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刑法学
孙国祥:二十年来经济刑法犯罪化趋势回眸及思考
2018年03月15日 09:23 来源:《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1期 作者:孙国祥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中文摘要】1997年修订后的刑法实施二十年来,经济刑法成为刑法修正和补充的重点之一。立法通过设置新罪或者对原规范的构成要素进行修正而大幅度地拓展了入罪范围,经济刑法犯罪化趋势凸显。转型时期对经济刑法的需求以及经济刑法本身的发展历程,经济刑法犯罪化趋势的合理性能够得到证成。管窥二十年来历次修正案对经济刑法修正内容,检讨其犯罪化进程中的得失,确立经济刑法犯罪化的一些基本原则,可以为未来经济刑法犯罪化作业提供参考性建议,以防止经济刑法过于膨胀形成“肥大化”。

  【中文关键字】经济刑法;犯罪化;非犯罪化;经济犯罪

  【全文】

  97《刑法》施行以来,因经济体制改革、社会变迁对刑法调整的需求,迄今已作过十一次补充和修正(一个决定和十个刑法修正案)。从二十年来刑法修正内容看,经济刑法是重点,9次刑法修正案涉及到《刑法》141个分则条文,其中关涉分则第三章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罪的修改有50个条文,接近分则条文修改总数的35%。[1]经济刑法不但是我国刑法修改、完善中最活跃的领域,而且经济刑法的修改内容,基本上是单向度的增加罪名或加重对某些犯罪的刑罚,[2]从而凸显了二十年来经济刑法犯罪化、重刑化的总体趋势。本文限于篇幅,仅就经济刑法立法犯罪化趋势作回顾与检讨。

  一、经济刑法二十年犯罪化概览

  所谓犯罪化,“系指通过刑事立法手段或刑事法规的解释和适用,将本来不属于犯罪的行为,赋予刑罚的法律效果,而成为刑事制裁的对象。”[3]经济刑法的犯罪化,大致通过显性的(通过直接增加罪名)和隐性的(通过犯罪构成要素的修正)两种立法方式实现。

  (一)直接增加新罪名

  二十年来历次刑法修正增加的经济犯罪罪名有:(1)骗购外汇罪;(2)隐匿、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财务会计报告罪;(3)妨害信用卡管理罪;(4)窃取、收买、非法提供信用卡信息罪;(5)虚假破产罪;(6)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7)骗取贷款、票据承兑、金融票证罪;(8)背信运用信托财产罪;(9)违法运用资金罪;(10)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罪;(11)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12)对外国公职人员或者国际公共组织官员行贿罪;(13)虚开发票罪;(14)持有伪造的发票罪。

  (二)对犯罪构成要素作调整,扩大原罪名的涵摄范围

  1.扩大犯罪主体范围。(1)《关于惩治骗购外汇、逃汇和非法买卖外汇犯罪的决定》将逃汇罪的犯罪主体由“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修改扩展为“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2)《刑法修正案(四)》将原《刑法》第152条“走私废物罪”的主体扩大到“单位”;(3)《刑法修正案(六)》将原《刑法》第161条“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的主体由“公司”扩大到“公司、企业”;(4)《刑法修正案(六)》将原《刑法》第163条规定的“公司、企业人员受贿罪”的主体范围扩大到了公司、企业之外的“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罪名也修正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2. 增加具体经济犯罪的行为方式。(1)1999年《刑法修正案》在《刑法》第225条“非法经营罪”中增加了一项“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期货、保险业务的”的行为;(2)《刑法修正案(四)》将《刑法》第155条“在内海、领海运输、收购、贩卖”国家禁止或者限制进出口物品、货物的走私行为扩大到“内海、领海、界河、界湖”;(3)《刑法修正案(五)》在《刑法》第196条“信用卡诈骗罪”中增加了“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规定;(4)《刑法修正案(六)》将《刑法》第161条“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中增加了“对依法应当披露的其他重要信息不按规定披露”的行为方式;(5)《刑法修正案(七)》在“非法经营罪”中增加了“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规定;(6)《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第153条“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中增加了“一年内曾因走私被给予二次行政处罚后又走私的”构成走私罪的规定;(7)《刑法修正案(八)》在《刑法》第226条“强迫交易罪”中增加了“强迫他人参与或者退出投标、拍卖,强迫他人转让或者收购公司、企业的股份、债券或者其他资产,强迫他人进入或者退出特定的经营活动的”三种行为方式。

  3.扩展具体经济犯罪的对象范围。(1)1999年《刑法修正案》在《刑法》174条“擅自设立金融机构罪”、“伪造、变造、转让金融机构经营许可、批准文件罪”中,增加了“证券交易所、期货交易所、证券公司、期货经纪公司、保险公司”;(2)《刑法修正案(七)》在《刑法》第180条“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罪”、181条“编造并传播证券、期货交易虚假信息罪”、“诱骗投资者买卖证券、期货合约罪”、182条“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中,增加了期货交易所、期货交易的内幕信息、期货交易的虚假信息、期货交易价格等;(3)《刑法修正案(三)》将《刑法》第191条“洗钱罪”的对象扩大到恐怖活动犯罪的违法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刑法修正案(六)》则将其进一步扩大至“贪污贿赂犯罪、破坏金融秩序犯罪、金融诈骗犯罪的所得及其产生的收益”;(4)《刑法修正案(四)》将《刑法》第155条规定的“走私固体废物罪”的对象扩大到液态废物、气态废物,其罪名也因为修改为“走私废物罪”;(5)《刑法修正案(六)》将《刑法》第164条“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的对象扩大到“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工作人员”;(6)《刑法修正案(七)》将《刑法》第151条“走私国家禁止进出口的货物、物品罪”的对象“走私珍稀植物及其制品等国家禁止进出口的其他货物、物品”。

  4.对经济犯罪数额的种类和构罪标准作了修正。(1)原《刑法》第186条“违法发放贷款罪”和187条“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罪”以“造成较大损失”、“造成重大损失”等实害结果作为构罪条件,《刑法修正案(六)》改为发放贷款和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数额巨大或者造成重大损失的”作为构罪条件,即由单一的损失数额修改为“涉案数额”或者“损失数额”,从而扩大了入罪范围;(2)《刑法修正案(八)》将《刑法》第153条“走私普通货物、物品罪”由原“具体数额犯”修改为“相对数额犯”,为日后司法根据形势需要调整起刑数额标准预留了空间。

  5.主观要素的调整。(1)将《刑法》第187条第1款“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以牟利为目的,采取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的方式”修改为“银行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工作人员吸收客户资金不入账”,删去了“以牟利为目的”的主观要素;(2)删除了《刑法》第168条规定的“国有公司、企业人员失职罪、滥用职权罪”中的“徇私舞弊”目的;(3)《修正案(六)》删除了《刑法》第182条“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罪”中的“获取不正当利益或者转嫁风险”的主观要件。

  6.既遂形态的修正。原结果犯、目的犯、数额犯修正为危险犯或者情节犯。(1)《修正案(四)》放宽了原《刑法》第145条规定的“生产、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定罪标准,将原条文规定“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的”结果犯修改为“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的”危险犯;(2)《修正案(六)》将《刑法》第188条“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中“造成较大损失”(结果犯)修改为“情节严重”(情节犯)就可以构成;(3)《修正案(六)》将刑法第161条“违规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由结果犯修改为“结果犯”或“情节犯”;(4)《刑法修正案(八)》删除了原《刑法》第141条“生产、销售假药罪”中的“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要素,行为人只要生产、销售假药,就可以构成犯罪。

作者简介

姓名:孙国祥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