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民诉法学
构建外向型的国际民事诉讼程序体系
2016年12月02日 14:3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涂广建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摘要: 国家外向型的宏观经济建设与开放性市场的构建离不开司法的支持和配合。健全的涉外司(私)法制度不仅是保护国家利益、国民利益的需要,也是国家法律文化的弘扬和法治文明的彰显。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尤其是“一带一路”宏伟战略的提出,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国际私法,包括其中的涉外民事诉讼程序变得尤为必要。我国现今的涉外民事诉讼体系相对封闭、相对保守、对涉外案件特性关注不足,且可操作性不强,构建外向型的国际民事诉讼程序体系是我国目前完善国际私法的迫切需求。虽然我们需要面对诸多问题,然而,如果我们能够抛弃过重的理念包袱,顺应历史潮流,一个外向型的涉外民事诉讼体系必将在我国得以确立。

  关键词: 涉外民事诉讼; 程序体系; 体系构建

  国家外向型的宏观经济建设与开放性市场的构建离不开司法的支持和配合。健全的涉外司法制度不仅是保护国家利益、国民利益的需要,也是国家法律文化的弘扬和法治文明的彰显。伴随大国的成长,理所当然地应包括它的法律制度。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尤其是“一带一路”宏伟战略的提出,进一步完善我国的国际私法,包括其中的涉外民事诉讼程序变得尤为必要。这势必能促进贸易的发展,提振投资者的信心,减少交易成本。

  过去几十年,我国的经济生活从封闭走向开放,涉外法律(私法)制度从缺失逐步走向完善。借此机会,笔者旨在用笔谈的形式探讨如何在我国构建一个外向型的国际民事诉讼程序体系。

  一、 我国涉外民事诉讼体系之不足

  若要评价我国现今的涉外民事诉讼体系,笔者认为可概括为四个特点,即相对封闭、相对保守、对涉外案件的特殊性关注不足、可操作性不强。这些问题已在我国涉外民事诉讼实践中有所体现:

  (一) 相对封闭

  就平行诉讼问题,我国采取了对其他国家的平行诉讼一律不理的态度。这种态度会导致,当事人已经在其他国家的法院起诉之后,如果想再次到中国来诉,是完全可以重复提起诉讼的,因为我国法院一般不会考虑其他国家的平行诉讼,或正在进行的,或将要发生的;反之亦然。这种对域外诉讼程序全然不理不顾的态度,不仅会浪费珍贵的司法资源,也与当今国际司法逐渐融合的趋势不符,直接显现了我国涉外民事诉讼体系的封闭性。

  (二) 相对保守

  长期以来,我国对外国法院判决的承认和执行所采取的态度是,只有对方国家与我国有民事司法协助的协定(双边或多边)或者与我国有互惠关系,我国法院才会根据协定或者互惠原则对外国判决予以承认和执行;如果两者都不存在,则完全不承认与执行外国判决。 甚至在司法实践中,哪怕是对方国家愿意主动同我国形成实际上的互惠关系,对方法院已经承认了我们的判决(例如德国),我国也未必愿意给对方以相同的互惠(刘懿彤,2009:96-99)。这些做法,导致我国尚未形成一套成熟的承认和执行外国判决的常规机制,也是我国涉外民事诉讼体系相对保守的具体体现。

  (三) 对涉外案件的特殊性关注不足

  对涉外案件特殊性的关注不足,体现在我国的民诉法对涉外诉讼的基本定位是,参照适用域内案件的诉讼程序。只是制定了一些最紧要的涉外程序条文,搭建了一个简陋的涉外诉讼程序框架。对于涉外诉讼,在没有特别规定的情况下,均参照域内案件的处理手法,并没有针对涉外案件本身的特性,制定出一套完善的涉外诉讼程序体系,现行可以运用的涉外程序规则大多呈现出碎片化、非体系化的特点。

  (四) 可操作性不强

  可操作性不强,则表现在虽然我国民事诉讼法中有一些涉外的程序规则,但是这些条文规定的大多都很宽泛、抽象,在实际操作中并不能很好得到运用,前述的互惠原则就是一个很好的佐证。针对涉外判决的承认和执行,虽然条文中也规定,根据国际公约可以承认和执行外国的判决,并且我国签订了不少此类双边公约,但这些公约各异,在实践中,法官面对具体案件时,要去具体查看相关公约,才知道如何作为,要想学习众多的双边公约,这对法官来说并非易事,与不同国家签订的不同公约规定的不同做法更加会混淆法官的思维。并且,我国参加的公约与域内法如何有效衔接,在实践中也会出现一些问题,在公约的规定与域内法的规定中经常会出现空档。有时,存在公约时,会是一种做法,但在没有公约的情况下,根据民事诉讼法又完全是另一种做法。依据公约与不依据公约的两种情形下,涉外的姿态却互为冲突,导致截然不同的结果(如下文论及的涉外送达问题)。

  上述问题的出现,或许可以从我国民事诉讼法制订与完善的进程去寻找其原因:我国第一部民事诉讼法是1982年实施的民事诉讼法(试行);而正式的民事诉讼法则是在1991年实行;2007年民事诉讼法的第一次修正主要是针对执行难的问题,并没有多少涉及涉外民事诉讼程序;2012年的第二次修正主要目的则在于完善调解与诉讼相衔接的机制,进一步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完善简易程序等内容,也没有多少涉及涉外民事诉讼程序。因此,可以说,从1982到2012这30年间,虽然我国民事诉讼法经历了两次正式修订,但是其中有关涉外民事诉讼的规定并没有多少改进。从历史的角度看,我国民事诉讼法初定于1982年,当时我国正处在有计划的商品经济时代,涉外案件相对较少,出现的问题也比较简单,在这种背景下,我国制定的有关涉外诉讼的条文,现今仍在大部分沿用,必然会出现严重不足、与现实脱节,不太能很好适应当下改革开放的现实需求(李双元,2007:476-576)。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构建外向型的国际民事诉讼程序体系应该作为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工作的迫切目标。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