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刑法学
于改之 吕小红:刑法解释中平等原则的适用
2018年03月28日 14:10 来源:《比较法研究》 作者:于改之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平等原则作为刑法解释合宪性的判断标准和刑法合宪性解释的应有之义,不仅要求禁止进行歧视性刑法解释实现形式平等,也要求通过刑法解释积极追求实质平等。关于刑法解释中合理性区别对待是否符合宪法的平等原则,可以通过可比性、目的正当性和罪责刑相适应三个方面进行判断。从平等保护法益的角度来看,司法解释关于贪污罪与盗窃罪等侵犯财产罪的入罪数额的巨大差距,将“无能力赔偿”作为交通肇事罪定罪量刑的情节,经济犯罪中自然人主体与单位主体定罪量刑标准的差异,存在着“同行不同(定)性、同罪不同罚、罪刑不均衡”等司法不公问题,有违宪法上的平等原则。对于贪污犯罪与侵犯财产犯罪的竞合问题,应准确把握法条竞合的成立条件,以“特殊法优于普通法”为原则、“重法优于轻法”为例外,将未达到贪污罪入罪数额的贪污行为但符合相应财产犯罪之犯罪构成的作为单纯的一罪处理;刑法上“公私财产损失”的判断,应该排除与认定犯罪行为对法益侵害性无关的因素;自然人主体与单位主体应同罪同罚,适用同一定罪量刑标准。

  As the criterion of criminal law explaining constitutionality and righteousness fo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of criminal law,equality principle not only demand a ban on discriminatory criminal law interpretation to realize formal equality,but also requires to pursue the substantive equality actively through criminal law interpretation.Whether reasonable distinction treatment in criminal law interpretation is in conformity with equality principle of constitution depends on comparability,legitimacy of purpose as well as compatibility of crime,responsibility and penalty.From the perspective of legal interest of equal protection,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about the huge gap of criminalization number between corruption crime and crime of property violation like larceny,judicial interpretation regards“inability to compensate”as the plots of penalty of provision concerned in traffic offence,and judicial interpretations set the different standards of conviction and punishment for natural person subject and unit subject in economic crimes,which bring about“same behaviors with different convictions,same crimes with different punishments and imbalance between crime and penalty”and other unfair justice problems.It is contrary to equality principle of the constitution.For the concurrence problems of corruption crime and property invasion crime,the establishment conditions of enactments overlapping should be grasped accurately,namely taking“special law is superior to common law”as the

  关 键 词:

  平等原则/刑法解释/合理区别对待/罪刑均衡/法益/equality principle/criminal law interpretation/reasonable distinction treatment/balance between crime and penalty/legal interest

  一、问题的提出

  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以下简称“两高”)共同发布了《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贪污贿赂解释》),对贪污受贿案件的数额标准进行了重大调整。其中,贪污罪和受贿罪“数额较大”的标准从原来的5000元上调至3万元(具有其他较重情节的入罪数额为1万元)。该司法解释一经发布即在刑法理论界和司法实务界引起了强烈反响,许多学者认为,《贪污贿赂解释》所作的这种重大调整是合理的,提高数额标准体现了“从严治吏”而非“从重治吏”的理念,①基本上是兼顾了社会现实和刑法体系协调的折衷路线。②然而,考虑到2011年“两高”《关于办理诈骗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诈骗他人财物3000元至1万元以上就属于“数额较大”、2013年《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关于盗窃公私财物价值1000元至3000元以上即为“数额较大”的规定,也有学者提出质疑,认为“大幅度提高了贪污、受贿、职务侵占等罪的数额标准,但其理由并不充分,而且必然导致贪污、职务侵占罪与盗窃、诈骗罪之间的不协调”③。

  随着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20年前的5000元和今天的5000元显然已经不可同日而语,财产犯罪和经济犯罪定罪量刑数额的调整是必然的。但是,《贪污贿赂解释》规定的贪污罪入罪数额与盗窃、诈骗罪的入罪数额之间几十倍的差距真的合理吗?当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之便以侵吞、窃取、诈骗手段非法占有公共财产1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时,按照《贪污贿赂解释》不能以贪污罪追究刑事责任,负责侦查起诉的检察机关一般以不起诉处理,从而直接以行政处罚或是党纪处分等追究相关国家工作人员的责任,而普通百姓侵占、盗窃、诈骗同等数额的公私财物时却可能被定罪判刑。这种因司法解释所造成的“同行不同判”,不仅仅导致贪污、职务侵占罪与盗窃、诈骗罪之间的不协调,更严重的是,还具有违反宪法和刑法所明文规定的平等原则的嫌疑。

  与《贪污贿赂解释》相同存在类似问题的,还有2000年11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交通肇事解释》)。该解释第2条明确规定了交通肇事罪入罪所要求的重伤、死亡、公私财产损失等危害结果的具体内容,为交通肇事罪的司法认定提供了统一的标准。但是,该条第3款关于交通肇事罪中“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的认定标准——“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30万元以上的”规定,以及第4条第3款关于交通肇事罪法定性升格的“其他特别恶劣情节”标准——“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60万元以上的”规定,将交通肇事罪入罪条件的财产损失限定为“无能力赔偿”,经济能力的强弱成为了影响交通肇事罪定罪量刑的重要因素。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民主社会的起码要求,是任何一个法治或者追求法治的国家所必须面对的宪法性命题。”④我国《宪法》第5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有超越宪法和法律的特权”;第3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刑法》第4条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作为国家的根本大法,宪法具有最高的法律效力,任何立法和法律解释都不得与宪法相冲突。作为宪法和刑法所明文规定的基本原则,平等原则是任何刑法解释都必须遵守的界限,任何违反平等原则的刑法解释,不仅损害了宪法和刑法适用的有效性和权威性,同时也危害到解释本身的正当合理性。那么,刑法解释中平等原则的基本内涵与功能定位是什么?怎样才能保障刑法解释不违背平等原则,真正实现刑法解释与宪法价值之间的协调?这正是本文所要论述的主要内容。

作者简介

姓名:于改之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