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宪法学
论作为行政执行罚的“加处罚款”  ——基于《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
2016年09月01日 10:31 来源:《行政法学研究》 作者:胡建淼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胡建淼,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 100089

  原文出处:

  《行政法学研究》(京)2016年第20161期第65-83页

  内容提要:

  《行政强制法》第12条和第45条不仅将“加处罚款”设定为行政执行罚方式之一,而且对它作了普遍性授权。但“加处罚款”在法律文本和实务操作中不易与作为行政处罚的“罚款”相区别,同时也不易与同属于间接强制执行方式的征收“滞纳金”相区分。加之在《行政处罚法》首次使用“加处罚款”之后的不少法律法规所设定的“罚款”,恰恰介于作为行政处罚的“罚款”与作为行政执行罚的“加处罚款”之间,使得《行政强制法》上的“加处罚款”面临理论上的定位选择。除了定位上的问题,还有诸如“加处罚款”本身的罚款额标准,对加处的“罚款”如何征收,以及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的“加处罚款”决定不服如何救济等问题,都值得探讨。

  Article 12 and 15 of Administrative Compulsion Law stipulate additional fine as one of the means of pecuniary sanction for specific pcerformance as well as corresponding enabling rules.However,‘additional fine' in legal text and law-enforcement practice can not be easily distinguished from ‘fine' stipulated in Law on Administrative Penalty and ‘late fee' as a mean of indirect administrative enforcement.For the reason that ‘fine' stipulated in many laws and regulations after Law on Administrative Penalty are situated between ‘fine' as administrative penalty and ‘additional fine' as a pecuniary sanction for specific pcerformance,‘additional fine' stipulated in Administrative Compulsion Law is in a theoretical plight.Except that,this article will explore other problems including standard of ‘additional fine',how to collect such fine,and how to challenge such decisions.

  关 键 词:

  加处罚款/强制执行  Additional Fine/Administrative Enforcement

  一、问题的提出

  如果世界上没有行政强制执行制度,那么,任何行政决定都会失去效力,从而导致政府管制的失灵。行政强制执行需要有合适的强制手段。“加处罚款”,在中国由《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①(以下简称《行政处罚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强制法》②(以下简称《行政强制法》)所设定的作为间接强制手段的行政执行罚制度,为不少国家和地区所采用。早在1925年,奥地利的《行政强制执行法通则》③第5条就规定了“行政执行罚”制度,深受奥地利影响的德国在1953年的《联邦行政执行法》④中规定了同一性质的“强制金”,⑤这一“强制金”延伸到德国的各州。⑥

  日本的旧《行政执行法》⑦延续奥德法系,确立了作为“执行罚”性质的“过失罚金”。⑧1948年的《行政代执行法》⑨取代了旧《行政执行法》。由于新法调整范围的缩小,使得新法不可能涉及行政执行罚,但作为执行罚的手段在其他单行法中依然存在至今。⑩这一制度在中国台湾地区的现行“行政执行法”(11)中表述为“怠金”,并与“代履行”共同构成间接强制两种基本方式。(12)

  在中国大陆,“加处罚款”第一次出现在1996年制定的《行政处罚法》中。该法第51条规定:“当事人逾期不履行行政处罚决定的,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行政机关可以采取下列措施:(一)到期不缴纳罚款的,每日按罚款数额的百分之三加处罚款……。”尔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13)第109条(14)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行政处罚实施条例》(15)第60条(16)均重复了这一规定。2011年,作为中国行政强制制度基本法的《行政强制法》将“加处罚款”设定为一种普遍性的与征收滞纳金、代履行相并列的间接强制手段。(17)

  但是,“加处罚款”在法律文本和实务操作中不易与作为行政处罚的“罚款”相区别,同时也不易与同属于间接强制执行方式的征收“滞纳金”相区分。加之在《行政处罚法》首次使用“加处罚款”之后的不少法律法规所设定的“罚款”,恰恰介于作为行政处罚的“罚款”与作为间接强制执行方式的“加处罚款”之间,使得《行政强制法》上的“加处罚款”面临理论上的定位选择。除了定位上的问题,还有诸如“加处罚款”本身的罚款额标准,对加处的“罚款”如何征收,以及行政相对人对行政机关的“加处罚款”决定不服如何救济等问题,都不仅仅是对《行政强制法》文本本身的解读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