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图片新闻
第一届云耕环境法治讲坛在昆明开讲
2020年11月03日 14: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字号
2020年11月03日 14:1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昆明理工大学生态文明与环境法治研究基地

  高倩雯、段雅楠、温聪、李响

  云耕环境法治讲坛于近日在昆明理工大学多媒体教学楼成功举办。中国法学会环境资源法研究会负责人吕忠梅教授、昆明理工大学副校长束洪春教授、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李婉琳教授、上海恒量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谢贤林先生发来贺词。来自国家和地方的立法机关、生态环境保护部门、人民法院、有关大专院校和我校学报(社会科学版)等有关单位的代表、专家、学者和师生约150人出席了会议。本届讲坛的主题是“环境法治中的立法者”。讲坛特邀全国人大环资委法案室主任翟勇做题为“生态文明法治建设中的环境立法与方法”的学术演讲,特邀清华大学王明远教授以及武汉大学秦天宝教授作为与谈嘉宾。会议激发了与会者对环境立法研究的新思考。

  翟勇主任的演讲理论结合实际,学术“含金量”很高。在演讲中,他结合自己多年从事环境立法的工作经验,概述了我国环境立法的形成与进展。他特别谈到立法机关环境立法理念的进步。他指出,在环境保护优先理念的指导下重视污染防治;在资源效率优先理念的指导下重视环境问题的源头控制;在生态优先理念的指导下重视以自然为本源,强调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他重点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中的环境立法新变化作了阐述。他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提出生态文明建设方针;十九大以来确立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我国生态环境立法工作取得重大进展。这体现在:法律功能有较大提升;法律数量不断增加、法律体系更趋完善;立法模式有较大提升、立法机制有所优化;立法工作向注重源头控制转变;从与国际法接轨到参与国际规则制定。他论述了我国环境立法面临的问题与挑战,主要有环境立法中的重现象轻本质现象、“非此即彼”的主观主义倾向、混淆内容与形式的关系、唯心主义认识论倾向、基础逻辑混乱等思想方法问题;资源效率立法严重滞后;生态立法严重缺失;放射性废物、核废料的处理处置立法不足等。他就环境立法的方法与与会者分享了个人的认识。他认为,环境立法工作首先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其次要把握正确的环境立法逻辑,包括自然逻辑、行为逻辑、法律结果逻辑、法律语言逻辑。再次,要把握好环境法的特殊性。最后,要掌握环境立法技术,统一环境法律结构。

  讲坛的与谈环节十分精彩。王明远教授认为,翟勇主任的演讲从宏观到中观到微观,从实践到理论,从过去到未来,涉及不同层次、不同维度、不同方向,信息量巨大。他指出,翟勇主任在我国生态文明法治建设的大背景下,来谈我国环境立法的实践,取得的进展,存在的问题和矛盾,以及未来可能的实践和理论的发展走向。王明远教授认为,生态文明是基于且超越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的概念、制度、体系、模式,是结合中国自身实践的升华;我国环境立法、执法、

  司法都取得长足的进展,而我们的研究、人才培养远远落后;部门立法影响立法质量和进展,乃至影响整个的环境法制实现;如何发挥部门立法的优势,服务于国家环境保护和生态文明事业,是一个现实和理论问题。他指出,不同的立法领域在实践上均对应不同的实践部门。对学者来说,要思考如何在学术角度对这些立法所涉及的基本概念进行阐释、协调和整合。秦天宝教授指出,第一,我国环境资源立法约有四十多年的发展历程。我们从以环境立法为主的环境法治建设阶段,慢慢发展到环境立法与环境执法并重的阶段,这是一个漫长且艰辛的过程。目前,我国环境立法并不完善。未来我国环境立法发展要注意两方面问题,一个是一般立法的共性问题,另一个是环境立法的特殊问题。第二,从环境法律实践与环境法学发展的互动关系看,早期是环境立法推动环境法学的发展。近年来环境法学者在立法过程中的参与度及其所提建议的采纳程度明显增加。要重视环境法学的发展和研究如何更好地与环境立法实践互动。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第三,环境立法过程中存在的部门利益纷争是正常现象,是部门利益需求的反映。我们应当思考设计一种机制,允许、容纳和调整这种利益博弈。所有的立法过程均在公开透明的过程中,所有的利益相关者都可以表达自己的利益诉求,并进行沟通、协调,形成合力。这样,我们的立法就会做得更好。此外,在立法过程中,还应征求一线执法部门或机关的意见,吸收法律执行者的思想和建议。

  会议的互动环节十分活跃。来自云南省的地方立法部门、生态环境部门和人民法院的与会者与翟勇主任和两位与谈嘉宾进行了高质量的问答和讨论。针对人工驯养繁殖动物的法律问题,主讲人和与谈嘉宾认为,人工繁育动物和野生动物是不一样的。人工繁殖的目的是为了保护野生物种。现在《野生动物保护法》已经把两者分开,对于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物种可以不再列入保护名列,按照人工繁育的管理模式管理。二者既然已经分开了,那在刑法上也应该有区别。针对地方立法是否可以比国家立法更为严格的问题,主讲人和与谈嘉宾认为,地方的立法有两个原则:一是从本地实际出发;二是不与国家法律相抵触。但是如果从本地实际出发与国家法律相抵触怎么办?对这个问题这个法律没有更清楚的说明。国家立法机关在法律备案审查过程中,只要没有发现非常明显的问题,一般以本地的实际问题为主。关于严格的问题,很多法律规定地方标准可以严于国家标准。具体情况要具体分析。一方面,在不违反国家上位法的情况下,可以制定符合地方需求的特殊措施。另一方面,如果国家的上位法已经有明确的规定,那么下位法只能对它进行细化,不能明确违反上位法。如果上位法对该领域没有明确规定,那可以根据地方实际情况以及立法权限,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和法律制度。有时候我们可以利用现有的立法及经验,通过完善执法手段来达到立法目的。针对县级生态环境部门的行政处罚权和行政强制权的问题,主讲人和与谈嘉宾认为,法律明确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具有执法权。针对政策与法律的关系问题,主讲人和与谈嘉宾认为,我国《宪法》规定任何政党任何组织,都要在宪法、法律的框架下活动。如果国家需要调整,应该先修改法律。一方面,重大改革要于法有据。那如何实现呢?第一,是否可能出台《改革促进法》或《改革法》?赋予某种概括授权,使得中央以某种形式出台政策文件时,该政策文件可依法取得法律地位。第二,中央出台政策时,立法机关要及时跟进,出台临时性、适用条件有限的规定,至少在立法法律形式上保持法律尊严。第三,法官在裁判时,政策文件是一个参考。如何把政策文件转化为现有法律中的规定,应尽量在现行法律之内找到解决办法。另一方面,法律和政策是不同性质的规范;两者也有明确的关联性。在我国,官方文件特别重要。它不仅通过立法的形式加以推进,有时直接以党规的形式,从实体法和组织法的角度介入进来。近年来,党中央越来越重视环保,所以党规在环境保护领域的地位便越来越重要,很多方面已远远超出传统意义上的形式法治。如何把党的文件意志直接转换为国家法治体系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党规和国法之间如何衔接和协调?这是环境保护领域的一个新现象和新问题,值得思考。

  首届讲坛由昆明理工大学法学院杨士龙教授作总结。他认为本次论坛十分成功,欢迎各界人士和广大师生积极参与这个讲坛。在闭幕讲话中,讲坛召集人王曦教授指出云耕环境法治讲坛的宗旨是促进“真”、“才”、“实”、“学”,海纳百川,致力于为立法者、司法者、学者等搭建一个良好的学术交流平台。他再次对昆明理工大学校领导和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和全体与会者的积极参与表示衷心感谢。

作者简介

姓名: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志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