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学先声
读劳提学及沈大臣论刑律草案平议
2014年01月02日 09:18 来源: 作者:陈宝琛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劳提学及沈大臣两说帖,其最后争点在和奸及子孙违犯教令二条,兹谨就管见所及,开陈如左:

  一、犯奸一条,当以劳提学所论为允。此不特与中国礼教有关系而已,以今日中国情形言之,此条有万不可不加入者。盖欧洲所以不能罪无夫奸者,彼别自有故。一则欧洲社会本系个人制度,事事以自由独立为重,与吾国之采家族制者不同;一则欧洲男女婚姻年龄较中国为迟,所以不设此条者,彼固有所不得已。何者?立一法而势不能行,不如不立之为愈。若吾国则自昔妇女以贞洁为主,有犯者世以为诟病,是惯习本与欧洲不同。夫法律不能与惯习相反者,立法上之原则也,此所以欧洲不能行而独能行于吾国也。

  抑又闻之,世界法律各有系统,绝不相袭,英国法系与罗马法系几于无一相似,故世人常以英国为最守旧之人种,不闻以英为非文明国也。中国之刑法,在世界上本为独立一种法系,其所长即在注重伦常礼教,与他国法律异趣。改良刑律,止可择吾国旧法之不合于理者去之而已,不当一一求合于外国法律而没吾国固有之文明。法之不合于理者,虽数千年相沿之旧律,如诬告子孙、外孙、工人及擅杀子孙,或不论罪,或从轻减,悖理逆情而犹自托于伦常,改之可也。法之合乎理者,虽外国无可援之例,不妨自吾国创之,如无夫奸之类是也。况贞洁之俗,良俗也,既为良俗,当保守之不暇,而忍弃之耶?

  比自欧化输入,女学遍设,放诞者往往藉口文明,隐抉藩篱,纯朴之风,盖略尽矣。今纵不能挽回,奈何复从而奖励之也?法律即不能代教育,亦当辅教育之力不所及,此法一除,恐不十年而女德之堕落如水就下。是女界藩篱之溃,自此次之草案始。后世读史,追论当时之立法,必有任其咎者,《春秋》书“作邱甲”、“用田赋”,恶乎其始也,窃愿立法者之无为祸始也。

  但劳提学所拟之条文,则有未尽善者。原文云:“待其尊亲属及本夫之告诉,始论其罪”,夫所谓“及”者,谓尊亲属与本夫俱可告诉也。尊亲属之范围定于草案八十二条,并外祖父母亦包括在内。果尔,则虽有夫之妇其父母固得告诉,即外祖父母亦得告诉也。又如寡妇犯奸,本系夫家之事,而女家之父母乃出首告奸,有是理乎?未嫁之女犯奸,其父母尚无言,而外祖父母乃从而告发之,有是理乎?其与国中惯习亦相反矣!不特此也,草案二百八十二条二项有“本夫事前纵容、事后得利而私行和解者,虽告诉,不为审理”云云,所以防藉告奸以索诈,立法之意至为深远,今加入无夫奸而无专条以防之,亦恐不能无流弊。如父母纵容己女行奸、翁姑纵容寡妇行奸,然后藉告诉以索诈,亦事所常有,法律固不能不先事预防也。窃谓:有夫之妇,止许本夫亲告;本夫外出未归,止许夫之直系尊属控告;无夫者,如系未嫁之女,止许其直系尊属亲告;寡妇之奸,止许其夫之直系尊属亲告。女家父母尚不可许,况外祖父母乎?拟就二百七十八条条文改正如左:

  凡和奸,处四等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

  又草案第二百八十二条二项拟改如左:

  第二百七十八条之罪,未婚者,待其直系尊属之告诉;已婚者,待其本夫之告诉;夫死或出外,待其夫之直系尊属告诉,始论其罪。若直系尊属、本夫、夫之直系尊属事前纵容或事后得利而私行和解者,虽告诉不为审理。

  一、子孙违犯教令一条,原为教孝而设,旧律自不容全行删去,但劳提学所拟条文,亦有可议者数端,举之如左:

  一、原文“奉养有缺”一语,已见于新律三百三十九条:“凡遗弃尊亲属者,处无期徒刑或二等以上有期徒刑。”律文不为不重,处以拘役,反为宽纵。至但云祖父母、父母,设有曾祖父母,岂不挂漏?似不如直系尊属之包括。

  二、原文“如祖父母、父母代为求请减少期限或宽免者,听”云云,原以旧律有呈请释回之例,然与新刑律原理相反。盖刑事与民事异者,民事凡原告已与被告和解即可将原案取回,欧洲谓之不干涉注义;至刑事则一经呈送便系提起诉讼,必经裁判官判断之后始能了结,不许私人任意取回,谓之干涉主义。既设此律,自应不许呈请宽免,则其告诉必较慎重,亦不致因些少违犯或受人谗构,遽有伤恩之举,似两得之。

  三、尊属教令范围颇广,盖凡人性质不齐,难保其必出于正当。旧律注云“可从而故违”,亦即防此,拟加入“正当”二字以示限制。至如何谓之正当,属于裁判官之认定。

  四、原文“屡次触犯,处一等有期徒刑”,似又过重,拟改为四等至五等有期徒刑。因新律三百十六条殴打父母未伤之罪,不过处三等至五等有期徒刑,若止于触忤,其刑自不宜在殴打之上,拟改正条文如左:

  凡子孙违反直系尊属正当之教令者,处拘役;因而触忤者,处四等至五等有期徒刑。但必得直系尊属之亲告,始论其罪。

  以上二条,就实际言之,无夫之奸、子孙违犯,大都顾全体面,其控告公庭者百无一二,但不能因是而谓此法可除。盖论中国今日情形,存此二条似亦无甚裨益,然果猝行删除,则举国人民误会立法深意,必谓朝廷改袭西制,妇女不必贞洁,子孙无取顺从,驯至家庭之爱日漓,婚姻之道滋苦,其害受于风俗人心,他日吞噬脐,悔将无及。事有似小而实大、似迂而实切者,此类是也。刍荛之言,伏惟采择。

  宪政编查一等谘议官陈宝琛谨议。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