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民诉法学
民事证明责任分配之解释基准 ——以物权法第106条为分析文本
2016年10月21日 10:41 来源:《法学研究》 作者:徐涤宇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徐涤宇,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

  原文出处:

  《法学研究》(京)2016年第20162期第98-113页

  内容提要:

  就证明责任如何分配,学理上存在多种判断基准,以至于引发不同的结论。以物权法第106条的证明责任问题为例,存在“善意推定说”、“善意要件之批评说”、“善意要件之肯定说”等学理争议。就上述学说,需要回到法学方法论的立场进行评判。证明责任的确定,实际上是实体法规范的解释问题,应遵循当代法解释学以规范目的为核心的方法论。也即确定民事证明责任分配的法解释学操作,应当以规范目的为其基准。这种操作首先是综合各种解释方法,论证物权法第106条的规范目的;其次是从规范目的出发而非拘泥于法条的文义,重新对该条的证明责任分配进行确定,并在此基础上对上述三种学说进行评判。这种分析路径和结论,不仅验证了以规范目的为解释基准的方法论的可行性,而且也实现了证明责任问题与主流法学方法论的合流。

  Currently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judgment standards on the allocation of the burden of proof under the civil law,leading to many different conclusions.For example,three different theories,namely the theory of "good faith presumption",the theory of "confirmation of good faith element" and the theory of "criticism of good faith element" have been put forward as standard for 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burden of proof provided for in Article 106 of the Chinese Property Law.We need to judge the above theories on the basis of legal methodology.In fact,the determination of the burden of proof is in essence a question of how to interpret the norms of substantive law and therefore should also follow the methodology of legal hermeneutics that takes the normative purpose as its core.In other words,the operation of the legal hermeneutics for the allocation of burden of proof should take the purpose of the norm as its standard.We should first demonstrate the purpose of the Article 106 of the Property Law through the integrated application of various interpreting methods.Then,we should redetermine the allocation of the burden of proof under this article according to 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rather than its literal meaning,and judge the advantages and disadvantages of above three theories.This analytical approach and its conclusions can not only test the feasibility of the methodology that takes the purpose of norm as the standard of legal interpretation,but also achieve the confluence

  关 键 词:

  善意取得/证明责任/规范目的/解释基准/acquisition in good faith/burden of proof/normative purpose/legal hermeneutics

  标题注释:

  本文系2014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民法重述、民法典编纂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律制度的完善”(14ZDC018)的阶段性研究成果。

  民事诉讼中证明责任的分配,①无论对于司法实务还是法学研究及教学,都是极为关键的问题。在法律或者司法解释有明文规定的情形下,相关案件的证明责任分配依法进行即可,一般而言不会引发适用者的困惑。但民法的具体规范(及相关的司法解释)可谓浩如烟海,而就其证明责任问题却鲜有明确规定者。②在具体案件中,为弥补这种成文法之不足,法官或者学者有必要探究证明责任的应然分配方式。这种探究的途径,一方面可以借助于当事人距离证据的远近、当事人举证能力的强弱、事实的盖然性、证明负担公平等因素进行考量,另一方面则可以通过对相关实体法规范的解释,使双方当事人恰当地分担相关法律要件的证明责任。鉴于前者主要考虑的是诉讼中的相关因素,而后者主要考虑实体法规范本身,因此在不那么严格的意义上,我们可以将其区分为诉讼法路径与实体法路径。立法论必须对前者予以充分考虑,但在解释论的立场上,实体法路径更为主流。究其原因,证明责任分配一般被视为实体法如何适用的问题。这种立场不仅仅体现于德国、日本等大陆法系国家或地区,在英美法系国家也是如此。③

  由此,在解释论上,证明责任的分配问题,就演变成对实体法的解释问题。但在法教义学上,既存在文义、体系、历史、目的等多种民法解释方法,也存在着事实分类理论、规范说、修正规范说、修正法律要件分类说等多种与证明责任相关的学说理论。繁杂的方法和理论必然带来解释结果的不确定性与模糊性,这绝非司法实务所期望。寻找一个证明责任分配的确定性进路,就成为法解释学所面临的基本任务。为避免讨论陷入过于宏观或抽象之境地,笔者以物权法第106条的证明责任问题作为出发点,展开论证。

  一、关于物权法第106条之证明责任的争议

  物权法第106条确定了善意取得制度。依据该条,无处分权转让不动产或者动产时,受让人在下列情形下取得所有权:1.受让人受让该不动产或者动产时是善意的。2.以合理的价格转让。3.转让的不动产或者动产依照法律规定应当登记的已经登记,不需要登记的已经交付给受让人。鉴于证明责任领域最为权威的学说为罗森贝克的规范说,若以该学说解释物权法第106条,则“无处分权人将不动产或者动产转让给受让人的,所有权人有权追回”为基础规范(权利形成规范);而第1句分号之后的“除法律另有规定外,符合下列情形的,受让人取得该不动产或者动产的所有权”为例外(抗辩)规范。由此,该条关于善意要件的证明责任分配应为如下:受让人若主张所有权,应该就其所援引的抗辩规范的要件(善意)承担证明责任。简言之,应当由受让人证明其善意。

  围绕这一规范说的结论,学界观点林立。笔者曾主张,虽然从解释论出发只能得出“由受让人证明其善意”的结论,但从立法论出发,却应借鉴德国民法典的相关规定修改完善该条之表述。理由略谓:其一,德国民法典第932条第1款所确定的善意取得制度,依照规范说应解释为原权利人就受让人的恶意承担证明责任。其二,两相对照之下,德国法条文的规范构造,更契合保护交易安全的法规范目的,而中国法条文的规范构造,则有规范目的落空之虞。④简言之,就我国物权法将善意规定为善意取得规范的权利成立要件,以及由此导出的“由受让人证明其善意”的结论,笔者曾持批评意见,可以概括为“善意要件之批评说”。

  另有学者则赞同“由受让人证明其善意”这一解释论上的结论,可以概括为“善意要件之肯定说”。⑤例如,有学者认为,如此分配证明责任的原因在于,与德国等国家和地区相比,我国物权法规定的善意取得制度有明显的优先保护所有权的倾向。由此,我国的善意买受人承担着更多的交易风险,其中包括以善意取得各个要件事实之证明责任为主的诉讼风险。⑥另有学者则通过多种解释方法的运用,证明物权法第106条在规范意图上偏重保护所有权,而“由受让人证明其善意”的证明责任分配正是这一规范意图的准确体现。⑦他们由此认为,“善意要件之批评说”简单、错误地接受了德国法的结论,其所坚持的“德国法的普世性”其实根本无法成立。⑧

  与上述观点均有所区别的是,就物权法第106条,民法学界的主流观点是“善意推定说”,即应当推定受让人为善意,而由主张其为非善意的原权利人就受让人的恶意或者重大过失负举证责任。⑨其实,在“应然的状态应由主张恶意者承担证明责任”这一点上,这种观点与“善意要件之批评说”并无分歧。有所差别的仅仅是,“善意推定说”就证明责任之分配并未采用规范说的学理方法。甚而至于,由于“善意推定说”之主张者往往脱离本国实在法而盲目地求证于比较法,欠缺立基于物权法文本的必要解释和证成,故即使其作为民法学界的一种主流观点,也颇值商榷。

  就善意取得规范中善意要件的证明责任问题,上述三种观点在学界无疑具有代表性。三种观点相互之间有部分是抵触的,但又有部分发生重叠。例如,对于物权法第106条的规范目的以及应然的证明责任分配,善意要件之批评说与善意推定说持拥护交易安全的立场,并认为应当由真正的权利人承担对“受让人恶意”的证明责任,这与善意要件之肯定说形成鲜明的反差。但对于规范说本身,善意要件之批评说与善意要件之肯定说几乎均持肯定态度。从解释学的立场出发,我们有必要对这三种观点进行分析,并反思和评判它们背后的理论根基,如此方能回答善意要件的证明责任分配问题。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