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民商法学
从著作权法适用的角度谈对网络实时转播行为的规制
2017年01月03日 11:16 来源:《知识产权》 作者:苏志甫 字号

内容摘要:对于初始传播方式为广播的视听节目的实时转播行为,存在两种规制方案,一是将网络实时转播纳入广播权的控制范围。虽然《著作权法》第42条中的“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的权利”与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表述不同,但按照通常理解,上述措辞上的差异是由于立法时用语不严谨所致,而不是立法者刻意为之。12)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26条关于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定义来看,录音录像制作者享有的“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的权利”与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内涵上完全相同。三、涉网络实时转播行为著作权案件中的法律适用思路根据前面的分析,在现行著作权法体系下,录像制作者权以及广播组织权均无法规制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只能通过作品的著作权进行规制。

关键词:著作权法;传播;转播行为;节目;信息网络;录像制作者;原告;著作权人;广播组织权;广播权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对于网络实时转播行为的著作权法规制,在实践中存在较大分歧。相关分歧可归纳为两方面:其一,录像制作者权以及广播组织权能否规制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其二,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属于广播权的调整范围,还是属于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的调整范围。在现行著作权法体系下,录像制作者权以及广播组织权均无法规制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只能通过作品的著作权进行规制。对于网络直播视听节目的实时转播行为,应适用兜底权利条款进行调整。对于初始传播方式为广播的视听节目的实时转播行为,存在两种规制方案,一是将网络实时转播纳入广播权的控制范围;二是同样适用兜底权利条款进行调整。上述方案均有一定合理性,但从便于实践操作以及统一裁判标准的角度,当前宜采用第二种方案,即对网络实时转播他人作品的行为均适用兜底权利条款进行调整。

  关 键 词:网络实时转播/法律适用/广播权/录音录像制作者权/广播组织权

  作者简介:苏志甫,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审判员、主审法官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欣赏在线视频已成为多数网民获取信息、消遣娱乐的重要途径。为满足网络用户实时欣赏不同来源渠道视听节目的需求,在流媒体技术、“三网融合”发展的推动下,网络实时转播已经成为网络视频行业普遍采用的视频传播方式。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方式,网络实时转播势必影响到相关视听节目权利人的利益。2015年,分别被媒体称为“中国体育赛事转播著作权第一案”的“新浪网诉凤凰网体育赛事转播案”①和“中国网络游戏直播第一案”的“耀宇诉斗鱼DOTA2网络游戏直播案”②,均涉及网络实时转播。上述纠纷的发生使得网络实时转播的法律规制问题受到了更广泛的关注。从司法实践的情况来看,对于他人未经许可实施的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寻求著作权保护是多数视听节目权利人的首要选择。由于视听节目在著作权法上可能对应不同类型的权利,而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在权利设计和表述上存在不足,导致实践中对于网络实时转播行为的著作权规制存在不同观点和做法。本文将结合司法案例中的观点分歧,从著作权法适用的角度对网络实时转播的规制问题进行探讨。

  一、相关著作权案例中的观点分歧概述

  从检索到的相关著作权案例来看,涉网络实时转播纠纷案件呈现以下特点:一是原告主体身份多样。针对实时转播行为提起诉讼的原告既有影视作品的著作权人、综艺节目的制作人、体育赛事的独家转播权人,也有电视台等广播组织或广播组织的被授权人。二是权利客体多样。从权利客体的法律属性看,涉及作品、录像制品、广播信号等多种客体。三是权利类型多样。涉及著作权、录像制作者权、广播组织者权等多种权利类型。在著作权司法保护实践中,不论权利人身份如何,基于何种客体主张权利,其诉讼主张能否得到支持的关键均在于诉争行为是否属于其所享有权利的控制范围。故本文将根据所涉权利类型的不同对相关案例中的观点分歧分别进行介绍。

  (一)当事人主张著作权时的观点分歧

  当涉案视听节目构成作品、权利人主张网络实时传播行为侵害其著作权时,相关案例显示对于诉争行为所侵害的著作权权项的认定存在三种不同观点。观点一认为:网络实时转播行为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③观点二认为:网络实时转播行为侵犯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④观点三认为:对网络实时转播行为的界定应依据所转播内容的初始传播方式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分别认定侵犯广播权和著作权人享有的“其他权利”。⑤

  (二)当事人主张录像制作者权时的观点分歧

  当权利人主张权利的视听节目不构成作品、仅构成录像制品时,权利人能否依据其享有的录像制作权者对网络实时转播行为进行规制,同样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被告未经许可通过其网站实时转播他人的录像制品,构成对原告作为录像制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害。⑥第二种观点认为:通过将录像制作者权扩张解释为“禁止他人以复制、发行、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的方式再现其享有权利的录像制品的权利”,即可认定未经许可的网络实时转播行为侵害原告对涉案录像制品享有的录像制作者权。⑦第三种观点认为:录像制作者权无法调整网络实时转播行为。

  (三)当事人主张广播组织权时的观点分歧

  对于广播组织权能否规制网络实时转播行为,实践中存在两种相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未经许可转播广播组织直播节目的行为,侵犯广播组织享有的广播组织权。⑧另一种观点认为:广播组织不能控制互联网领域的传播行为,原告主张广播组织权的,应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