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司法鉴定学
民事司法中的当事人闹鉴及其法律治理
2016年01月05日 09:22 来源:《证据科学》(京)2015年第20153期 第309-326页 作者:陈如超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陈如超,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重庆 401120 陈如超,西南政法大学刑事侦查学院副教授,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

  内容提要:

  自2005年起,国家启动了权力支配型的司法鉴定制度改革。然而未曾料想,当事人不满鉴定意见而到鉴定机构闹事的风气异军突起、且愈演愈烈。当事人闹鉴淋漓尽致地反映了当前转型中国政治法律背景下,鉴定场域中法院/官与社会鉴定机构/人的尴尬,且因为闹鉴立竿见影的效果,而诱导民事鉴定三重异化。治理民事闹鉴,国家理应超越既往,即过度注重对社会鉴定机构/人进行单一行政管控,而应建立以“诉讼规制”为中心的制度体系:规范法官的涉鉴行为,重铸法官对鉴定意见的决断权,建立可靠有效的鉴定争议解决机制与裁断是非对错的政治法律原则。同时,国家必须坚决而果断地惩戒违法犯罪之闹鉴者。

  The events that the civil case parties harass the forensic examiners have been remarkably expanding since the national reform of disassociating forensic examinations from the courts took place in 2005.Such harassment reflects that,under China's current transforming political and legal environment,the courts/judges and the forensic examiners/analysts have been exposed to an embarrassing status.It also reflects the effective outcome of the harassment achieved by the civil case parties has resulted in changes of forensic examination in three aspects.Accordingly,the traditional unitary administrative control of the forensic examinations should be overridden.It is necessary to establish the "procedural regulation" system as the core system to defeat the harassment committed by civil case parties.The procedural regulation system should be composed of regulating the judge's behavior relating to forensic examination,reestablishing the judge's discretionary power in determining the forensic analyst's opinion,establishing effective dispute settlement mechanism,and forming political and legal principle in determining what is right and what is wrong.In the meanwhile,the state must decisively enforce sanctions to those who commit harassment to the forensic examiners.

  关 键 词:

  民事司法/民事闹鉴/产生机制/法律治理/Civil justice/Harassment to the forensic examiners in civil cases/Occurrence mechanism/Legal countermeasures

  标题注释:

  [基金项目]重庆市2014年教委人文社科课题“司法鉴定风险的管控机制研究”(编号:14SKC10),重庆高校物证技术工程中心课题“转型中国的司法鉴定公信力研究”(编号:LCFS140914)。

  “这类官司(指当事人不服鉴定意见的民事纠纷——引者注),以斗争求和谐,以暴力求公正,才是天道,其他的都是无用功。法院判决为什么对你不利,是因为错误的鉴定意见。那么,我们必须废止那鉴定意见。你去问鉴定人是要脸还是要命,如果要脸与他同归于尽!”

  ——一个教唆型的闹鉴者

  “只要你不怕死,鉴定人就怕死!一切都没用,搞定鉴定人才是斗争的关键!”

  ——一个成功的闹鉴者

  一、导论:方兴未艾的当事人闹鉴

  民事司法中的当事人闹鉴,泛指他们不服鉴定意见,而到社会鉴定机构打砸、毁损财物,纠缠、谩骂、侮辱、诽谤、暴力伤害鉴定人,以及通过自伤、自残、自杀相威胁等类似举措,试图逼迫鉴定机构/人改变或撤销鉴定意见、向法院建议启动重新鉴定,①甚而以上述行为谋利的一种法律失范现象,以下简称“民事闹鉴”。民事闹鉴导致当事人与鉴定机构/人关系恶化、冲突激烈:当事人自认负屈含冤、视鉴定人为造假黑手;鉴定人亦叫苦不迭、视当事人为刁民。这已成为转型中国民事司法实践中的一项突出特征。可以说,被视为“弱者对强者的抗争”的民事闹鉴,以其夸张、戏剧而荒诞的模式,暴露出当前民事鉴定面临的困境与尴尬(见[案例1、2])。

  [案例1]2013年11月,河南某法院委托一案件到西南某鉴定中心,要求对签有“朱某某”姓名的3份《借据》中的“朱某某”签名真伪鉴定。鉴定中心指派3名鉴定人鉴定后,认定3份《借据》上的“朱某某”签名均为朱某某所写。2013年12月,朱某某从河南赶到鉴定中心,破口谩骂鉴定人。鉴定中心组织专家审查后,认定鉴定意见没有问题。经鉴定人反复解释,朱某某回河南,到法院闹事。一周后,朱某某带着两个帮手,再度到鉴定中心辱骂鉴定人,要求更改鉴定意见,赔偿损失,后再度被鉴定机构劝回。朱某某又回法院闹事。2014年3月,朱某某第三次到鉴定中心(据其私下透露,她在河南遇到两个策划者),连续几天呼天抢地,坐在鉴定中心楼前场地破口大骂,引起众人围观。因严重干扰鉴定秩序,鉴定中心报警,然而警察却劝鉴定中心息事宁人。鉴定中心被纠缠无奈,同法院商量后,撤回《司法鉴定意见书》,返还朱某某全部鉴定费,并补给部分差旅费,朱某某才肯罢休。后来法院告知(但鉴定委托前没有透露),该案已在河南某鉴定中心进行了初次鉴定,其意见与本鉴定一致,但因朱某某多次到法院与该鉴定中心反复闹事,该鉴定中心同样撤回了鉴定意见,返还了鉴定费。两次闹鉴后,法院感到案件极端棘手。

  [案例2]2014年2月,青岛某法院委托西南某鉴定中心,对一件遗嘱纠纷案中《遗嘱分割协议》上一处签名进行鉴定。案情是:父母逝世后,姐弟之间对遗产分割协议真伪发生争执,姐姐矢口否认协议上签名,弟弟不服,到法院起诉,并提出鉴定申请。后经鉴定中心鉴定,认定该争议签名为其姐书写。法院告知当事人双方鉴定意见后,其姐立即来到鉴定中心,要求鉴定人立刻改变鉴定意见,否则,将在鉴定中心四楼纵身而下,以验清白。鉴定中心迫于压力,向法院提出撤回《司法鉴定意见书》。一周后,其弟与弟媳旋即赶到鉴定中心,先给鉴定人递烟、说好话,继而跪地苦苦哀求,效果不好后,又声嘶力竭、撕心裂肺的哭闹。鉴定人苦口婆心地劝导,并希望双方当事人,不要把家庭矛盾转嫁到无辜的鉴定人身上。劝说失效后,一时情绪失控的鉴定人,跪倒在当事人面前,无奈而悲愤地恳请他们“放其一马”。虽然本案鉴定中心最终坚决地撤回了鉴定意见,但纠纷事实上并未解决,法院依旧左右为难。

  可以说,上述并非个案。当事人闹鉴从而对鉴定意见产生的立竿见影的效果及其释放的模仿效应,随着电子通讯、网络技术、交通工具的发达,已在社会鉴定机构中普遍蔓延开来,渐成燎原之势。如在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近两年,当事人闹鉴此起彼伏,并呈上升趋势,至少在2014年上半年,已发生十余起,偶尔一周两、三次。同时,我的调研、访谈,部分媒体报道,相关当事人组成的针对一些知名鉴定机构/人的维权群体的经验交流与成功案例,②证明民事闹鉴已渐成气候、并蔚然成风。尽管如此,当前民事闹鉴现象并未受到学界重视与认真对待。即使引起个别研究者注意,大都将闹鉴的发生原因,主要归咎于社会鉴定机构与鉴定人自身结构缺陷,故其改革思路,仍继续停留于加强国家对鉴定机构/人的权力规训与行政监控。③

  然而,中国民事闹鉴的产生,却是当前社会四处弥漫的“以闹事求公平”的暴谑气氛,以及法院/官的责任风险规避、社会鉴定机构/人的失序运作及其面临当事人缠闹而无可奈何的困境等,所共同刺激、引诱其不满鉴定意见时,愈欲倾向到社会鉴定机构“讨说法”、闹事、乃至“暴力抗鉴”。故而,治理民事闹鉴,国家必须超越仅仅对社会鉴定机构/人进行“权力规训”式的单一行政管控,而应“祛魅”鉴定意见的神圣性,加强法官对鉴定意见对错的决断;重构“过程导向信任”的鉴定争议解决机制;重塑国家甄别是非对错的政治法律原则,消除法官决断带来的政治压力,以减少闹鉴可能。最后,国家还须果断且坚决地惩戒逾越法律底线之当事人,从局部领域建立法院解决纷争的权威性、合法性与公信力。有鉴于此,本文的写作思路,将按照如下问题逻辑展开:民事闹鉴何以发生?带来何种异化?如何规制?

  在论述之前,应该交代两个前提:一是概念问题。我至今尚未找到一个最佳概念概括上述现象,姑且遵循鉴定界对医患纠纷中医闹现象的类比。④这不仅因为提出有生命力的概念是极其艰难和罕见的,还在于以习已为常(当事人亦自我认同)的说法切入,更能触摸中国问题的独特逻辑。同时,我研究的几乎都是当事人游走于合法非法之间、且部分足以构成违法犯罪的行为,并不存在“先入之见”;何况学界频频使用“刑讯逼供”、“非法证据”等概念均带否定评价,但并未因此而影响理论分析力度。另外,闹鉴者未必是、但主要是民事案件当事人,闹鉴也可能发生在诉前或判决生效后,但为行文简便,我统一称之为“当事人”。现代语言哲学告诫:语言并非对客观世界的描述,语言与所指对象是专断的,抽象的说语言精确与否是荒唐的,语言的意义主要在于使用。⑤所以,我相信读者不会过分苛求“词”与“物”的精确对应问题。二是本文主要采用参与式观察、鉴定人访谈、当事人组成的相关群体空间中的自由言论、以及我作为鉴定人的尴尬遭遇等经验资料,较少运用统计数据。因为定性研究强调数字和统计的问卷调查只是社会科学研究方法中的一种而已,即使在西方法律社会学界,使用问卷调查的定量研究也非主流,更多的法律实证研究所使用的是定性(qualitative)研究方法,也就是访谈、参与观察等等。⑥当然,上述经验资料的运用,由于篇幅所限,有些并未在脚注一一注明(有些用仿宋体表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