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军事法学
军事立法:引领国防和军队改革
2014年10月13日 09:04 来源:《学习时报》2014-10-06 作者:铁 源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当前,我国已经进入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时期,处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重要阶段,刚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工作会议要求“把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实践作为立法基础,充分发挥立法在引领和推动改革方面的重要作用,把推进改革与完善法律制度有机结合起来”。

  新形势下,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实现强军目标,必须充分发挥军事立法对改革的重要引领和推动作用,更加注重从法规制度层面规划和设计改革,确保改革往深处走、往实处落,取得最大成效。

  确认、规范是军事立法的基本功能,引领、推动是军事立法的重要职责和价值追求。开创国防和军队改革新局面,军事立法肩负着重要历史使命。经过35年探路前行,改革再出发已经行至“深水”,面对我们更多的是荆棘、藩篱、急流和险滩。改革领导管理体制、优化军委总部机关职能配置和机构设置、调整改善军兵种比例、建立军官职业化制度等等,无不是在围绕核心问题改、突出矛盾焦点改,无异于“刮骨疗伤”和“壮士断腕”,改革之深、改革之重前所未有,质疑的声音、畏难的情绪、观望的态度裹挟相生。这就要求把改革提高到法律高度,以法律权威确认改革意志、彰显改革精神、凝聚改革力量,提高官兵投身改革、献身改革的自觉性主动性,不断坚定对改革的信念、信心和决心。改革本质上就是社会关系和利益格局的深刻调整,必须走制度化、规范化、程序化的法治轨道才能有序有效完成。十八届三中全会部署了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政策制度调整改革和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三大方面任务,重心和关键是调整体制、完善机制,最终要以法的形式来确定。这就要求紧紧围绕落实改革,抓紧制定出台一批法律法规、修订完善一系列规章制度,以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推进和实施改革。立法是最艰巨的改革,立法是最高层次的准备。法律法规的深度广度往往就预示和决定着改革的深度、广度和实效度。军事立法的过程也是创新思想、构建理论、明确举措的过程,一个重要任务就是明确发展之道和治本之策。这就要求通过推动制定前瞻性、引领性的军事立法,进一步拓展改革视野、提升改革品质,引领改革创新和先行先试,使改革更加彻底深化。

  形势决定任务,目标决定行动。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项开拓性事业,在迈进强军建设的伟大征程中,军事立法面临更高标准和要求。要严保方向,更加强化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一方面,谈改革首先要明确什么“变”,什么“不变”。所谓改革之“变”,就是要“坚定不移推进体制创新”,寻求国家治理方式和治理手段的革新;所谓“不变”,就是要始终维护宪法和法律权威,坚持国家治理基本路线、准则和方针“不变”。这就要求军队立法始终坚持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不变,始终遵守党的立场观点、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国家宪法法律不变。另一方面,国防和军队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涉及方方面面、夹杂着不同声音、各种利益斗争相伴,军事立法必须坚持党对立法工作的领导,确保党的主张、官兵的意愿能够有效体现到立法中去。要提高站位,牢固树立党和国家事业大局观。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是我国现代化的战略任务,国防和军队改革是我国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军事立法要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实现强国梦强军梦的高度出发,把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作为根本着眼点,把实现好、维护好、发展好国家利益、军事利益和官兵权益作为工作目标和朝向。要围绕中心,始终坚持战斗力根本唯一标准。国防和军队改革成效如何关键看是否有利于提高能打仗、打胜仗的能力,是否有利于解决制约战斗力建设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军队是要打仗的,而且是要能够打得赢的,这就要求军事立法坚持从战斗力建设出发,抓住国防和军队改革的重大问题、重点领域,确保精力投向和立法取向,把有限立法资源用在刀刃上。要把握规律,不断提高立法科学性有效性。准确把握我军建设历史方位和阶段性特征,坚持在任何情况下军事立法立足国情军情,把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和军事斗争准备实践作为立法基础,根据内外环境、条件和情况发展变化,适时制定新法律,及时修改完善现行法律,正确处理好法律稳定性与创新性、现实性与前瞻性、原则性与操作性、以我为主与积极借鉴的关系,做到合规律性与合目的性的统一。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将“推进法治中国建设”纳入改革决定,开辟了中国法治建设新境界。落实依法治国方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为实现强军目标提供强大引领和体制机制保障,军事立法任重道远。要科学制定立法规划计划。坚持把改革决策与立法决策有机结合,更加注重从制度上进行顶层设计和规划,使推进改革与完善立法同步推进、同频共振。具体来说,就是要在阶段性立法规划、年度立法计划以及专项立法中,充分贯彻改革目标、突出改革需求、体现改革节奏,做到事关国防和军队改革长远性、全局性、综合性的立法项目提前规划、优先安排,增强立法的主动性、引领性、前瞻性。要加快推进重点领域立法。以国防和军队改革各项任务为着眼点,围绕制约部队科学发展和战斗力建设的观念性障碍、体制性弊端、结构性矛盾、政策性难题聚焦用力,力争在国防和军队改革关键领域、焦点问题和急需项目上取得一批立法成果。当前的重点就是为推进领导管理体制和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优化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深化军队人力资源、军费管理、经费物资管理改革,以及推动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等提供法制依据和保障。要全面提升军事立法质量。提高质量是有效发挥立法引领和推动改革作用的前提和关键。这就要求军事立法始终坚持科学立法、民主立法,把立法好不好用、管不管用、能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作为实践标准。要更强调问题意识,加大立法研究力度,切实拿出破解矛盾问题的“过硬招数”和“关键几条”;更强化治理观念,少立倡导性法规,多立治理性法规;更注重精细立法,使立法定位更加明确、内容更加集中、举措更加细化,切实提高军事立法的针对性、实效性和可操作性。要健全完善军事法规体系。军事法规体系的完善程度一定意义上也标志着改革的深化细化程度。这就要求在抓好重点领域立法基础上,更加注重军事法律、法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的配套衔接和协调统一,使军事法规体系更加全面系统完备,覆盖国防和军队建设各领域、各方面,确保改革始终在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法治框架和制度体系下进行。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