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名家访谈
法治的精神就是“讲道理 ——访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刘大群法官
2014年03月17日 10:13 来源:《法制日报》2014-3-11 作者:汪闽燕 字号

内容摘要:刘大群法官,先后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和外交学院,美国Tufts大学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硕士,曾任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中国驻牙买加大使,2000年3月接任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法官,2001年经联合国大会选举,获得连任,担任前南法庭第一审判庭庭长;2005年11月经联合国大会选举,再获连任,出任前南法庭上诉庭法官。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刘大群法官,先后毕业于北京外语学院和外交学院,美国Tufts大学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硕士,曾任外交部条法司副司长、中国驻牙买加大使,2000年3月接任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法官,2001年经联合国大会选举,获得连任,担任前南法庭第一审判庭庭长;2005年11月经联合国大会选举,再获连任,出任前南法庭上诉庭法官。

  在3月5日复旦大学举办的“战后亚洲战争罪犯审判与史料整理”国际研讨会上,我国著名国际刑法专家、联合国前南国际刑事法庭刘大群法官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常年担任国际法庭的法官,刘法官格外关注国际上的法律大事。对于中国全国人大日前通过的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的决定,刘法官认为这是一个具有重大法律意义的行为。对于日本首相安倍近来否定东京审判和战后国际秩序的言行,刘大群法官表示非常震惊,认为安倍否定南京审判、否定东京审判是一个非常愚蠢的行为,其完全被国内的右翼势力所左右。因为东京等审判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刘法官强调到,南京审判是有历史意义的,不仅仅具有政治上的历史意义,更重要的是,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历史上第一次中国打胜仗后,给战犯一个机会,举出各种证据,包括证人和资料,让罪犯有一个申辩的机会。从法律的角度来讲,这个进步就像工业革命一样,是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刘法官目前还担任复旦大学国际刑法研究中心的名誉主任,他表示,国际刑法在我国乃至国际上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目前我国还没有一个专门研究国际刑法的研究所,希望该中心能成为扩大国际社会交往的平台,希望在中国传播国际人道主义法的理念。

  刘法官担任前南国际刑事法庭的法官已有14年了,而这几年正是中国高速发展的十多年。刘法官说他的感受特别深刻,每年回国都感受到祖国的变化。他感慨到,世界上或许没有一个国家能像中国变化这么大,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将人民的生活水平提高这么快,更没有一个国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这都是有目共睹的。随着中国的强大,中国在世界的话语权也越来越多。

  但是,身为一名中国人,刘法官也对中国的高速发展所带来的变化表现出一丝忧虑。他说,他在海牙已将近15年,在这15年里,海牙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甚至可以说跟200年前可能差别都不大。其理念是保持原有的文化传统,追求的是一种稳定的,而不是突飞猛进的发展。现代化的理念主要体现在重视实际,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

  记者了解到,刘法官对当前中国法学人才的培养尤为关心,近几年在一些高等院校与法学院的学生进行交流,并阐述了如何做合格的国际法律人。在这些高校的演讲中,刘大群法官提出了“三个五”,即五种思维方式(逻辑思维、辩证思维、批判性思维、换位思考、逆向思维)、五种基本技能(语言能力、认知能力、研究能力、表达能力、社会实践能力)及做五件事来提升思维与技能(精读一本书、研究一个案例、钻研一个法律原则、写一篇文章、参加一次社会实践)。当记者问及对这“三个五”的理解时,刘法官意味深长地说,对法律人的培养需要“独立的思考”。此时,记者猛然顿悟,身为一名曾经留学海外的法学生来说,中国与西方在法学教育上,也许缺乏的正是培养学生这种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对一切法学问题的质疑。

  在海牙担任法官这么多年,刘法官说,他对法治精神的理解就是一个字“推理”(Reasoning),就是讲道理。比方法院作出一个判决时,必须说出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判决,让人心服口服。他举例到,他所做的一个关于科索沃的判决书就长达810页,目的就在于充分阐述理由。如果所有的部门都能掌握这样的一个原则,就能体现“正义”(Justice)。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