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环境法学
中国环境法学亟须“解释论”转向
2016年07月27日 09:3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海嵩 字号

内容摘要:而环境法学的许多研究出于现实需要或者“追踪热点”的目的,围绕如何“立新法、改旧法”而展开,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环境立法研究”,偏离了法学学术研究的初衷。对此,必须通过“解释论”的研究回归到法学研究的“规范本位”,重视对现有条文(不仅仅包括环境立法,也包括宪法、行政法、民法、诉讼法中的相关条款)规范意义的探求,建构环境法治的微观基础。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应通过法律解释方法的运用填补立法漏洞、协调法律冲突、建构规范体系,为中国环境问题提供最为合适的解释路径及法治保障机制。开展环境法的“解释论”研究,首先应当围绕《环境保护法》等主要环境立法,综合运用文义解释、目的解释、体系解释、历史解释等法律解释方法,进行全面、深入、系统的研究。

关键词:研究;法学;环境法;生态;环境立法;需要;宪法;法律解释;环境质量;环境问题

作者简介:

  可以说,解释论研究是法学的“安身立命之本”。而环境法学的许多研究出于现实需要或者“追踪热点”的目的,围绕如何“立新法、改旧法”而展开,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环境立法研究”,偏离了法学学术研究的初衷。

  在推进绿色发展的过程中,法律起着至关重要的引导、规范和保障作用。近年来,我国环境法学取得了较大进展,但尚未成为一个成熟的部门法学;面对着不断出现的新老环境问题,以“立法论”为主要特色的环境法研究往往陷入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的双重贫乏。为此,需要大力倡导并推进中国环境法学的“解释论”转向。

  环境法研究需要回归“规范本位”

  德国法学家拉伦茨曾言,法学是以围绕法规范之意义而展开的学问。可以说,解释论研究是法学的“安身立命之本”。而环境法学的许多研究出于现实需要或者“追踪热点”的目的,围绕如何“立新法、改旧法”而展开,在一定程度上异化为“环境立法研究”,偏离了法学学术研究的初衷。

  “问题—对策”式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历史合理性。但是,现代社会的环境问题涉及多方面的复杂利益关系,需要成熟的环境法理论与制度体系,需要经由环保实践提炼出适合中国国情的环境法理,否则就极易出现环境法研究“就事论事,千篇一律”、环境法实践“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现象。对此,必须通过“解释论”的研究回归到法学研究的“规范本位”,重视对现有条文(不仅仅包括环境立法,也包括宪法、行政法、民法、诉讼法中的相关条款)规范意义的探求,建构环境法治的微观基础。

  以环境宪法研究为例。长期以来,学者们的相关研究过度聚焦在“环境权入宪”问题上,忽视了各国宪法中的基本国策与公民义务规定,造成相关研究的相对不足。唯有全面地对各国宪法中的环境基本权利、环境基本国策和公民环保义务条款进行深入分析,才能在整体上明晰环境保护在宪法上的规范领域及其含义,使“环境宪法”真正成为一国环境法体系的价值源泉、规范依据与制度指引。

  以“生态红线”的解释与适用为例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生态文明建设与环境保护实践中涌现出的大量环境法问题亟待解决。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应通过法律解释方法的运用填补立法漏洞、协调法律冲突、建构规范体系,为中国环境问题提供最为合适的解释路径及法治保障机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