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理学
齐 云:论罗马民事诉讼法上的证讼
2017年12月20日 15:44 来源:《比较法研究》(京)2015年第20152期 作者:齐 云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证讼”是罗马民事诉讼法上的重要制度之一,其核心含义是“证实讼争”。在通常诉讼时期,证讼是指诉讼双方在裁判官面前对讼争事项的确定,意味着法律审的终结和事实审的开始,陪审员必须依据证讼中确定的争点进行判决、使针对同一案件的诉权消灭以及使新债代替旧债,这些效力构成后世“一事不再理”原则和“既判力”理论的最初雏形。进入非常诉讼时期后,诉讼二阶段的区分不再存在,证讼的术语虽仍得保留,但仅意味着在法官面前的原告陈述和被告答辩,其重要作用已成为明日黄花,其效力部分前移到起诉阶段,部分由判决替代。现代民事诉讼法中,区分法律审理和事实审理的做法以及诉讼标的、既判力和诉讼系属理论等方面,无一不受到证讼制度的影响。

  As an important institution of roman civil procedural law,"litis contestation" means "attestation of the dispute".In the period of ordo iudiciorum privatorum,it means that the parties determine the controversial issues before the magistrate,which signifies the end of process in iure and the beginning of the process apud iudicem,and it has three main effects:making the judge give the sentence based on the issues identified in litis contestatio,making the right to sue on the same case perished and making the new obligation replace the old one,from which the principle of bis de eadem re ne sit actio and the theory of res iudicata in modern society arise gradually.Entering in the period of cognitio extra ordinem,the dichotomy of procedure doesn’t exists,although the term of litis contestatio is still in use,but it only indicates that before the magistrate the plaintiff states and the defendant responds,i.e.It loses its importance,whose effects partly move forward in the stage of bringing an action and are substituted partly by the judgment.In modem civil procedurallaw theory,the bipartition between the trial on law and that on fact,the subject matter of lawsuit,res iudicata and lis pendens,have been impacted,without exception,by the system of litis contestatio.

  关 键 词:

  罗马民事诉讼法/证讼/一事不再理/既判力  roman civil procedural law; litis contestatio; bis de eadem re ne sit action; res iudicata

  在罗马民事诉讼法上,“证讼”(litis contestatio)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制度,从它所具有的保存效力、消灭效力和建构效力,发展出了现代诉讼法上重要的“一事不再理”(Bis de eadem re ne sit actio)原则以及既判力(res iudicata)理论。在西方的法律文献中,关于“证讼”的专题研究不胜枚举,文献山积,十分深入;①而在中文法律文献中,虽然有海量的文章讨论现代诉讼法中的“一事不再理”原则和“既判力”理论,②并且我国大多数诉讼法学者在谈到二者的理论起源以及相互关系时,几乎都会追溯到罗马法,并援引周枏先生经典著作《罗马法原论》中的一段文本来说明它们与证讼制度的渊源以及上述二者的关系,③但由于周枏先生本身的阐述有些模糊,而上述学者又对罗马民事诉讼法上的证讼制度不了解,导致他们对上述文本的理解、阐述和从其出发作出的推论多有疏漏和臆想之处,而在笔者的阅读范围内,暂时还没有见到一篇专门研究“证讼”的中文文章,对它的介绍零星地散落在我国各种罗马法教科书中,其研究的广度、深度和准度显然都是有所欠缺的,因此撰写一篇详细研究证制度的专题文章显然是必要的,这样不仅可以观古,还可以鉴今。

  一、“litis contestatio”的含义、中文翻译和性质

  “litis contestatio”这个拉丁短语,在《辞疏》④著名的“Contestari”词条中得到了解释。“Contestari litem dicuntur duo aut plures adversarii,quod ordinato iudicio utraque pars dicere solet:testes estote.”其直译为:“当两个或更多的诉讼当事人被说成‘证实争讼’(Contestari litem),这是因为当陪审员被安排好后,每一方习惯说‘作证’(Testes estote)。”⑤对此,意大利学者巴斯瓜雷(Pasquale Voci)也认为,“Litis就是“诉讼上的争论”,而“contestatio”意为“在证人面前的表示”,那么“litis contestatio”的意思即为:当事人双方在证人的面前确定讼争内容。⑥因此,从其词源的解释来看,它提到了两个关键要素:确定争议事项以及对此由证人作证。

  对于“litis contestatio”的中文翻译,国内的罗马法学者意见不一,主要有如下译法:争诉程序、争讼、聚诉期、争讼期、讼争时期、争点决定以及证讼。⑦可见,在上述中文翻译中,具备上述两个要素的最接近和最准确的中文翻译应为周枏先生的译法——“证讼”,他也阐述了采此译法的原因:litis为“争讼”,contestatio为“证明”,合在一起即为请人证明诉讼的经过。⑧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从词源上可作上述释义,但对于所谓的“litis contestation”是否真的需要证人的问题,或者说随着罗马诉讼法的发展,不同时期的“litis contestatio”是否都需要证人作证的问题,学者对此是有质疑的。意大利学者弗郎科(Franco Bonifacio)认为,基于现在掌握的充分和确实的信息,证人的参与可能仅仅在法律诉讼时期是需要的,⑨在程式诉讼时期,这要么不是实质性要素,要么已经不需要了⑩而在非常诉讼时期,“litis contestatio”这一术语虽然还保留下来,但其意指“法官听取双方的诉因以便案件的争点得到确定的活动”,(11)更不要求一定有证人在场。

  根据此种观点,“证讼”这种中文译法有缺陷:若“证”意味着“由证人作证”,那么这种译法可能仅仅在法律诉讼时期是准确的,而在程式诉讼时期和非常诉讼时期可能是不准确的,相反,此时“争点决定”(即确定争议事项)这类的译法会更准确一些,但此种译法比较累赘,不够简练;但若我们将“证讼”中的“证”理解为“证实”,而不管证实的主体是当事人自己还是证人,这样“证讼”即意味着“证实讼争”,这种中译法既简洁又符合其含义,而且可涵盖不同的情形,可值采纳。下文我都在此种意义上使用“证讼”这一术语。

  针对“证讼”含义的上述理解,我们来分析一下“证讼”的性质,对此虽然学者之间有争议,但通说采合同说。美国学者阿道夫(Adolf Berger)认为,因为在证讼中当事人双方同意将他们的争议交给作为私人的陪审员去审理,因此证讼性质上是一种“合同”。(12)此时证讼具备合同的两个要素:当事人双方的同意;当事人和陪审员对权利和义务的认可。应该说,“证讼”在性质上为合同这种通说得到了大多数学者的支持,并且他们进一步认为这是罗马早期诉讼的私人仲裁性质的体现之一。(13)意大利学者维琴佐(Vincenzo Arangio Ruiz)在承认证讼是一种私人合同的基础上进一步认为,裁判官不仅仅是单纯地接受合同,而且参与了当事人双方的合同,他授权证讼的此种辅助行为,对于诉讼双方,意味着“给予审判”(iudicium dare),对于陪审员,意味着“授权审判”(iudicare iubere)。(14)

  鉴于罗马的民事诉讼法是不断发展的,“证讼”这一制度也不可能一成不变,因此我们必须结合罗马民事诉讼法的不同阶段来分析它。我们知道,罗马民事诉讼法大体可分为三个阶段,即法律诉讼时期(legis actiones)、程式诉讼时期(formulae)和非常诉讼时期(cognitio extra ordinem),另外,前二者合在一起又被称为“通常诉讼时期”(ordo iudiciorum privatorum,直译为“私人审判制度”),(15)与作为后者的“非常诉讼时期”相对。在通常诉讼时期,不管是在法律诉讼时期,还是在程式诉讼时期,诉讼都分为法律审和事实审两个阶段,前者由裁判官负责,后者由陪审员负责,但在非常诉讼时期,不再区分这两个阶段,整个诉讼都由有司法权的法官来主持。与之对应,在通常诉讼时期与非常诉讼时期,证讼这一制度的功能与效力都有不同的表现,下文也分这两个时期,在一般性讨论罗马民事诉讼法的基础上分别讨论证讼这一制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11.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