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童飞霜:财产损害赔偿中营业收入损失之认定
2018年04月16日 09:53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童飞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文摘要】财产损害赔偿中的损害应区分直接损害与间接损害、积极损害与消极损害适用不同的认定规则。认定侵权责任成立,须考量侵权行为与直接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适用必然因果关系原则和But-for规则;确定损害赔偿范围,须考量侵权行为与间接损害之间的因果关系,适用相当因果关系原则和合理预见规则。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中的营业收入损失,性质上属于间接损害、消极损害,其范围的确定受自身性质、因果关系以及法官自由裁量权的影响。

  【中文关键字】财产损害;营业收入损失;因果关系;可预见性

  【全文】

  一、案情[1]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桂东县江源电站。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郭晓波、郭金雄等。

  源电站与郭善均因江源电站租用普乐镇江背村桂花组土地支付租金产生争议,2015年12月19日12时许,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四人用锄头等工具将江源电站的一处水渠挖毁。同日下午,四人又拿锄头将江源电站泄水闸门旁边一处水渠墙体挖毁。2016年1月至3月,江源电站停止发电。2016年4月,郭晓波组织人员将挖毁的水渠修复,当月江源电站恢复发电。2016年9月13日,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四人因损毁水渠被桂东县公安局予以公安行政处罚。江源电站提起诉讼,请求四侵权行为人赔偿停产停业期间的电费损失95 076.19元。

  二、审判

  湖南省桂东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是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是:一、郭晓波等四人挖毁江源电站水渠对江源电站停产有无直接因果关系;二、江源电站停产造成的损失是多少。

  关于焦点问题一,郭晓波等四人于2015年12月19日将江源电站两处水渠挖毁,是侵权行为,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2016年4月,郭晓波等四人已经将挖毁的水渠修复。从江源电站历年发电数据可知,2012年1月至3月、2013年1月至3月、2014年1月至2月江源电站都有停产的情形,江源电站2016年1月至3月停产的事实存在,江源电站对郭晓波等四人的侵权行为与电站停产有因果关系承担举证责任,江源电站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郭晓波等四人的侵权行为与电站停产有直接因果关系。

  关于焦点问题二,江源电站主张根据2015年10月、11月和2016年5月、6月四个月平均发电量计算2015年12月19日至2016年4月19日的停产损失。因电站的发电量受雨水影响,案发时正处于冬季枯水期,对比2012年至2016年江源电站同期发电量数据可以得知数据相差较大,江源电站该主张不成立。江源电站停产损失无法查明。江源电站第二项诉讼请求要求修复闸门,但没有提交证据证明闸门损毁的事实。

  综上所述,江源电站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郭晓波等四人挖毁水渠对江源电站停产存在因果关系、江源电站停产造成的损失数额和闸门损毁的事实,经法院释明,江源电站对其诉讼请求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对其诉讼请求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原告桂东县江源电站的诉讼请求;本案案件受理费2177元,由原告桂东县江源电站负担。

  江源电站不服一审判决,向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称:1.虽然2012年到2014年江源电站在枯水期零发电,但2014年4月到2015年12月江源电站全年发电,一审法院以2012年到2014年3月的发电量推论2016年1月到4月停产停业期间是因冬季枯水期不能发电,免除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的赔偿责任错误;2.桂东县气象局2013年至2016年每月降水量证明显示,2016年1月至4月皆为丰水期;3.江源电站的发电效益取决于降水量的大小、电机正常运转两大因素。2016年5月至12月的电费总收入125492.8元除以该期间总降水量1222.8毫米,得出每毫米降水量能产生102.6元的发电效益。因此,2016年1月至4月停产损失为738.7毫米(1-4月降水总量)×102.6元/毫米=75790.6元。

  江源电站在二审中提交了三份新证据:1.桂东县公安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拟证明2017年黄玉香多次毁坏江源电站;2.2013年至2016年12月底桂东县降水量的证明,拟证明江源电站停产停业期间降水量较大;3.2014年江源电站改造后的图片,拟证明江源电站发电量稳定,不受枯水期的影响。二审法院认为:证据1中的被处罚人黄玉香非本案当事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不予采信。证据2为整个桂东县的总体降水量,而非其中一个特定地区普乐镇的降水量,因此,不能达到江源电站的证明目的,对该证据不予采信。证据三无拍摄时间、地点,且无其他证据佐证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采信。

  二审法院审理后认为,二审争议焦点为四被上诉人是否应赔偿江源电站因毁坏水渠停产造成的经济损失75790.6元。公民的合法财产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造成他人财产损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四被上诉人2015年12月19日将江源电站水渠挖毁,造成江源电站停产,因此产生的经济损失应由其赔偿。虽发电量受降水量影响,但不仅仅受降水量影响,且天气变化这一非人为掌控的自然因素决定了降水量的多少,每一阶段、每一地区均有可能不同,因此,江源电站以2016年5月至12月桂东县的平均降水量为依据计算2016年1月至4月的停产经济损失,无科学依据。参照2016年同时期最近的数据,即2015年1月至4月发电量、结算电费情况,酌情认定江源电站2016年1月至4月的停产经济损失为7000元。

  综上所述,江源电站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撤销湖南省桂东县人民法院(2016)湘1027民初516号民事判决;由被上诉人郭晓波、郭金雄、郭善均、郭早平赔偿上诉人桂东县江源电站经济损失70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履行完毕;驳回上诉人桂东县江源电站其他诉讼请求。

  江源电站申请再审称:1.新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2.二审判赔7000元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江源电站按照其计算方法得出75 790.6元的赔偿数额,有理有据。在再审审查期间,申请人提交了一份新搜集的证据,内容为建在同村同用一江水且处在江源电站下游的丰源电站2015年和2016年的电费结算表,拟证明相比于2015年1-4月,2016年1-4月确实是丰水期的事实。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查认为,虽然申请人提交的证据形成于二审庭审结束后,属于“新形成的证据”,但是该证据不足以证明原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或者裁判结果错误,不符合再审审查程序中新证据的实质标准。降水量的确是影响水电站发电量的重要因素,但并非唯一决定因素,地理位置、发电设备、电站规模、经营管理水平等都是影响水电站发电量的因素。申请人以降水量为唯一决定因素来计算损失的方法不合理;依据此方法计算出75 790.6元的损失数额,不予认可。对于水电站停产造成的电费收入损失,由于没有业内通用的计算方法,原二审酌情认定江源电站经济损失数额为7000元,并无明显不当。故桂东县江源电站的再审申请理由均不成立。综上,桂东县江源电站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二款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桂东县江源电站的再审申请。

作者简介

姓名:童飞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