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民诉法学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在民事诉讼中适用的异化与规制
2016年08月25日 15:19 来源:中国法院网 作者:王 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论文提要:

  随着信息化、数字化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录音录像器材、智能手机等数码产品的普及,人们取证方式也呈现出多样化,陷进取证、偷拍偷录、私人侦探等非法取证的现象比比皆是,从实质正义上来讲,对这些证据予以采纳有利于个案中受害者的权益得到维护和保障,但是从程序正义上来讲,采纳这些证据可能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或者引发道德风险。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正是一种可以直接以牺牲个案实质正义为代价换取对公民基本权利保障等价值的维护的规则。由于个案中多项不同法律价值、利益间的冲突,加之,我国对民事诉讼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相关规定少之又少,且规定的较为抽象、模糊,非法证据的采信和排除主要基于法官依职权自由心证,在司法适用上往往不能统一,动摇了法律的确定性和权威性,也引起越来越多立法者和学者们的关注。本文从实践中较为典型的两则案例着手,深入分析出现“同案不同判”的原因,并试图在现有立法不变的前提下从司法适用的角度提出相应完善方向。全文共8083字。

  以下正文:

  引 言

  随着信息化、数字化等新技术的快速发展,录音录像器材、智能手机等数码产品的普及,人们取证方式也呈现出多样化,陷进取证、偷拍偷录、私人侦探等非法取证的现象比比皆是,从实质正义上来讲,对这些证据予以采纳有利于个案中受害者的权益得到维护和保障,但是从程序正义上来讲,采纳这些证据可能侵犯了他人合法权益或者引发道德风险。非法证据排除规则正是一种可以直接以牺牲个案实质正义为代价换取对公民基本权利保障等价值的维护的规则。由于个案中多项不同法律价值、利益间的冲突,加之,我国对民事诉讼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相关规定少之又少,且规定的较为抽象、模糊,实践中非法证据的采信和排除主要基于法官依职权自由心证,在司法适用上往往不能统一,动摇了法律的确定性和权威性,也引起越来越多立法者和学者们的关注。

  一、困惑:证据是否合法,可否予以采纳?

  (一)案情简介

  案例一:妻子为了能在离婚时获得精神损害赔偿,便派人跟踪丈夫,并偷拍下丈夫与别的女人苟合时的一些镜头,以此方法来采集丈夫有外遇的证据。

  案例二:妻子在丈夫提起离婚诉讼后,明知丈夫在外与他人有不正当关系,可又无证据佐证。为了取得证据,妻子带人把丈夫与第三者抓了个现行,并拍摄了丈夫与第三者的裸照,作为证据向法庭提供,并向有关部门举报了丈夫的违法乱纪行为。

  (二)认证分歧

  案例一中法院认为妻子提供的证据,是通过跟踪、偷拍的手段所得的,侵犯了他人隐私权,对证据的合法性不予采纳。

  案例二中法院认为,妻子主观上没有披露原告隐私的故意,仅将其拍摄的照片作为证据用于向国家审判机关出示,或作为向纪委等有关部门举报的依据,没有证据证明其向不特定的第三人宣扬,因此并未造成原告社会评价度的降低,并采纳了该证据。

  (三)问题引申

  两则案例中当事人取得证据的方式基本相同,然而,两家法院却作出了截然相反的认证结果。如果上述案例发生在2002年《民事诉讼证据规定》实施以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于1995年3月6日作出《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音取得的资料能否作为证据使用问题的批复》法复[1995]2号文件中规定“证据的取得首先要合法,只有经过合法途径取得的证据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未经对方当事人同意私自录制其谈话,系不合法行为,以这种手段取得的录音资料,不能作为证据使用”,两则案例中的视频资料均不能作为诉讼证据使用,也就不会引起适用的争议。2002年《民事诉讼证据规定》第68条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者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出台之后,各地法院出现类似于上述案例“同案不同判”的情形不在少数,这种现象留给我们的思考是:上述偷录偷拍行为是否合法?如果不合法的话还能否被采信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