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名家访谈
孙宪忠:民法典编纂遇上最好时机
2015年09月18日 17:33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编制民法典现在是最好的时机,在中国已经形成一个蓬勃、生动的民法社会。

关键词:

作者简介:

  

11月2日下午,中国政法大学副校长马怀德、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孙宪忠做客新华网“思客·大方谈”,与网友在线交流分享他们关于法治建设的思考与观点。图为访谈现场。新华网 郭小天 摄

  【主持人】孙教授,您是民法领域的专家,我们知道这次会议的一大亮点就是时隔12年民法典的编纂再次被提上日程,您觉得现在编纂民法典时机是否成熟?还存在哪些困难呢?

  【孙宪忠】编制民法典可以说现在的条件是最好的,原因就是经过改革开放几十年后,在中国已经形成一个蓬勃、生动的民法社会。这个“民法社会”的基本特点,就是婚姻家庭由婚姻家庭当事人说了算,合同也是当事人说了算,买卖房屋也是当事人自己说了算,成立公司也是民间当事人通过自己的意识和资质确定。这样大的社会空间产生后就需要一个基本的规则和基本的法律,这个法律就是民法典。

  【孙宪忠】我们曾经有过民法典编纂的四次努力,但是这样的社会空间是不显著的,也不能说它不存在,只是它是不显著的。过去年轻人结婚都要组织批准,现在根本用不着了,现在别说结婚,连发起成立公司原来都很严格的行政上的要求都已经取消了,所以从这个角度就可以看出这样蓬勃、生动的大社会在这里。

  【孙宪忠】而我们这几年立法在这方面有很多跟进,尤其是1986年颁布的民法通则,1999年制定的合同法,2007年制定的物权法,90年代制定了《公司法》等等,法律上也有积极的跟进。但是这些法律没有形成一个有机的系统,人们在学习、应用法律的时候常常就会出现错节的现象,有些人用这个法律,有些人用那个法律,而且法律本身也存在着法律规定不一样的问题。原因就是我们改革开放几十年了,一开始制定的法律跟刚刚制定的法律规则,涉及到同一个事情的时候规则不一样,甚至可能还是矛盾的,另外也可能还有一些东西出现了漏洞。

  【孙宪忠】所以我们需要把现行的法律进行体系性的整合,把它用一个系统的逻辑分析它,看哪些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则,是符合人民权利的,哪些是不符合的,哪些有漏洞,哪些是多余的,可以把它进行一个系统化的编纂,这就是民法典编纂的工作了。

  【孙宪忠】民法典在其他各国中地位都是非常高的,在咱们国家我们很多人都提到说拿破仑曾经有一个名言,他说“我一生打了40次胜仗可是滑铁卢一战让我功名扫地,但我编制的民法典将光照全球”。为什么他会这么说呢?我对这段历史经过研究和考察后,发现在法国民法典编制以前,法国整个社会还是比较封建、保守的社会,但是它通过这个民法典的编纂,拿破仑他们把新的、受到启蒙思想影响的思想写成了法规,把它贯彻在法律里面,然后具体的人、具体的行为规范、财产制度、婚姻制度、家庭制度、公司制度,从土地、国内商务、国际商务等等,把这些规则都进行了系统化的更新,然后用这个新的规则来引导人民、改造人民,才使法国变成一个现代国家。

  【孙宪忠】所以,民法典是规范现实生活中人与人行为的基本法律,用这样一个基本法律来改造和推进我们的改革开放其实也是很必要的。我们这些年来改革开放已经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也需要用民法典把这些好的东西固定下来。另外,刚才马教授其实也谈到这样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以宪法来治理国家的过程中,实际上要通过对宪法的尊重达到对整个法律体系的尊重。民法在全世界来讲都认为它的地位是仅仅次于宪法的,甚至它的基本作用有些方面对社会改造的功能可能比宪法还要显著,因为它是把行为落实到每一个人、每一个行为身上了,所以通过它来推动这个社会的进步。

  【孙宪忠】在坚持依法治国的时候我们首先谈到对宪法的尊重,其次就要谈到像对于民法、民法典这样的一个社会基本法律的尊重。但是咱们现在的法律还没有编制出来,有一些零散的规则,没有系统的规则,这无疑就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所以这次中央提出来要编制民法典,我们整个法学界都是非常拥护,大家觉得我们一定要利用这个机会把民法典编制好。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