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国际法学
张超汉:国际航空运输事故承运人先行付款制度研究 ——以1999年《蒙特利尔公约》第28条为分析文本
2017年08月31日 13:45 来源:《法律科学(西北政法大学学报)》(西安)2016年第20166期 作者:张超汉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先行付款制度是统一国际航空运输事故承运人责任规则的新成果,是国际航空立法人本化的体现,具有先进性和前瞻性,对保护空难受害人权益具有积极意义。该制度虽是一个理想法律构架,但具有软法性质,在理解和适用中仍存困惑和模糊之处,其具体执行和实施因国别或地区不同而差异较大,出现破坏公约统一价值和目标的端倪。为落实和履行国际义务,保护受害人权益,我国在修订《民用航空法》时应原则性地规定这一内容,然后在部门规章中丰富先行付款的条件、范围、限额、期限以及违反该义务时的制裁措施等具体规则,使其装上“牙齿”,以实现上位法与下位法的协调与统一,便于操作与执行。

  Advance payment is an innovation of unifying the carrier's liability on 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ccident.This advanced and forward-looking system is a reflection for humanitarian development of international aviation legislations and has certain positive effects on protecting consumer's interests on air disaster.Although it is an ideal legal frame,it still has a characteristic of soft law and exists some confusing problems when carried out in practice.Actually,its specific implementation and enforcement depends on carrier's domestic laws and has big differences based on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areas' legislations.Consequently,it appears the trend of destroying the uniform value and goal of convention.In order to carry out obligations of convention and protect consumer's interests,China should generally stipulate this content in the Civil Aviation Law of P.R.C and then specifically enrich specific rules on condition,scope,amount,duration and sanctions when violated this obligations,etc,in the relevant regulations to harmonize and unify upper and lower laws,and benefit the application and implementation

  关 键 词:

  《蒙特利尔公约》/航空事故/先行付款/损害赔偿  Montreal Convention/aviation accident/advance payment/damage compensation

  标题注释:

  基金项目:2013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13CFX118)“国际航空货物运输法律问题研究”;西北政法大学国际法学科青年学术创新团队科研成果

  一、国际航空运输责任体制的创新及问题的提出

  1999年5月28日,国际民航组织(ICAO)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召开航空法国际大会,签署并通过了关于《统一国际航空运输某些规则的公约》,即《蒙特利尔公约》①。公约是世纪之交以1929年《华沙公约》为核心的调整国际航空运输承运人责任的华沙体制文件②现代化和一体化变革的最新成果,是全球各类民事责任立法高度统一化的私法典范。该公约既有对华沙体系文件已有规则的保留与继承,又有在此基础上的一系列发展与创新。新旧两种责任体制在新的国际航空运输背景下将在一定时期内“共存”与“并行”适用,并逐步“过渡”到由《蒙特利尔公约》统一调整航空运输活动的状态。新公约并非简单地“取代”华沙体制文件。[1]600

  《蒙特利尔公约》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实践的新发展和新情况规定了一系列具有人文关怀和前瞻性的创新制度。例如,双梯度责任③、限额定期复审④、第五管辖权⑤、先行付款(Advance Payment)、仲裁条款⑥、强制保险⑦制度等。这一系列创新是公约在“保护国际航空运输消费者利益的重要性以及在可恢复性赔偿原则的基础上提供公平赔偿的必要性”的宗旨和原则基础上产生的⑧,是国际航空运输责任立法在新的历史背景下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为规则导向发展出来的,对保护航空私法领域中弱势一方权益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具有一定的时代意义和社会经济价值。其中,保护受害人权益的承运人先行付款制度,在公约中首次出现,为国际社会普遍称赞。它已成为国际重特大空难(如2009年“法航空难”、2013年“韩亚空难”、2014年“马航MH370空难”、2015年“德国之翼空难”等)发生后,承运人向受害人进行损害赔偿前的一个不可回避的议题。然而,通过仔细解读该制度的法律内涵可知,此“创新”内容的制度设计及其实践操作并非尽善尽美,仍存不少困惑:条文措辞模糊、弹性幅度大、不易操作、无强制力和统一执行力,具有“软法”性质。

  基于以上不足,在发生国际空难事故对受害人进行先行赔付时,常出现不同国家或地区对该制度理解和执行各异的情况,此种情形破坏了公约的统一适用,不利于保护受害旅客权益。例如,在2014年马航MH370空难和2015年德国之翼空难中,为满足乘客家属急切的经济需求,马航对每位受害人支付约5万人民币的预付款,而德国之翼却对每位受害人支付约35万人民币的预付款⑨。尽管马来西亚和德国均为《蒙特利尔公约》的成员国,两起事故均为承担旅客运输的国际航班,但是,各国及其各大航空公司对受害人先行支付的金额却存在天壤之别。又如,在2013年韩亚空难中,据报道韩亚航空公司同意给受害人先期赔付1万美元,但是,先行预付的前提条件是受害人必须同意“不得对航空公司提起诉讼”。[2]这些差异和种种不可预知的结果,不得不令人沉思欧盟或不同国家对公约先行付款制度的任意解释和肆意执行是否会肢解《蒙特利尔公约》的统一目标和价值,以及是否会减损公约统一实施的效果,破坏消费者权益保护的本原目的?如此之疑虑,近来也备受国际社会的关注和担忧。[3]

  藉此,笔者通过法理阐释、比较研究和文意解释等方法对该制度的法律内涵和在实践中的理解及适用情况进行分析、探讨,以期我国在修订《民用航空法》时合理、灵活引入,以便更好地服务于航空争议解决实践,进而促进我国航空运输业健康有序发展。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