信息,以尽可能减少被规制企业的信息租金。在规制实践中,规制机构通常需要派出监督者去监督被规制企业,这样被规制企业就有很强的积极性去收买监督人。由于公共资金多来自税收,存在社会成本,政府在规制企业时,必须既考虑对高成本企业削减成本提供激励,又同时尽可能控制低成本企业的信息租金。假定企业进行大规模的技术投资,而且这个技术投资可以降低企业将来的生产成本,一旦企业进行了投资后,政府就可能会想降低对企业的转移支付。规制机构为了有效避免监督人和企业的合谋,可以减少企业的信息租金,弱化企业收买监督人的动机。

关键词:企业;代理;信息租金;政府;规制机构;研究;监督;规制政策;分析;垄断

作者简介:

  新规制理论的第一步,就是将规制问题转化成为一个委托代理问题,强调信息不对称的影响。应用委托代理框架来分析规制问题,既可以极大扩大拉姆塞-波特斯方法的适用面,又可以为成本规制提供一个合适的理论基础。

  在这篇文章中,我们选择让·梯若尔(Jean Tirole)学术贡献中最重要的规制经济学研究来介绍他的工作。我们这样做的原因是,现阶段中国的规制政策研究仍然处在刚起步的阶段,实际的规制政策也存在很多不足。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规制经济学的发展,才能避免西方发达国家在政府规制中曾经犯过的错误,减少不必要的经济损失,提升规制效率。

  我们希望这个文章可以给读者提供一个相对独特的视角来看梯若尔的学术贡献。毫无疑问,笔者的选择有很强的个人偏好。对于想更加全面了解梯若尔的学术贡献的读者,可以去进一步阅读诺奖官方委员会关于其学术贡献的详细介绍。

  传统规制理论的分析框架

  上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英美等西方发达国家经历了大规模的私有化和放松规制。在企业私有化和政府放松规制后,学界和业界关心和争论的焦点,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争论,转移到了如何具体规制这些所谓自然垄断或寡头企业,特别是公用事业。但是,传统的规制理论存在诸多不足,无法回答当时规制中的核心问题。

  在上世纪80年代之前,规制经济学主要有两个不同的分析框架。

  第一个框架是“成本规制”。多数国家的公用事业规制都是采用这种规制方法。这一规制方法的理论假设是:为了吸引资本投资于公用事业,同时避免企业过度使用垄断力量,必须确保公用事业企业获得一个适度高于市场平均收益的回报率。在此基础上,规制机构可以根据企业的平均成本再加上一个适度回报率来计算企业的价格。规制价格一旦确定,通常会维持一段时间,然后再定期通过规制机构的评估确定是否需要调整。在“成本规制”的方法下,规制机构的评审过程具有非常大的自由度。规制机构的自由裁量权很容易成为受规制企业的突破口。

  第二个框架是所谓的“拉姆塞-波特斯”(Ramsey-Boiteux)规制。和成本规制不同,拉姆塞-波特斯规制方法的基本思路是采用成本加成的定价方法,成本加成的幅度则和需求的价格弹性负相关,也就是采用类似勒让法则的方式来定价。成本加成定价方法的问题是规制机构必须充分了解市场需求(从而弹性)。这对规制机构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信息负担。在实际工作中,规制机构很难准确获得市场需求的信息。正因为这个原因,即使是波特斯自己在负责法国电力时也没有采用这个定价方法。除了信息这个最重要的问题外,成本加成方法也没有考虑企业的激励问题。而在实际工作中,企业对其自身的生产成本有很大的影响。

  可以看出,传统规制理论强调规制的外生约束,而不是规制机构的信息约束。这与当时新发展起来的委托代理理论相悖。在委托代理理论看来,非对称信息导致的信息约束是规制无效率的根本原因。而且,传统规制理论的模型过度简化,既不能对实际政策提出真正有意义的政策建议,也难以解释当时常见的规制实践,如成本分担的做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秦伟)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