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知识产权法学
我国知识产权经典案例统计分析  ——以《最高人民法院公报》(1985-2014)为据
2015年11月16日 11:20 来源:《知识产权》(京)2015年第20156期第31-40页 作者:金海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金海军,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原文出处:

  《知识产权》(京)2015年第20156期第31-40页

  内容提要: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所编选的案例具有特殊的权威性,是我国经典案例的基本组成部分。其知识产权案例作为一种重要而独特的司法资源,在知识产权司法实践与理论研究中具有重要意义。1985-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公报》连续出版30年,其间刊登知识产权案例166件。对之进行全面统计与分析,可以探讨其中呈现的诸多问题,例如不同类型知识产权案例处理结果的差异、地域性分布特点、涉外案例的胜诉率、专利无效案件、最高法院知识产权案例的裁判形态等。

  The Gazette of the People's Supreme Court of PRC has collected and published the cases by the special authority of the Court,and most of them have been the leading cases in China.In the field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law,such cases in the Gazette are of great significance in legal practice and theoretical study.This paper makes a full statistic and analysis on totally 166 intellectual property cases in every issue of the Gazette from 1985 to 2014.It also discusses further on these specific aspects,such as the cases among different categorie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the geographical differences,the winning ratio of the foreigners-related cases,patent invalidity cases,the decisions of the Court and their influence.

  关 键 词: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知识产权/实证分析  Gazette of the People's Supreme Court of PRC/leading cases/intellectual property/empirical sudy

  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立法至今,我国已经形成比较完备的知识产权法律体系,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但这些纸上的法律(law in books),是否以及如何成为生活实践中真实运作的法律(law in action),①却常常存在争议。争议之一就是,我国法院的知识产权裁判文书无法公开获取,从而无从知道知识产权保护的实际情况;而相关部门则认为,我国已经做得很多,却无法获得外界的理解。为此,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法院)要求从2006年开始,所有知识产权裁判文书都通过网络上传,②并且在2009年之后,每年发布《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每年发布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十大创新性知识产权案件等。③通过这种途径对外发布知识产权案例当然有其重要而特殊的意义,但是,有一类对于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起到积极作用的案例却可能被人忽略了,那就是《最高人民法院公报》(以下简称《公报》)所刊载的案例。它们形成历史最早、效力层次最高、影响力也最大,因此,本文将之称作经典案例(leading cases)④。《公报》于1985年创刊,到2014年正好连续出版了30年。它记录了我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司法发展的所有重要文本与案例。本文以知识产权这一特定类别入手,对《公报》所刊载的案例进行全面汇集、统计与分析,以此发现并探讨我国知识产权司法活动与经典案例的特点以及从中反映出来的问题。

  如果将我国法院审理的所有知识产权案件裁判文书汇集起来,可以说是一个大数据库。根据最高法院的统计,全国法院审结的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就高达46万余件,尤其最近几年增长迅猛。以2009-2013年为例,在这5年时间里,法院审结的一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累计达30万余件,二审知识产权民事案件4万余件,而知识产权行政案件也在1.2万件以上。⑤仅2013年这一年,全国法院审理的知识产权一审案件就达10万余件。⑥这样的大数据,就为统计分析带来许多困难,而且从统计学上讲,也必需通过抽样,而不是将全部数据都作为分析样本。本文认为,《公报》知识产权案例正可以用作分析的合理数据样本。这些数据,不仅因其远较40余万的大数据而更加有利于统计分析,而且它们是从大数据当中以一种官方权威的方式筛选形成,具有较高的样本意义。《公报》历经30年积累,其中案例已然成为我国最具代表性的案例。

  二、《公报》及其案例的意义

  《公报》是最高法院于1985年创办的一份刊物,但它不同于普通的法律杂志。其主办方为我国最高司法机关,其刊载内容为我国的重要法律、司法解释、司法文件、司法统计、任免事项、文献、裁判文书和案例等,这就使它具有特殊的权威性。⑦

  《公报》的案例栏目虽然被放在每一期的最后部分,但从研究与实务的角度看,它们却往往是这份刊物最有价值的内容。因为《公报》其他栏目都是内容确定的法律或司法解释、公告事项等,惟有在案例的获取与编写上,具有相当大的选择余地,体现着编选者的“独创性”。“这些案例是从众多案件中精选出来的,它既不同于用作法制宣传的一般案例,也不同于高等法律院校和法学研究机构为说明某种观点而编辑的教学、研究案例,而是各级人民法院适用法律和司法解释审理刑事、民事、行政和国家赔偿等各类案件的裁判范例,蕴含了深刻的法律意义,具有典型性、真实性、公正性和权威性等特点,对于指导各级人民法院审理相关案件具有重要的参考和借鉴作用。”⑧据介绍,《公报》案例在1998年之前都是经过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的。在《公报》创刊早期(1986年第2期以前),每个发布的案例后面还专门加注了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的一段按语,就案件中所形成的审判经验进行总结,明确表示“可供各级人民法院借鉴”。1994年至1999年的各期,还专门在每一期的目录之后注明“本刊司法解释与案例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通过”,⑨其司法权威性至为鲜明。1999年《公报》由季刊改为双月刊之后,在《公报》目录之后取消了这样的文字说明,但其重要性与权威性仍在。⑩因此,虽然我国也存在其他的案例汇编,著名者如《审判案例要览》(11)、《人民法院案例选》(12)等,它们在教学、研究和指导审判工作方面都发挥了一定作用,但其中的案例均未经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或者最高人民法院领导审定,不能完全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的观点,因而不能替代最高人民法院依一定程序在《公报》上所发布的案例,其权威性也不能与《公报》案例相提并论。(13)

  从规模上看,从1985年至2014年,《公报》已经连续出版长达30年,形成了我国司法案例中最重要的一个数据库。然而,这一重大司法资源,似乎尚未引起人们足够的重视,相关的研究与开发做得并不多。(14)这或许与我国法律教育从一开始就强调成文法与判例法的区分有关,因此在法律实务与理论研究中形成重法条轻案例的现象。事实上,即使在成文法系的典型国家如德国、日本等,判例、案例同样具有重要意义。(15)现有的研究,一类是对《公报》案例作一般性研究,尤其是它们对于判例制度、指导性案例制度的作用。(16)另一些是类型化研究,例如从民事案件、知识产权案件的角度切入,分析最高法院如何选编案例以及这些案例是如何在实践中运作的。(17)但是,这些研究的重点都放在更为宏大的问题上,只是把《公报》案例作为一种论证的工具,却没有对这些案例本身进行具体而全面的研究。此外,也有一些机构将历年《公报》案例进行分类整理,包括对知识产权案例的汇集出版,(18)但缺乏对这些案例的整体性分析和个案性解读,遑论与国外经典案例的比较。本文的统计与分析是对《公报》知识产权案例的整体性研究,并且在对这些案例进行汇总整理的基础上,从如下角度分别进行探讨:不同类型知识产权案例的处理结果、地域性分布、涉外案件、专利无效案件、最高法院知识产权案例的裁判等。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