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纸书时代
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法院地国的适用研究 (法学理念·实践·创新丛书)
2018年11月09日 14:31 来源:中国人民出版社出版 作者:董金鑫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  者:董金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6-04-30字  数:237 千字

  书  号:226767ISBN:978-7-300-22676-7

  开  本:异16包  装:平

 

  内容简介

  目前,《罗马公约》《罗马条例I》等众多国际、国内立法就合同领域的第三国强制规范的直接适用作了规定,此种制度化的安排是国际私法学领域的新现象。然而我国2010年通过的《法律适用法》最终未确立这一制度,这在理论界引发了不小的争议。作为国内第一本系统探讨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我国适用的专著,《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法院地国的适用研究》以合同领域的第三国强制规范的适用为研究对象,采用历史分析、规范分析、案例分析以及比较分析等研究方法,力求对该问题的解决有所突破。全书共六章,凡23万余字。除了引言和结语之外,依次探讨了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的基础问题、历史发展、适用制度,作为第三国强制规范的中国法在域外适用的情况,最后总结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我国适用的可行途径。

  作者简介

  董金鑫,1985年生,山东威海人,中国石油大学(华东)法学系讲师,武汉大学国际法博士,中国国际私法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国际私法。主持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青年基金、中国法学会部级法学研究课题等项目多项,在《环球法律评论》《比较法研究》《现代法学》等境内外刊物发表论文、译文三十余篇,其中CSSCI刊十余篇,三篇被《人大报刊复印资料》全文转载。

  引  言

  一、选题的背景和意义

  (一)选题背景

  目前,跨国商事交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它在为各国带来机遇的同时,也产生大量的涉外纠纷。根据国际私法,涉外合同由以当事人选法为主要特征的自体法支配。此种选法自由已逐渐不加以对象及联系限制,呈现出绝对化的趋势。然而,由于市场失灵等缘故,各国纷纷加大对私人商事交易的监管,不仅表现为反垄断、进出口管制等管制立法,还导致排斥意思自治的消费者保护、劳动者保护等政策性法规的大量出现。从国际私法的角度,基于自身性质和目的确定适用范围的公益性立法,即所谓国际强制规范,不宜由当事人选择适用,构成自体法理论的例外。

  此类国际强制规范如何适用值得关注。当属于准据法所属国时,只要不违背法院地国公共秩序,则可视为准据法予以适用;当其属于法院地国时,如法院认为有适用之必要,同样可以确立其适用资格。既不属于法院地国又不属于准据法所属国的第三国强制规范的适用充满困惑,被认为是国际私法领域最具争议的话题。一方面,如果法院地国一概不予承认,不仅影响个案的公正处理,还有违国际礼让要求,不利于国家间的合作,甚至会出现因挑选法院地而造成跨国判决不一致的局面;另一方面,如果不加限制地认可,则会严重冲击合同机制,损害法院地国的利益,破坏国际交往的基础。

  除相互尊重主权等少数要求之外,传统国际法不存在系统分配国家立法管辖权的明确规定。属人、属地甚至是效果原则只是对各国立法范围的大致描述,在没有当事国约定时,正当与否并无明确的标准。同时,当代国际法已经从主权国家间的共存阶段发展到追求共同目标的合作阶段,在贸易、环境和人权等领域出现广泛适用的国际条约。此种格局有助于统一各国的监管立法,减少公法层面的法律冲突,降低国际经贸的交易成本,但对各国相互承认管制措施的域外私法效力没有直接的帮助。如此一来,单纯依靠国际法无法解决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法院地国的适用问题;与此同时,国际法不反对一国为追求普遍利益而适用第三国强制规范。国家间关系的密切越发要求尊重彼此的重要政策,由此国际强制规范不仅是准据法适用的例外机制,还构成地球村时代增强国际合作的方式。于是乎,适用第三国强制规范的互惠有助于国际协议的缔结,甚至会逐渐形成适用法层面的习惯国际法规则。

  从实体法的角度,伴随着公法的大量增加以及私法公法化的趋势,如何处理公法性规定对合同效力的影响一直是合同法理论上的重大问题,学者们也热衷于从比较法角度探讨。以往为凸显国家利益的绝对至上,实践中大量本可履行的合同被认定无效,引发信任危机。从目前来看,合同并非违反任何强制规范都发生无效的后果,特别是《<合同法>解释(二)》第14条将《合同法》第52条第5项中的强制性规定限于效力性强制规定。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理论的出现,使得该问题不再局限于一国民法或比较法的层面,而发生多国、多领域的法律冲突,突出表现为如何处理使合同效力产生瑕疵的第三国法与维护交易关系的准据法和法院地国法之间的矛盾;另一方面,从合同履行的角度,因第三国强制规范发生的履行障碍可以作为合同准据法下的事实予以考虑,这在国际民商事诉讼及仲裁的实践中层出不穷。

  从冲突法的角度,1929年审理塞尔维亚债务案的常设国际法院认为,可能发生如下情形,法院认定适用于本案债务的法律在特定的国家根据该国国内法不起作用。也就是说,此类实施公共政策的法律的适用无可避免,即使合同的订立获得外国法的支持。作为当代合同国际私法代表的1980年《罗马公约》和2008年《罗马I》不仅在欧盟层面统一了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还对联盟外国家和地区的立法产生重要的影响。从规则演进的角度,取代《罗马公约》的《罗马I》对第三国强制规范有了新规定。它的出台基于何种考虑、如何解释以及对中国国际强制规范在欧盟的适用产生何种影响,值得探究。在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得以确立并不断发展的同时,运用实体法、冲突法方法等替代方式适用或考虑的做法一直存在。此种替代方式有哪些情形、是否可行、如何处理与适用制度的关系,也需要在考察欧美理论和实践的基础上作进一步分析。

  《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以下简称《适用法》)第4条确立了中国国际强制规范的直接适用,其范围由《<适用法>解释(一)》第10条加以规定,形成全面的法院地强制规范适用制度。这将改变司法实践中利用公共秩序保留或法律规避制度适用中国国际强制规范的做法。虽然立法未就第三国强制规范的适用作出规定,但为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选择在冲突规范之外开辟了新路,有助于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在中国的建立。

  (二)选题价值

  就理论价值而言,首先,国际强制规范由自身意图决定适用与否,此种单边选法方法与美国利益分析学说存在暗含。然与法院地强制规范不同,一方面,第三国强制规范的适用需要考虑更多因素,理论上存在更大的争议,有研究的必要;另一方面,这仍属一国法院如何对待外国法的范畴。它从单边主义出发,却弥补法院地强制规范直接适用的缺陷,实现双边选法的功能,无疑突破了传统选法理论。其次,从实体法的角度,第三国强制规范的适用不仅构成第三国公法性规范发生私法效果这一合同法上的重要命题,还表现为如何看待因第三国强制规范的实施造成的履行障碍。总之,此类争议的澄清,能够丰富当代国际私法的基本理论,也为比较合同法学的开展提供契机。

  就现实价值而言,首先,中国是否要效仿欧盟等立法实践在国际私法体系下正式建立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值得关注。考察其他国家通过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适用本国的国际强制规范,将有助于合理限定中国国际强制规范的适用范围;其次,于国际私法的审判实践,对于已经确立该制度的国家,如何正确理解、解释这一抽象规则仍是摆在法官和当事人面前的实际难题;对于其他国家,能否运用实体法和冲突法方法实现第三国强制规范适用制度的合理替代,也值得思考。总之,第三国强制规范在法院地国的适用研究,有助于实现国家间的司法礼让,促进国际判决的一致,保护中国国民在对外交往中的利益,进而服务于对外开放的大局,便利跨国商事交易的顺利开展。

作者简介

姓名:董金鑫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