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治回音
行政法治社会化的进路
2015年11月17日 17:12 来源:《法学》2015年第7期 作者:关保英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行政法体系,社会包容,能量交换

作者简介:

  摘要:  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既是一个理论问题,又是一个实践问题,是指行政法在其发展和变化过程中与社会系统、社会机制、社会过程和社会关系发生能量交换的客观状态。就目前来讲,行政法的社会维度应当包括行政法体系的社会包容、行政法规范总量的社会拓展、行政法性质的社会化演变和行政法过程的高度社会感应等几大范畴。行政法的社会维度要求必须将行政法中的诸种能量输入到社会系统中去,即行政法由行政性转化为法律性,由管制性转化为治理性,由碎片化转化为一体化。

  关键词:  行政法体系,社会包容,能量交换

  我国学界近年来非常关注行政法与社会体系及社会过程的关系,在学者们的普遍关注中有这样一些倾向:第一种倾向认为行政法随着社会的发展越来越社会化,而这种社会化是与行政法的公共管理勾连在一起的。“公共管理行为是在行使公权力过程中作出的行为,包括法人实现公共职能的行为,无论其中是否涉及使用强制方法,也无论在实施行为中应遵守的是什么技术或其他性质的规则。”[1]此论认为行政法在其发展过程中其社会属性越来越明显,即在行政法发展的过程中,行政法的诸多内容已经深深地渗入到了社会机制之中。第二种倾向认为在行政法规范的体系中有关社会性的行政法规范越来越多,甚至在行政法体系中形成了社会行政法这样的部门行政法。[2]第三种倾向认为整个行政法都被贴上了社会化的标签,该论既是对第一种理论的接受,也将第二种理论作了拓展。[3]

  上述关于行政法与社会体系和社会过程的诸种论点均刻画了这样一个命题:那就是当代行政法在其发展过程中与社会系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至于我们如何认识这种关系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在笔者看来,行政法与社会机制的关系是一个深层次的理论和实践问题,对该问题的认识只有站在法理学或者法哲学的高度才能给出一个合乎逻辑的结论。本文将从行政法社会维度的角度对行政法近年来的发展做一个初步认识,笔者所探讨的问题既与行政法的社会化有关,也与行政法体系中社会行政法的构成有关,同时也与行政法规范所具有的强烈的社会属性有关。但笔者不是要对这些问题分别作出探讨,而是要从一个相对较高的层面上回答现代社会体系、社会过程以及社会关系对行政法的影响,且对行政法在发展过程中如何与上述社会因素发生能量交换作出初步考察。

  一、行政法社会维度应具有的内涵

  所谓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是指行政法在其发展和变化过程中与社会系统、社会机制、社会过程和社会关系发生能量交换的客观状态。对于行政法社会化的认知,有学者指出:“公法价值包括公开、公正、参与、无偏私、问责、诚实和理性——虽然它们主要来自行政法,但在很大程度上与宪法有着公共的根源。”[4]这是关于行政法社会维度含义的简单揭示,对于这个定义的理解必须把握下列三个关键点:(1)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是分析行政法的一个视角。进入20世纪中期以后随着政府管理模式的变化,诸国行政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既使行政机关在有些方面有所不适,“如果说,政府的权力曾经一度受到限制的话——政府除了保障法律和秩序、保护私人自由和财产、监督合同、保护本国不受外国侵略以外,没有别的权力——那个时刻早已过去……看来,政府的职责似乎是无限的,而我们每年都给政府添加任务”,[5]又使行政法学界对行政法现象的认知有所迷茫。[6]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对行政法的认知提出了诸多的认识路径,例如行政法的服务属性、行政的社会参与、行政法给付属性的强化等。[7]这些认识都是对行政法日益发展及其所带来的变化的一个定性,这些定性都应当说是观察行政法的一个视角。当然,这些视角作为一种认知存在着一定的客观基础,“行政法是特别用于调整作为管理者的国家和作为被管理者的臣民之间的关系的法律部门。”[8]笔者所提出的行政法的社会维度也是考察行政法的—个视角,如果说上列视角是将行政法作为一个相对封闭的事物来看待的话,那么行政法社会维度的视角则是在更大的视野内,在行政法与社会机制的大视野下对行政法的一个考察。(2)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是对行政法内涵的认识。仅就字面意思来看,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有一个关键词就是“社会”或者“社会系统”,这似乎让人们将行政法的社会维度问题看作是行政法的一个外在性问题,看作是行政法与外围事物的关系问题。恰恰相反,笔者所讲的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是对行政法内涵的确定;当我们讨论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时,我们要对行政法这个事物的质作出新的认识。从这个角度讲,笔者所提到的行政法社会维度的概念与行政法的服务属性、社会参与、给付行政等新的行政法概念有着一定的关联性。(3)行政法的社会维度是对行政法边缘的淡化。行政法是法律体系中的一个构成,正因为如此,人们常常更愿意用法律体系的认识路径去认识行政法。以此为径路,人们常常将行政法与法律体系中的其他部门法的界限予以划分,将行政法与其他相应社会准则的界限予以划分。总而言之,人们总是试图为行政法勾画出某种框架或者边缘,而行政法社会维度的观察视角则是要相对淡化行政法的边缘或者边界。这样的淡化既是对当代行政法发展状况的一个反映,也提醒我们行政法在其发展过程中开放程度越来越高,封闭性则越来越小。“行政法之发展有绝对性影响者,乃宪法明确现实采行之民主国家原则,以及基于基本国策章中所彰显之社会福利国家原则。”[9]由上列三个方面出发,笔者认为行政法社会维度的概念至少包括下列科学内涵。

  1.行政法社会维度反映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关系。当我们提出行政法社会维度的概念或者命题时,我们是在相对中性的情况下来认识问题的,即我们没有刻意强调社会对行政法的作用,或者行政法对社会的作用。不论这个概念如何中性,它都必然反映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关系。从宏观上讲,行政法与社会过程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一方面行政法本身就是一个社会现象,[10]另一方面行政法尽管是以国家行政权为作用对象的,但行政法的存在必然是有社会基础的。毫不客气地讲,一个国家社会过程的变化也必然要促成该国行政法内涵的变化。在美国行政法中就有三种不同的发展模式,即“传送带模式”、“参与模式”和“尊严模式”等。[11]这三种模式中的每一种都是在考量了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关系之后所得出的结论。当然,上列三种模式只是美国学者对美国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关系所作的一个总结,至于这种总结是否具有普遍性,至于这种总结是否科学或者合理则是另一范畴的问题。

  在我国行政法学研究中,学者们大多侧重对行政法与政府关系的研究,我们的“管理论”、“服务论”等代表性理论所强调的都是行政法与政府行政系统或者政府大系统的关系。前苏联学者瓦西林科夫就认为:“苏维埃行政法调整整个国家管理,首先包括国民经济的管理。但经济法构想的拥护者们否认这一事实。他们断言,国民经济领域的管理和社会主义企业、联合组织进行经济活动时所发生的关系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它们一道构成由经济法所调整的统一的‘经济关系’。实际上,国民经济领域的国家管理是统一的苏维埃国家管理的一个组成部分,因此,它是由行政法所调整的。”[12]而行政法的社会维度则将行政法的考察视角作了相应的拓展,其中最大的拓展就是注意到了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关系,这种关系应当是一种双向的关系形式。所谓双向的关系形式就是行政法在它的功能发挥中不能离开社会过程,而社会过程的发展也必然潜移默化地影响行政法及行政法治的格局。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究竟是什么关系则是另一范畴的问题,我们可以说行政法制约社会过程的发展,我们还可以说社会过程制约行政法的发展,我们还可以强调行政法与社会过程是一种相互促进和相互制约的关系形式等。对于行政法与社会过程的具体关系形式究竟如何的问题,我们可以开辟一个新的研究范畴,即行政法社会维度的概念只是强调当我们认识行政法现象时必须将它与社会过程有机联系在一起。

  2.行政法社会维度反映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的地位。仅从行政法学研究的角度来看,人们关于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地位的探讨似乎是一个空白。[13]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情形是因为行政法是法律体系中的一个构成,它只是一国法律体系中的一个部门法。因此,人们更愿意从法律体系的视角去看待行政法的地位,如有人认为行政法是公法的一个组成部分,将其与私法予以区分,[14]这样的区分实质上是要回答行政法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有人则将行政法视为小宪法,认为其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仅仅低于宪法。“宪法是行政法的基础,而行政法则是宪法的实施。行政法是宪法的一部分,并且是宪法的动态部分。没有行政法,宪法每每是一些空词、僵死的纲领和一般原则,而至少不能全部地见诸实践。”[15]学界关于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的地位的认识仍为空白究竟是由什么原因导致的,我们不得而知。也许行政法在整个社会系统中的地位必须通过法律体系在社会系统中的定位才能够得到确定,因为行政法无论如何也不能够从法律体系中剥离出去。然而,近些年来在各国出现的有关行政法社会化的讨论,有关行政法治体系与相关的社会系统直接交换能量关系的讨论都使我们若明若暗地看到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的地位完全可以离开法治大系统或者离开一国法律体系来进行考察。例如,行政法体系中的社会行政法就是一个非常特殊的规范构成,这些规范的内容既可以被视为是法律规范的构成,又可以被视为是相关的社会准则的构成。诸多法治发达国家都将其国家形态称之为“福利国家”,[16]而福利国家的国家属性正是从复杂的社会机制中产生的,即在福利国家的概念之下政府权力不仅仅是一国政治机制的产物,它更是一国社会机制的产物,而且可以说决定福利国家诸种特性的正是社会系统。而在此基础上产生的行政法规范,诸多已经更接近于社会准则而不是法律准则。[17]因此,行政法的社会维度要对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的地位有所涉及,甚至可以说它必须能够从法哲学的高度回答行政法在社会系统中所扮演的角色。

  3.行政法社会维度反映行政法对社会关系的作用属性。传统行政法学理论关于行政法关系的描述是非常接近行政法与社会之关系的。人们一般将行政法关系用社会关系的属性来框定,认为行政法关系就是由行政法所调整的发生在行政主体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的一种社会关系,“行政法调整的对象,是国家行政机关在行政活动过程中所发生的各种社会关系。这种社会关系称为行政上的法律关系,也称行政法律关系,或行政法关系。”[18]在这个定义中,有若干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是“行政法规范”,就是说行政法关系的形成必须通过行政法规范来规定,若没有行政法规范的规定,行政法关系就不能形成。第二个关键词是“行政主体和行政相对人的关系”,即行政法关系中的两个基本主体就是行政主体和行政相对人。第三个关键词则是“社会关系”,这个关键词是十分重要的,因为学者们在很早以前就已经认识到行政法与社会关系是有关联的,只不过在行政法学传统中,人们仅仅从行政法关系的角度来认识行政法与社会关系的关系。这样的认识虽然是科学的,但它却是非常片面的,因为从行政法社会维度的角度观察,行政法所起的作用并不是在法律之内,而是在法律之外;行政法发生作用的客体是社会系统,而不仅仅是行政系统。

  社会关系是一个非常庞大的概念,依照马克思的理论,所有人与人之间的结合都可以被称为社会关系。但是在现代法治社会中,法律对社会系统的控制是通过设定社会关系的形式进行的,在这其中行政法所起的作用、所覆盖的社会关系的范畴是最为广泛的。那么,行政法对社会关系究竟怎样发生作用呢?我们能够做出各种各样的设想,例如可以用行政法形成一种新的社会关系,[19]可以用行政法废止一个旧的社会关系,[20]还可以用行政法强化已经形成的社会关系等。在这里还有一些问题也不应当被规避,那就是社会关系能不能够带来行政法规范乃至于行政法格局的变化,社会关系能不能够改变一国行政法治的走向等。在有关行政法社会维度的探讨中,这些问题都是最基本的内容。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