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学先声
中国新刑律论
2014年01月02日 09:16 来源: 作者:赫善心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书》曰:“刑,期于无刑,民协于中”,至哉言乎,可为地球上各国之典型矣!推而行之,无余事矣。余到中国日浅,于中国立法一事不敢妄生末议。惟余见今日中国自置其本国古先哲王之良法美意于弗顾,而专求之于外国,窃为惜之。夫学与时新,法随世易,余非谓外国之不可求也,要在以本国为主,必与本国有益而后舍己以从人。以本国国民之道德为主,必与本国国民之道德不悖而后可趋时而应变。如劳提学乃宣之说帖、陈阁学宝琛之平议,俱极精当,余虽多览法学家书,所见亦不能越乎其上。而仍不能默然者,盖欲见此心此理无间于中西也,其问题为和奸无夫妇女与子孙违犯教令之有无罪名。

  按劳提学所拟如下:一、凡和奸,处五等有期徒刑;有夫者,处四等以下有期徒刑。待其尊亲属及本夫之告诉,始论其罪。二、凡子孙违祖父母、父母教令及奉养有缺者,处拘役;屡次触犯者,处一等有期徒刑。皆祖父母、父母亲告乃坐,如祖父母、父母代为求请减少期限或宽免者,听。

  按陈阁学所拟如下:一、凡和奸,处四等以下有期徒刑;其相奸者,亦同。如未婚者,待其直系尊属之告诉;已婚者,待其本夫之告诉;夫死或出外,待其夫之直系尊属告诉,始论其罪。若直系尊属、本夫、夫之直系尊属事前纵容或事后得利而私行和解者,虽告诉不为审理。二、凡子孙违反直系尊属正当之教令,始论其罪。

  以上犯奸一端,与《大清律例》第三百六十六条符合;子孙违犯教令一端,与《大清律例》第三百三十八条符合。

  夫律中各端之应取与否,决其问题者其本有四:一、欲以此端保护某项权益,确有此项利益之知识;二、此项权益可贵之处为中国承认;三、在中国保护此项权益刑罚果能致用;四、律文一一明晰妥当。四者皆备,则此论不得不取矣。至于外人或有指摘治外权能否收回,于定律有何干涉?如必在此等过节处注意,则立法之事必致多受损害。此余之所以不得不证明者也。

  设如某国有一圣君贤相,该国之民曾问其邻国之民“我君我相或不为尔辈所指摘乎”?又如某国有至善之法律,因他国之嘲笑遂忍而夺之乎?立法非一极重要之事,但徒以饰外观者乎?盖古人必非此意,其曰“刑期于无刑”者,非期于夸能,亦非期于媚外。孔子曰“不患莫己知”,可为立法者之格言也。“刑期于无刑”一言专为本国而设,抑为邻国而设乎?为取悦于外人起见,即当引自己国民于非道乎?设如某国立法专为仿效他国,以致内地之罪案日多一日,试问他国人民亦原居于是邦否?盖他国人民亦必非此意也。且余历观各国书史,从未见必须先抛却自己国民而可以立法者。

  若论治外法权一事,须知地球上并无一国只因本国之刑律以治所有在其境内所犯之罪,而无特别办法也。如他国之君及各国外交人员,无论何时均用所属之国之刑律,且不过千年以前在欧洲各国,无论何人均用其所属之国之法律。按治外法权其问题须分而为二:一、用何国刑律以判案?二、何国审判庭有此审判职权?第一问题乃法律之内容,亦刑法之事,第二问题乃诉讼法之问题也。盖无论何国,亦常有在本国审判庭须有他国法律之时者,按《德意志刑律》第四条二节亦是此意。且民事案件用他国法律办理方合者,该审判庭即须用之。至于所有在德国境内所犯之刑事无关乎国际公法者,德国审判庭自必按照德国办理,而何以在中国、土尔其等处其情形又有不同者,是关于国之强弱乎,抑关于事之公允乎?大矣哉,此问题也。

  欲剖决之,须先问凡人违犯刑律即应治之以罪,何以谓之公允?即知是必人以为该犯所做之事实可以不作而作者,方得谓之公允,然而以为二字有何凭据。盖一国之民识刑律者,百人中难得其一,且其所识亦未必可靠。尝观一事之或禁或不禁,往往法学名家尚有意见不同而争论者,况中国文字尤难学习,国民之不识字者尤多,岂能人人读刑律而知刑律哉!法学一门亦非易事,往往惟天资明敏者始有所得,若求在野之农夫亦须通晓法律,得毋骇人听闻乎!盖惟有一独不二之策,大凡订律须按照自己国民之道德性质,如与自己国民之道德性质相悖而欲其遵守者,则其律不但不得谓之公允,亦且不能存留矣。“刑期于无刑”一语,非此之谓也。设有一律,犯之者永见其源源不绝,则裁判官专为判案一事,亦日不暇给矣。是以凡订一律用以施之于举国之民,即未尝见过、未曾通晓亦欲其有效者,是非以国民道德为根本不可,故立法者曰:“吾国良民之知法,本诸天性矣”。

  若谓欧洲各国刑律彼此互有不同之处,凡在某一国之人不问其所属何国,概当遵守其所在之国之法律,不亦奇乎?而非奇也,盖人于本国之刑律及其邻国之刑律,所知者均不过有限,如两国之律均以道德为根本者,则凡同有此道德之国之民亦必能遵守也。至于罕逾之不同之处,律中不能为外人而注意也,明矣。昔欧洲各国道德互相显殊,须用本国法律之时,现已渺无形影。今日各国法律,彼此虽互有不同之处,然但能按照普通之道德行事,则无论行至何国,谅亦不致易犯该国刑律也。惟土耳其国尚有不同,是以今日所有基督教国人民在该国之情形与在中国大致相仿佛。若论中国,则《大清律例》所载尚多此种禁令,在西人按其本国之道德并不知其为犯法者,傥以之中外同施,则西人自必多受亏损。盖中西人民同用以《大清律例》,则西人之违犯刑律莫明其故,故而中国人之违犯刑律,按照本国道德尽可不犯也。是以今日在中国之泰西人民,尚须用所属之国之法律耳。

  然而中西道德悬殊之处尚不甚大,且《大清律例》向为法学名家推为地球上法律之巨擘。昔英人司韬顿君曾将此律翻译英文,于西历一千八百十一年印刷成书,并谓其中许多规则他国亟应仿效者。余虽于此所得不深,然已有确证,缘近今最新之瑞士(西一千九百零八年)、奥大利亚(西一千九百零九年)、德意志(西一千九百零九年)诸国刑律草案,其主义亦见于大清律各条也。惟《大清律例》只须特加发达,以便中国得一极新而合乎时宜之律耳。余意以为中国修订法律须以《大清律例》为本,他国之律不过用以参考而已。傥中国修订法律,不以《大清律例》为本,则真可为不知自爱者也!盖中国纵将《大清律例》废弛,不久必有势不得不再行启用之一日,此余证诸日尔曼而以为前车可鉴也。昔日尔曼于十六世纪之初,其法律不足以酬偿当世之需用,该政府因而不将其本国固有之法律修饰完善,但取罗马国之民法以行之。厥后国民与裁判官扞格日甚、怨詈丛生,以致三四百年之后,不得已复将其本国之旧法为主、以罗马法为助之而修改焉。倘中国修订法律,以本国固有之法为本而取他国之法为助,则中国必得一最新而适用之法律。中国人之遵守固共信无疑,即在中国之外国人之遵守亦相差不远,缘中外道德大抵相同也。若必重在外国人亦能行者,则不妨于律中添入一条,其略曰:“一、本律某条某条施之与外国人,须按其十年以上最后之住址之情形或其生长之国之情形,谅能自知其所做之事实系属犯禁者”云云。

  至于目下之领事裁判,本诸国际公法,其收回一节乃国际公法上之事,修订律例不过为其事之预备而已,其尤要者在诉讼法范围之内,即如劳提学所谓“收回裁判之机,括其首要,重乎审判之文明”是也。

  总而言之,凡订刑律需从自己国民之道德上小心构造,万不可注意于他事。如外国人之治外法权等事,万不可引以为权衡。大凡决一问题,只能问何以谓之善,如施之于我国之民善,则可谓之善矣!

  由此观之,中国修订法律一事,惟熟习自己国民之道德及其旧律之中国人方能胜其任。倘此国国民之知识可为彼国之用者,只可以外国人为问津之助或为协议之资,此余读劳提学之说帖、陈阁学之评议,敢略陈其管见也。

  按二公所论犯奸及子孙违犯教令两节,虽各别,然均以保持中国家庭之思想,其理乃家庭由血族而成立,个人乃家庭之肢体,首重能致用于其家也。盖论血族之规范,则凡地球上文明之国亦皆分别承认,而其中有极不相同之处者:一为独立主意,凡人年逾弱冠,所有自己责成概须自任;一为群居主意,一家之人其生活须用力合作。此项群居主意不独中国有之,昔日之罗马、日耳曼诸邦为尤甚。盖凡以细小农业为国民经济之邦,其居处既有一定之地,所有人工、物料取之于家亦能敷用,故其家规亟须严整,而家人同操一业,则出入相友、守望相助、疾病相扶,遂由此而益加亲睦焉。若夫以进步工艺为国民经济之国,一家之人必不敷一业之用,故家人散而之四方,个人须自任责成。家庭不过教养之需耳,目下中国国民经济之性质极重保守。一、坚固之家庭规范,其美善之处,余不欲言,谓群居为美则伤及当世,谓独立为美则詈及先人。然以中国而论,则中国现讲之家庭道德已足为本国当世之用也,若先弃之而后他习之,恐必有青黄不接之祸矣!如中国既承认家庭道德为立国所必需之事,须分两途而共承认之:一子孙须顺从其直系尊属之教令。此所以保持家法也;一子孙应有之责成须易为直系尊属所有,此所以保护妇女之贞洁,又所以保持将来家庭之基础也。至于保护此项利益,国家之刑罚能否致用,则须视中国经济生活及道德上明定此项法之责成与否耳。顺从之责成,无论如何亦可用法律以保持之,如《德意志帝国军营刑律》第九十二至第九十五条,与夫《官吏惩戒法》所载各端是也,此非朋友之道不能用刑法以维持者可比也。

  按照修律大臣之意,子孙违犯教令出乎家庭,此全是教育上事,应别设感化院之类以宏教育之方,此无关于刑、民事件,不必规定于刑律之中。窃谓不然,查感化院之类,在欧洲不过专为不顺从其亲之幼年子弟而设,若夫成年人之辈而欲其谨守顺从之责成,则非明定刑罚不足以资保护业。观于欧洲各国,法律专为军营及官吏之用者,可知矣。

  妇女之贞洁一端,亦可用刑律以保护,且欧洲各国用刑律以保护此端,亦甚深远者。欧洲各国法律繁多,难以尽举,余试举一书,其名曰《德国及他国刑法比较篇》凡十五册,第四册中分则即详载对于风俗之上罪中罪各条矣。按照欧洲各国法律,虽不能凡遇婚姻外之男女交合即科之以罪,然其法必不仅专治有夫之奸,如强奸、乘弱奸、师保人等诱奸、助奸营利、亲属相奸、违悖天然之交媾,及凡一切有伤风化之淫行、淫词,无不分别轻重治罪。即妓女一项虽不能尽除,然亦极力用法以拒之。若在欧洲之瑞典、芬兰,北美洲之费蒙特、蒙坦纳、北卡罗里纳、马舒些次等国,虽寻常之私通,均仍一律论罪。此外如男女非婚姻而常年私相居处者,在欧洲各国每多为警律所禁也。欧洲各国订立刑律之进步于非婚姻之男女交合一端,其禁令固觉稍宽,然亦不过为经济之情形所限,缘彼处之婚嫁未能如中国之早故也。惟其禁令之或宽或严,中国似不能注意,果尔则欧洲各国亦须注意于中国之订律矣。试观按照中国法律准有纳妾之权,在欧洲各国除土耳其而外,此节又为法律所严禁,欧洲各国何不注意于此节而准其国纳妾乎?是以劳提学、陈阁学所论犯奸一端,尽可用刑罚以齐之,且他国于此端每多有齐之以刑罚者。

  至于律文一节,按照西国法学主意,凡遇律中之问题,须先将于此问题相关之条件悉心研究,然后始能剖解而评判之。惜余于《修正刑律草案》一书未获捧读,故余于所论之问题不过仅识其皮毛,倘有误会之处,幸乞阅者诸公垂谅焉!

  若论犯奸一端,鄙意以陈阁学所论较为妥善。缘其惩处既定有一律之范围,凡遇此等案件,裁判官自可按其情节之轻重分别惩治,而又律文明简,是以可贵也。至于告诉之权,自当责成最关切之人亦属要事,俾一案之内不致为诸多意见所淆,而易于究办也。惟凡违犯此端者,须俟有告诉方论其罪一节,似未尽妥协,如师保人等诱奸、助奸营利等类当不在此例,想草案另有专条亦未可知。如谓直系尊属、本夫、夫之直系尊属事前纵容或事后得利而私和解等情,事关助奸营利,不必问其有无告诉,一经查出当罪其直系尊属或本夫或本夫之直系尊属。至于此项犯奸之男女应否不论其罪,则其直系尊属或本夫或夫之直系尊属既因此而论罪,似又未便尽行宽免也。保护妇女贞洁一节,所最要者系专为保护良家妇女,如节操已败坏者,自不能用刑罚以保护之。是以妓女之流,当不在此列,故在律中须详细声明此项条规,专指处女及贞妇人而言方为妥善。至于子孙违犯教令一端,按陈阁学所论亦大致不差。其中惟有一疑义,设若祖父母之教令与父母之教令迥然相反者,则是当顺从祖父母之教令,抑顺从父母之教令乎?鄙意以为,人但须顺其父母或一家内最亲近之亲长之教令,如一家之内有祖父母、父母同堂者,则凡祖父母之教令,父母有顺从而将其教令转致之责成亦足矣。盖重叠施教令之权,恐易生紊乱也。陈阁学以按照《大清律例》所谓正当之教令为限制,用意甚善,而按照《大清律例》再加以限制,凡故意违犯者始论其罪,似觉尤当。至于正当之谓,则须对裁判陈明情节以听其认准可也。凡教令之违悖法律以及道德者,自不得谓之正当,此可以作引证也,尤有要者,教令一节不但须合乎法律道德,尤须声明“凡人之对于他人有权者,亦须对于其人承认其公允之责成,万不得尽享利益”。窃谓此节中国亟须改良,须明定条律,谓凡祖父母、父母之对于子孙,不得专用其权以图利己,用权不过犹之奉国家之命以协助普通之利益而已。大抵父母中不必示以保护其子孙之责成固多,而不得不示以此项责成者亦不乏,因家庭之事以致自戕其生命者,不知凡几,诚可悲矣!国家将来之期望不在父母而在子孙,此久为各国所承认而中国亦无不承认者。盖其以教育为重,乃明证也。子孙既属可贵,国家岂可忘其保护之策而竟委之父母而不顾乎举国中之父母贤者、半不贤者亦半也。欧洲各国法律之保护子孙者,难以尽举其意,不外凡祖父母、父母之对于子孙有权之处,不过以行其责成之处耳。子孙之性命、身体、脑力在在须视一国之利益,此项利益一经受害则将不保矣,故此利益不得不极力设法保护,后世人每易视其子孙如物而用之,甚可虑也!凡父母之教令专为自己利益起见,而不顾及其子孙之前程者,不得谓之正当。是以律中须详细声明,凡所谓不正当者非但违悖法律道德之教令,即专为自己利益起见而与子孙身体、脑力有害者,亦在其列也。

  至于触忤父母一节,似于普通触忤一条声明加重办法较于附在此条为妥。盖顺从与触忤乃两不相关之事,即顺从者亦或有触忤之时也,告诉之权自应委诸发此教令之人。

  按陈阁学所驳祖父母、父母代为求请减少期限或宽免之权,鄙意以为未尽妥协。按刑法主意,虽一经呈诉便是国家之责成,私人不得而干预,然此处准直系尊属之亲告,则刑法之主意已失矣。故此项之情节有可通融者,莫如于处罚之轻重亦稍假以权衡,但不准其率请宽免可也。以普通而论,国家之设立刑法,凡事实与国家有关系而须禁止者,方处之以刑,私人不得而干预。惟是细微之事、论罪极轻者,亦可准私人于科刑之轻重有求请之权,此不过为利益之度量如家庭、名誉等事亦须保护也。凡告诉视利益之度量者,亦可准其科刑之轻重有求请之权也。

  鄙见亦极浅矣,所幸者得此机缘,将一极重要之事证之于吾私人之科学耳。

  按劳提学、陈阁学二公所论,余均大致协赞。其最中肯者,系中国万不可自弃其文明之礼教以迁就外人也。而余所赞仰不置者,仍“刑期于无刑”一语也。劳提学、蒋侍御二公惠我机缘,实深感谢,谨陈管见,所有固陋之处,统祈垂谅是幸。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