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民诉法学
庭前会议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问题及对策
2016年04月28日 09:43 来源:《法律适用》(京)2015年第201510期第45-50页 作者:卞建林/陈子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卞建林,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子楠,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博士研究生

  内容提要:

  庭前会议制度有助于提高庭审效率,保障庭审质量。但实证研究的结果表明当前庭前会议在司法实践中存在适用率偏低、制度认同度不高的现实状况。其主要原因在于法律和司法解释对庭前会议的功能定位、程序设置和法律效力等规定存在诸多亟待解决的问题。本文提出可以通过扩大庭前会议的程序功能,增加认罪认罚程序、结合简易程序和刑事速裁程序的方式进一步明确庭前会议的制度定位;从启动权、参与人、地点、适用程序等方面细化庭前会议的程序设置;从形式和实质两个方面明确庭前会议的法律效力,以期进一步改进和完善我国庭前会议制度。

  关 键 词:

  庭前会议/实证研究/制度完善

  庭前会议制度是2012年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增加的一项制度,是庭审制度改革的重要内容之一。在法庭审判前对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问题听取意见,了解情况,有助于法官确定庭审重点,提高庭审效率,保障庭审质量。

  为全面了解新《刑事诉讼法》实施以来庭前会议制度在司法实践中的实施情况,中国政法大学诉讼法学研究院于2015年1月至6月先后赴北京、无锡、盐城三地部分人民法院和检察机关进行实证调研。①通过调研,笔者发现上述地区司法机关在实务中对庭前会议制度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形成了很多好的经验。但新《刑事诉讼法》在庭前会议的功能定位、程序设置、法律效力等方面存在诸多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司法实务部门适用该制度的积极性,影响了庭前会议制度的适用效果,需要结合司法改革的相关内容加以改进和完善。

  一、实践维度——基于庭前会议实施情况的检视

  总体上我国司法实务部门都在尝试适用庭前会议制度,不少地区专门出台了庭前会议制度的相关实施细则或暂行规定。②但通过调研发现,庭前会议制度在实施过程中存在适用率偏低,制度认同度不高的现实情况,有必要从主观和客观两个方面对其加以考察,以探寻这些现象形成的原因及其相互关系。

  (一)对庭前会议的客观考察

  调研发现,新《刑事诉讼法》自2013年实施以来,北京、无锡、盐城三地部分人民法院和检察机关刑事案件审判中庭前会议的适用比率比较低。这主要体现在总体适用率和个体参与程度两个方面。

  从总体适用率上看,江苏省盐城市两级法院2013年刑事案件总数为4459件,2014年刑事案件总数为4817件,但两年内仅有38件刑事案件召开过庭前会议。这其中2013年有18件,适用比率为0.40%;2014年略有上升,有20件召开庭前会议,适用比率为0.42%。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013年和2014年共有10件一审案件召开了庭前会议,仅占该两年审结一审案件数(502件)的2%。2013年、2014年两年中,无锡市两级法院共召开庭前会议26次,主要涉及的问题为非法证据排除、证据开示、证人出庭名单、管辖、回避等。

  此外,根据江苏省无锡市和盐城市5个基层检察院③2013年1月至2015年3月中刑事公诉案件数和参与庭前会议数的统计,5个基层检察院在上述期间共对6803件刑事案件提起公诉,但仅有19件召开了庭前会议,适用率只有0.28%。具体来看,5个地区检察机关2013年和2014年参与庭前会议的数量均不超过4次,有的地区检察机关全年没有参加过庭前会议,2014年的适用率有所增加(详见下表)。

  从法官和检察官个体对庭前会议的参与程度来看,北京、盐城、无锡3个地区④的受访检察官中均有接近半数没有参加过庭前会议。在有庭前会议经历的检察官中,约87%的检察官仅参加过“1-3次”,三地参加过4次以上庭前会议的检察官均只有个位数。与此相反的是3个地区受访法官中参加过庭前会议的人数要超过没有庭前会议经历的人数。但与检察官的情形相同,大多数受访法官只参加过1至3次庭前会议,“4-6次”和“7次以上”的人数也很少。

  (二)对庭前会议的主观认识

  司法实务部门对庭前会议的主观认识主要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对庭前会议制度存在价值的认识,二是对该制度在司法实践中适用效果的主观认识。

  首先,通过调研发现,多数受访者认为庭前会议制度“很有必要”,肯定了新《刑事诉讼法》设置该制度的必要性,而选择“没有必要”选项的仅是极少数。不容忽视的是,还有近45%的受访者认为庭前会议存在的必要性为“一般”。且笔者在座谈中发现,有些法官和检察官对于庭前会议制度本身的现实意义存在质疑。例如,有的法官提出在庭前会议制度缺位和效力不明的情况下,召开庭前会议往往没有实际的作用;在办案压力的影响下,司法实践中法官召集庭前会议的积极性并不高。这种对庭前会议制度否定或“一般”性的评价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庭前会议制度存在的诸多问题对司法实务部门造成的影响。而法官和检察官对庭前会议必要性的漠视态度,也正是客观上庭前会议适用率较低的原因之一。此外,受访法官和检察官在“很有必要”和“一般”两者间选择情况的反差(受访检察官中选择“很有必要”选项的人数大于选择“一般”选项的人数,而受访法官选择的情况正好相反)表明受访检察官较于法官而言更能认同庭前会议的制度作用,希望在庭前会议中更多地了解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对非法证据排除、回避、出庭证人名单等问题的意见,为庭审做更充分的准备。

  其次,在对本单位庭前会议开展效果的评价上,认为效果为“不好”的仅占受访者总数的3%。多数受访者选择的是“一般”选项,占总数的56%,还有41%的受访法官和检察官认为本单位当前庭前会议开展效果“好”。这表明受访者倾向于对当前庭前会议制度适用总体情况给予积极的评价,认同该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发挥了明确案件争点,提高庭审效率的作用。

  从以上两组数据中可以看出,受访者对目前庭前会议实施情况的总体评价仍倾向于正面,但不可否认的是还存在影响司法实务部门对庭前会议运行效果评价的负面因素,导致两组数据的中间评价,即选择“一般”选项的受访者比例较大。而这些因素也正是庭前会议制度在运行过程中所亟待解决的问题。对于这些影响因素具体内容的考察,笔者选择庭前会议程序本身、司法实务部门关系和办案人员主观态度三个方面加以描述。从受访者选择的情况来看,“庭前会议具体程序的制定”排在第一位,“公检法三机关的配合”和“办案人员执法理念的更新”分列第二和第三。仅有4%的受访者选择了其他因素。从上述数据可以认识到以下几点:第一,“其他”选项的比例很低,表明绝大多数受访者认可上述三个因素是影响庭前会议适用的主要难点。第二,三个主要因素之间的差距并不大,都是庭前会议制度在适用过程中必须改进和完善的重要问题。第三,在三者之间关系上,程序规则的缺失是庭前会议制度客观存在的问题,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和制约着司法实务人员在具体程序中的实施和配合,并进而影响其主观上的司法理念。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