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李 浩:“直接证据”真的不存在吗? ——与纪格非教授商榷
2018年04月12日 09:14 来源:北大法律信息网 作者:李 浩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

  【中文摘要】证据与待证的主要事实之间的联系有直接也有间接,这构成了区分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客观基础。主要事实是与法律要件相当的具体的生活事实,判断、检验是否存在直接证据的标准和依据在于是否存在可以直接证明主要事实的证据。在民事诉讼实务中,一些证据可以用来直接证明主要事实,甚至一个直接证据可以单独证明主要事实的存在与否,因而直接证据是真实存在的。区分直接与间接证据时,采用单一的分类标准,即只是把能否直接证明主要事实作为区分这两种证据的标准,比采用直接、单独双重分类标准更为可取。

  【中文关键字】直接证据;间接证据;分类标准

  【全文】

  把证据分为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是我国证据理论公认的一种分类。各种版本的诉讼法、证据法教科书几乎也都是采用了这一分类,理论界对这一分类一直也深信不疑,直到《中外法学》2012年第3期发表了纪格非教授的文章《“直接证据”真的存在吗?——对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分类标准的再思考》(以下简称《真的存在吗?》)。从该文章的标题可以看出纪教授是要说明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直接证据,以能否单独证明待证事实作为区分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标准,并把直接证据称之为能够单独证明案件事实的证据原本就是一个错误。文章虽然指向的是直接证据,意在否定直接证据,但实际上是要把间接证据一并消除,因为间接证据是相对于直接证据而言的,两者的关系是一存倶存,一亡皆亡。

  应当说,这篇文章是对证据学理论中证据分类的挑战,如果挑战成功,传统的证据分类就需要重构,各种证据法教科书中关于证据分类的内容就需要重写,一些包含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词条的法学词典也需要修改其内容。当年读了这篇文章后,一直在思考这一问题,总觉得这篇文章提出了一个证据法理论值得重视、需要回应的问题。文章提出的重构分类标准的观点确有其合理性,但否定直接证据的观点有可商榷之处。写这篇文章,意在与纪教授共同探讨这一问题,并通过争鸣,使更多的人关注这一问题,进一步推动该问题的研究。

  一、直接证据为何受到质疑

  要回应纪教授对直接证据的质疑,就需要认真研究一下她质疑直接证据的主要理由。

  纪教授是从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定义入手提出疑问的。对于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证据法教材都是在阐述证据分类时论及这一问题的,是根据证据与作为证明对象的案件主要事实的关系,在理论上作上述区分。关于直接证据,我国学术界一般都将其定义为能够直接、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而对于间接证据,则定义为不能单独、直接证明,而需要与其他证据结合才能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证据。[1]从上述定义不难看出,这两类证据区分的标准在于能否单独、直接证明主要事实。

  纪教授认为,“直接证据能够单独证明案件主要事实”这一认识,可以区分为两个命题:第一,一个直接证据无需借助于或依靠其他证据就可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第二,单独一个直接证据就可以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全部内容。然而,稍加推敲就会发现,这两个命题并不成立。

  纪教授首先对直接证据能够单独证明主要事实提出疑问,在她看来,单凭一个直接证据就对待证事实作出认定是夸大了直接证据的作用,诉讼实务中并不存在仅凭一个直接证据就对争议的主要事实作出认定的情形。不仅作为直接证据的证人证言不能单独证明主要事实,就连作为直接证据的书证也不能单独起到证明主要事实的作用。在对作为直接证据的证人证言、书证能够单独证明主要事实提出质疑时,纪教授的主要依据是无论是证人证言还是书证,在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之前,都需要对它们进行查证属实,而查证属实的过程,又离不开其他证据和信息,因而不可能存在直接证据可以单独证明主要事实的情形。

  纪教授接着对直接证据能够证明案件主要事实的全部内容提出质疑,在她看来,单单一个直接证据是不足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的:首先,直接证据不能证明因果关系;其次,直接证据不能证明行为的主观方面,即行为的动机以及行为者是否存在主观的故意或过失;再次,直接证据不能证明意思表示的含义。

  接着,文章对直接证据能够直接证明案件的主要事实提出质疑。文章认为,由于案件事实是具有法律性的,所以证据与案件主要事实的联系并非直接的,而是经过了至少一次的推理与涵摄过程(即对证据所证明的事实进行法律上的评价,从而将其涵摄于法律要件之下)。认为直接证据可以与案件的主要事实相联系的观点忽略了案件事实的法律性,因而也是不正确的。

  文章接着指出了推理次数并非区分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的标准。用间接证据证明主要事实固然需要经过推理,但用直接证据证明时,同样也离不开推理,即使是直接证据,至少也要经过一次推理才能发挥证明作用。[2]

  总之,由于既不存在能够单独证明主要事实的证据,又不存在无需经过推理就能证明主要事实的证据。所以把证据区分为直接证据与间接证据是错误的,所有的证据都是间接的,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直接证据。

  既然上述观点是否定直接证据的核心论点,为直接证据辩护,就需要有针对性地陈述相反的事实,分析和论证证据中存在着能够单独证明、直接证明主要事实的证据,尤其是存在无需经过推理,就可以把所显现的内容与主要事实连接起来的证据,如果确有这样的证据存在,否定直接证据的观点就不能成立。

作者简介

姓名:李 浩 工作单位:南京师范大学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