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学讲坛
集学人智慧 成伟大法典 ——梁慧星教授在“民法分则立法研讨会”上的发言
2016年07月27日 11:02 来源:中国法学网 作者: 字号

内容摘要:2016年7月16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法典编纂工作组主办的“民法分则立法研讨会”在京成功召开。我借用这个口号,并稍加改动,叫“集学人智慧,成伟大法典”,作为今天发言的标题。

关键词:民法;教授;法典;发言;立法研讨会

作者简介:

  2016年7月16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法典编纂工作组主办的“民法分则立法研讨会”在京成功召开。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梁慧星教授在会上作了主题发言,全文如下:

  首先谢谢同志们来参加这个会!谢谢组织者给我发言的机会!参加这个会我的心情是非常激动的。其实,组织者事先并没有通知我要发言,我就随便谈谈自己的想法吧。

  我要告诉大家,我1978年报考中国社科院文革后的第一届民法研究生,那时我34岁,1981年毕业我37岁,我今年73岁。这说明中国民法典的编纂过程是何等的漫长!这里特别要提一下,在2002年,中国政法大学举办民法典论坛,主持者王卫国教授提出了震撼人心的口号:“集国人智慧,成伟大法典。”中国政法大学的这个论坛,当时影响真的很大。今天,法学所邀请同志们来,就是要把学界的智慧集合起来、集中起来,完成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伟大法典,所以我们身上的任务和职责很重,使命感很强。

  我想讲一讲自己对这次民法典编纂的思考。简单地说,我们这次民法典编纂为什么叫“编纂”呢?是因为在现行法的基础之上。我们的现行法有两种情况,有一部分现行法是改革开放之初制定的,当时并没有想到要作为民法典的一编。例如1985年制定继承法的时候,只是要解决裁判继承案件无法可依的问题,并没有想到中国一定要制定民法典。婚姻法、收养法和担保法的制定也是如此,并不是按照民法典的一编来设计的。但制定合同法就非常明确,合同法是将来民法典的一编。后来的物权法、侵权责任法也都是按照民法典的物权法编、侵权法编来设计的。现在要编纂民法典,怎么对待现行民事单行法,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们不是在一个白地上设计建构民法典,而是在现行民事单行法立法体系的基础之上来编纂民法典。

  这些现行法已经施行多年,其中继承法施行三十多年,合同法也施行十七八年,其上累积了最高法院的各项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公报案例和裁判实践经验。我们的任务是,把现行法与实践经验结合起来一并研究,然后决定哪些该改,哪些该删,哪些该增。前面孙宪忠研究员、陈甦书记也都讲到这一点:我们不是在一个白地上设计建构民法典。我的意见是,如果某项现行制度经实践证明有明显的缺陷,确有必要予以完善、修改,就一定要修改;如果某项制度经实践证明的确是错误的,那就一定要删除;鉴于社会的发展,因为缺少某项制度导致法律漏洞,致人民法院难于裁判或者导致混淆,那就一定要增加该项制度。概而言之,以现行法为基础,结合实践经验,考虑“非改不可、非删不可、非增不可”!不能脱离现行法和实践经验,仅根据民法理论和比较法研究进行设计、建构,一定要根据现行法和实践经验。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了如此多的司法解释,多数司法解释是对现行法律条文的解释,但其中也有脱离现行法,针对社会生活的需要,创设新规则、新制度的情形。我们要对实践经验进行整理,这是学者的职责。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指导性案例,各地方法院也发布一些案例,我们也要进行整理。司法解释、指导性案例形成了哪些新的规则,这些新规则发展了我们的现行法、填补了立法漏洞,经实践证明是正确的,就要提升为法律条文纳入民法典。理论上有所谓“法官造法”,三十多年的实践表明,我们的最高法院和地方法院的法官的确创造了许多法律规则。学界的职责是进行整理、总结和研究,利用编纂民法典的机会,将实践证明成功的正确的“法官造法”,纳入我们的民法典。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