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国际法学
大国司法:中国国际民事诉讼制度之重构
2018年09月11日 13:43 来源:《法学》 作者:刘敬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与世界上发达国家,特别是西方大国相比,中国国际民事诉讼制度尚显落后,同中国的大国地位不相匹配。如何以大国司法理念推动我国国际民事诉讼制度重构,是当前我国法治建设中一项极为重要的课题,也是中国彰显大国地位、在全球治理中发挥大国作用的前提和必要条件。现阶段,中国应当秉承大国司法理念、借鉴大国司法核心要素、运用大国司法应具备的制度内涵改进、完善现行国际民事诉讼制度。这是中国实现“一带一路”、海洋强国等新时期国家战略的必然要求,是中国进一步提升全球影响力和竞争力的法治保障,是新形势下全球经济治理赋予中国的重要使命和历史责任。

  [关键词]大国司法 制度设计 核心要素 中国国际民事诉讼 制度重构

  从国家的政治、军事和经济实力以及国际影响力来看,21世纪的中国已成为毫无争议的世界大国,在全球经济领域,中国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法治是一个国家成功的标志,也是大国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大国在国际法形成过程中处于直接推动者地位,大国的法治建设成功与否关乎其能否在世界上发挥与其大国地位相匹配的作用;同时也直接影响现代国际法发展及国际法治进程。[1]国际法治与国内法治是法治建设的“两翼”,考察一国法治建设是否成功,国际法治因素不可或缺。对于大国而言,参与国际法治的能力和水平更应成为考察其法治是否成功的核心指标。[2]国际民事诉讼涉及外国政府、组织、企业或个人,横跨国内法、国际法两大领域,是一国参与国际法治建设的重要途径。由于经济实力雄厚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巨大,大国国际民商事审判已成为国际法重要法律渊源和实践,关乎全球经济安全和国际经济交往的整体稳定和健康发展,是全球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3]中国自实施改革开放以来,仅用30多年的时间,就从一个国际民商事领域立法几乎空白的国家,走向一个符合现代法治理念和法治标准、国际民商事法律制度基本完备的国家,国际民事诉讼受案量名列世界前茅。仅2014年,我国法院审结各类涉外民商事案件已达15780件,审结各类海事海商案件达11678件,涉港澳台案件13999件。2015年,我国已成为全球审理海事海商案件数量最多的国家,国际民事司法影响力大幅提升。[4]尽管如此,与世界发达国家,特别是西方大国相比,无论从司法理念还是制度设计方面,我国国际民事诉讼制度尚显落后,与中国的大国地位不相匹配。如何以大国司法之理念推动我国国际民事诉讼制度重构,是当前我国法治建设中一项极为重要的课题。

  一、大国司法的理念与司法制度设计中的核心要素

  何为“大国司法”?国际上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定义,但是,对于“大国司法”所应具备的理念、核心要素和内涵,还是可以从其他大国的司法实践中加以总结和提炼的。除司法制度本身应具备公正、效率等基本特点外,充分尊重并广泛接受现代国际法,通过内国司法审判维护诚实信用原则、平等保护各方当事人利益,推动国际法原则、规则发展,为国际经济交往创造稳定和可预见的法治环境,构成“大国司法”理念。

  大国与小国、强国与弱国并存是国际社会结构的常态,尽管国际法应当反映全世界各国的共同利益,不应以国家的大小、强弱而有所区别,但国际法形成与发展的历史表明,大国所发挥的作用和影响往往是决定性的,“国际法的产生与发展无不带着大国的烙印,大国之间以政治争夺利益,小国在政治夹缝中生存,在法律的边缘处寻找空间。”[5]在国际法领域,国家实力的博弈随处可见,大国之间的妥协往往是国际法规则形成的基础和前提,这种长期存在国际社会的现实并非理想主义者所能改变。[6]大国对于国际法的态度、对国际法的运用,以及大国司法奉行的司法理念,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国际法的发展进程,是考察大国与国际法关系的重要视角,构成大国国际法的重要实践。

  从根本上讲,“大国司法”理念应体现在以下两方面:首先,大国司法应充分尊重现代国际法原则和规则。尽管国际法具有大国的强烈烙印,但并非仅体现大国利益,更不可能只体现一个大国的利益,真正的大国应当充分、全面地尊重国际法,对于反映全世界共同利益的国际法原则和规则,不应根据自身利益有所取舍。大国司法对国际法原则和规则的尊重,更能彰显大国的地位和尊严,是大国司法的应有之义。其次,大国司法应普遍运用国际法原则和规则解决涉外争议案件。遵行国际法不仅应体现在大国处理国际关系方面,还应当体现在涉及他国及其企业、国民利益的涉外争议案件的审判中。除了公平、公正等全人类普遍遵循的法律原则外,最惠国待遇、国民待遇等国际经济法原则以及属人主义、属地主义、“不方面法院”、正当程序等国际私法原则,这些已为国际法律实践所充分证明为科学的法律原则,是人类共同的法治文明,大国司法应充分体现出对上述法律原则的尊重,并在国际民事诉讼中加以运用,实现维护诚信原则、平等保护各方当事人利益的法律目标。

  如果说大国司法理念是大国司法制度建设的指导思想,那么,大国司法应具备的核心要素就是大国司法制度设计中的重要参数。在国际民事诉讼领域,大国司法的核心要素应表现为司法制度的先进性、包容性、能动性和透明性四个方面。

  第一,司法制度的先进性。国际民事诉讼涉及外国政府、企业或个人经济利益,也会对本国政府、企业和个人在国外利益产生实质性影响。民商事活动应遵循市场经济原则是国际社会普遍共识,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思自治、维护诚实信用、保护公平竞争等已成为公认的国际经济交往法律准则,由此而产生了解决司法冲突和法律适用的程序性国际私法规则、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国际航运和国际投资等国际经济法制度。

  作为一个大国,其司法制度应对上述国际法原则和规则予以充分体现,并根据国际法的发展,及时做出适当的国内法调整。很难想象,一个号称大国的司法制度,对符合市场经济规律和国际经济交往准则的国际法原则、规则毫无反应,或者仅仅根据自身利益选择性接受,或者不愿根据国际法规则的发展对其国内法进行及时调整。司法制度的先进性,是大国司法的核心要素,缺少这样的核心要素,大国司法之“大”则无从谈起,不但不能在国际上树立自身的司法权威,更遑论与国际法治的互动和参与全球治理。

  第二,司法制度的包容性。司法的包容性不仅要求一国对于国际法原则和规则尊重和普遍适用,还要求该国司法对不同法系或外国法律的尊重和接纳。在充分尊重当事人意愿基础上,在内国司法活动中准确适用外国法,除非该外国法明显违反本国的公共利益,这是一个国家司法制度开放、包容的标志,在这方面,大国司法应做表率。司法制度的包容性还体现在一国司法机构对外国司法判决、非本国做出的仲裁裁决的普遍承认和执行,对于与本国不同的法系文明、他国立法、司法的先进技术以及成功判例不断学习与借鉴。

  大国司法的开放和包容,是大国拥有巨大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所决定的。如果大国一味强调本国法律的“优越”,而对其他法系、他国法律和法治文明视而不见,就会形成严重的法律单边主义,原本普通的民商事争议将上升为国家间政治、外交冲突,对建立国际经济交往的正常秩序十分有害。历史上,美国多次拒绝尊重他国主权和法律,奉行美国法“优先适用”原则处理对外经济交往,动辄对他国实施司法制裁。这种缺乏包容性的法律单边主义不但侵犯他国利益,对美国也同样造成经济利益损失,对国际经济关系产生过巨大破坏作用,应为大国司法彻底抛弃。大国司法制度的开放、包容,不但对其吸收和借鉴他国法治文明、推动本国法治进步不可或缺,更是全球经济保持稳定、发展的重要前提,是大国参与国际法治建设和全球经济治理必不可少的要素。

  第三,司法制度的能动性。关于司法制度应当奉行积极、能动原则还是消极、被动原则,是法学界长期争论的一个话题,各种学说汗牛充栋,不同学派各执一词。但就涉外司法而言,笔者认为,能动性应作为大国奉行的司法原则。所谓司法的能动性,是指内国司法机构应在遵守国际法的基础上积极行使本国的管辖权,对于涉及人类共同利益的重大法律问题,运用自身所具有的司法资源和司法能力予以解决,体现大国的国际责任和担当。在这方面,国际公法领域已有诸多成功实践,例如:对于战争罪、反人类罪、海盗、恐怖主义等国际罪行,国际法要求各国必须行使普遍管辖权。但在国际经济领域,对于国内司法的能动性管辖尚存在不少质疑,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对于某些大国司法制度中的“长臂管辖权”抱有很深的积怨和反感,认为这种司法“能动性”是对他国司法主权的侵犯。这种看法有一定道理,但并不全面,是对大国司法能动性的误读。

  一国司法管辖只要不违反国际法向外延伸并依法正当行使,就不应受到指责。对于那些因管辖权消极冲突而造成的管辖权空白,内国司法也负有及时解决国际民商事争议的职责,这一点对于大国而言更应如此。大国在国际经济交往的地位和作用是中、小国家不可比的,具有超强的司法资源和能力,在涉及各国普遍利益的问题上,如维护国际消费者利益、保护诚信交易、制止不正当竞争等,运用大国司法资源和能力加以解决是大国的责任。大国的对外投资是全球经济增长的支柱,在遵守国际法的前提下,利用内国司法资源维护巨大对外投资利益亦无不当之处。但需强调,大国司法的能动性必须遵守国际法,那种罔顾他国司法主权和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强推“过渡管辖权”的做法是不可取的。妥善处理管辖权冲突也是大国能动司法的重要一面,当管辖权发生冲突时,大国司法应根据公认的国际法规则,与相关国家平等协商、合理解决,积极推动有关民事管辖权方面的国际统一法进程,以合作的精神解决国际间管辖权冲突。

  第四,司法制度的透明性。透明是公平、公正司法制度的必然要求,大国司法涉及的国际民事案件数量众多、影响力巨大,国际社会对其司法透明性的要求更高。司法透明性要求大国在国际民事诉讼中始终贯彻公开原则,保证民事诉讼符合“正当程序”,为外国当事人及时送达诉讼文书、提供全面的诉讼信息,充分尊重并保障外国当事人的诉讼权利,对于庭审资料和判决结果应以各种方式向社会披露,应使用国际通用语言建立涉外案件查询系统,最大程度方便外国当事人查询案件资料和法律文书。透明性还要求大国应对国外投资者、交易者等市场主体提供全面的司法制度介绍,使之更为方便了解该国司法制度及其特点,从而运用该国司法机制维护自身合法利益。[7]

作者简介

姓名:刘敬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