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学先声
从“中本西末”到“中体西用”
2015年12月30日 10:2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京)1995年第01期 第186-198页 作者:戚其章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戚其章,1925年生,山东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

  本文认为,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用“中体西用”这一概念来概括中国19世纪60-90年代关于中西文化关系的不同论点,同时又断言“中体西用”是洋务运动的指导思想。实际上,除顽固派之外,当时的洋务派、早期维新思想家和维新思想家关于中西文化关系的认识迥然不同,而且不同派别的理论概括也并非一致。在1895年以前,各派别较多使用“中本西末”,尤其是以此为指导思想的洋务派。最早使用“中体西用”这一概念的是早期维新派,不过是在戊戌维新思潮兴起以后,这一概念才被普遍使用。19世纪末关于中西文化关系的认识不是静止不变的,而是呈现出不同派别的不同发展阶段和趋向。到90年代,两种“中体西用”论并存,但是,洋务派后期代表张之洞主张用西学“补救”中学,而维新派则坚持“会通”中学和西学。

  “中体西用”还是“中本西末”?

  论及体用问题或本末问题,不能不从道器论谈起。

  “器”与“道”这对概念,属于哲学的范畴。“器”与“道”的关系问题,是中国古代哲学中的根本问题。《易·系辞》:“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器”是有形的具体事物,故《易·系辞》又称:“以制器者尚其象。”“道”与“器”既是相对的,又是相互联系的。王夫之《周易外传》说得好:“无其器则无其道。”就是说,有“器”才能有“道”:“器”是第一性的,“道”是第二性的。“道”是无形的,是事物的道理或规律。《易·说卦》有云:“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阴阳、柔刚、仁义等无形的东西,皆归为“道”。如何认识“器”与“道”的关系,是区别古代哲学不同阵营的基本标志。所以,宋代以降。“器”与“道”的关系问题,成为思想家们经常辩论的哲学命题。

  鸦片战后,由于西学东渐,如何对待西学的问题越来越受到人们的普遍关注。特别是洋务思潮兴起后,一个崭新的课题摆到了那些喜谈洋务的政治家和思想家们的面前:用道器论的观点看,中学与西学究竟是一种什么关系?

  多少年来,论者习惯于用“中体西用”这一概念来概括19世纪60-90年代关于中西学关系的不同论点。同时又断言“中体西用”是洋务运动的指导思想。这似乎已成为定论了。事实上,除顽固派之外,这一时期关于中西学关系的认识的概括不仅不一样,而且不同派别的认识也迥然有别。因此,用“中体西用”来说明表现出不同阶段、不同派别和不同趋向的思想潮流是否恰如其分呢?详查有关资料,从1861年到1894年的三十余年间,洋务政治家和思想家在论及中学与西学关系时,曾有过“中本西辅”、“中本西末”、“中体西用”、“中道西器”、“中道西艺”等等不同提法。但是,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用“本”“末”这对概念来表述中学与西学的关系的。不仅“中道西器”、“中道西艺”的提法只是偶尔出现,“中体西用”的提法的出现也不过寥寥数次,居于主流地位的是“中本西末”论,而且,“中体西用”这一提法只是在1895年维新思潮兴起后才开始流行。

  论者或谓,“中体西用”思想可以追溯到林则徐和魏源。因为魏源明确地提出了“师夷长技以制夷”的思想,其“师夷长技”便是“西学为用”的最初表述形式。并认为,林则徐虽然没有发表什么“中体西用”的言论,但他的实际行动以“西学”中的物质文明弥补了“中学”之不足。如此等等,皆未免失之牵强。无论是魏源还是林则徐,都没有提到过西学。他们那时对西方“长技”的认识还是相当表面的、浅层次的。不错,林则徐说过:“查洋面水战,系英夷长技……应另制坚厚战船,以资制胜。”①他不仅提出了“师夷长技”的思想,而且在反对英国侵略者的战争中初步地将“师夷长技”思想付诸实践。魏源则把这一思想完整地表述了出来。但是,林则徐也好,魏源也好,都没有把西方的“长技”视为西学,他们的认识在当时还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更谈不上用道器论或体用观来考察中学与西学的关系了。

  “西学”这一名称的最早明确提出,是在1861年。冯桂芬有《采西学议》一文,谓中国所译意大利、英吉利两国之书,凡数十种,“如算学、重学、视学、光学、化学等,皆得格物至理;舆地书备列百国山川阨塞、风土物产”。提出学习西学的顺序和内容是:“一切西学皆从算学出……今欲采西学,自不可不学算。”“由是而历算之术,而格致之理,而制器尚象之法。兼综条贯,轮船、火器之外,正非一端。如历法,从古无数十年不变之理,今时宪以乾隆甲子为元,承用已逾百年,渐多差忒;甲辰修改,墨守西人旧法,进退其数不足为据,必求所以正之。闻西人见用地动新术,与天行密合,是可资以授时。又如河工,前造百龙搜沙之器,以无效而辍。闻西人海港刷沙,其法甚捷,是可资以行水。又如农具、织具,百用所需多用机轮,用力少而成功多,是可资治生。其他凡有益于国计民生者,皆是。”这就把西学的范围扩大到坚船利炮以外的自然科学和工程技术了。他不仅首次对西学做了明确的界说,而且还阐述了中学与西学的关系,认为国人须“以经、史等学兼习算学”,因为“西学不外算学,舍算学无西学也”。就是说,学习应以中国的经、史等学为主,兼习西学。他还用两句著名的话来表述这一思想:“以中国之伦常名教为原本,辅以诸国富强之术”②。一般判定冯桂芬是近代第一位早期维新派,实则他“是地主阶级改革派向洋务派或早期维新派转变期间的双重过渡人物”③。冯桂芬的“中本西辅”说,便成为尔后洋务派“中本西末”论之滥觞。

  洋务派的代表人物在论述“自强”口号时,总是提到中学与西学的关系问题。1862年,曾国藩在日记中写道:“欲求自强之道,总以修政事、求贤才为急务,以学作炸炮、学造轮舟为下手功夫,但使彼以所长,我皆有之,顺则报德有其具,逆则报怨亦有其具。”④即以“修政事,求贤才”为本,以“学作炸炮、学造轮舟”为末。曾国藩尽管没有明确地提出“中本西末”问题,但他是用本末观来看待中学与西学的关系,却是没有问题的。

  左宗棠曾对中学与西学的关系作过专门的论述。1866年,他奏称:“均是人也,聪明睿知相近者性,而所习不能无殊。中国之睿知运于虚,外国之聪明寄于实。中国以义理为本,艺事为末;外国以艺事为重,义理为轻。彼此各是其是,两相不逾,姑置弗论可耳。谓执艺事者舍其精,讲义理者必遗其粗,不可也。谓我之长不如外国导其先可也;谓我之长不如外国,让外国擅其能不可也。此事理之较著者也。”⑥他指出,中学与西学,二者泾渭分明。西学崇实重艺。“有迹可寻,有数可推”,是为“末”;而中学以运虚尊道,重义理,是为“本”⑦。左宗棠运用道器论的观点来看待中学与西学的关系,其“中本西末”思想较之曾国藩又进了一步。

  李鸿章对中学与西学的关系问题做过较多的论述。1864年,他致函总理衙门称:“中国文武制度,事事远出于西人之上,独火器万不能及。……中国欲自强,则莫如学习外国利器”;欲学习外国利器,则莫如觅制器之器。师其法而不必尽用其人。欲觅制器之器与制器之人,则或专设一科取士;士终身悬以为富贵功名之鹄,则业可成,艺可精,而才亦可集。”⑧他在这里谈学习西学的办法及如何培养西学人才,也是将中学的“明理”和西学的“精艺”加以区分,并且认为对西学只是“师其法”,以维护“事事远出于西人之上”的“中国文武制度”这个根本。翌年,他在《置办外国铁厂机器折》中进一步阐述了这一观点:“中国文物制度,迥异外洋獉狉之俗,所以郅治保邦固丕基于勿坏者,固自有在。必谓转危为安、转弱为强之道,全由于仿习机器,臣亦不存此方隅之见。顾经国之略,有全体,有偏端,有本有末,如病方亟,不得不治标,非谓培补修养之方即在是也。”⑨认为“中国文物制度”不可动摇,是本;而西学不能说就是“转危为安、转弱为强之道”,犹如急病不得不用治标之方,是末。

  后来,李鸿章又在《幼童出洋肄业事宜折》中专门论及学习西学问题时称:“中学西学分别教导,将来出洋后肄习西学,仍兼讲中学,课以《孝经》、小学、五经及国朝律例等书,随资高下,循序渐进。每遇房、虚、昴、星等日,正副二委员传集各童,宣讲圣谕广训,示以尊君亲上之义,庶不至囿于异学。”⑩视西学为“异学”,即以中学为“正学”,这也是“中本西末”的另一种表述方式。

  到70年代中期“海防议”发生时,中学与西学的关系又成为讨论者的热门话题。洋务派官员一般都继续坚持“中本西末”的观点。如李宗羲在赞同总理衙门所奏练兵、简器、造船、筹饷、用人、持久各条的同时,指出:“原奏六条,以用人、持久两条为前四条之要领,由末溯本。用意至为深远”。练兵“尤须练艺”,“参用西法”,简器、造船“只能就洋匠成法,依样仿造”,筹饷则或开矿以“致富”、“自强”,皆属于西学,为末,列于前;“持久之道在于得人”,“帝心简在,任用自有权衡”,“故用人一条,尤为万事之根本”,列于后。此即“由末溯本”。这里虽是议论海防问题,但又不能不涉及中学与西学的关系,故出此“由末溯本”之论,以强调中学与西学之间的本末关系。王文韶与李宗羲具有同见,但说得更为明确:“天下事有本有末……就六事而言,练兵、简器、造船、筹饷,其末也;用人、持久,其本也”。(11)

  据以上所述,不难看出,从洋务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到一般洋务派官员,都是主张“中本西末”论的。“中本西末”成为洋务派处理中学与西学的关系的基本准则。因此,完全可以这样认为,洋务运动的指导思想是“中本西末”论,而不是“中体西用”论。笼统地说“中体西用”是洋务运动的指导思想,既缺乏历史事实的根据,又有许多难以圆通之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