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理学
刍议立法语言的“准确性”元规则及其实现
2017年01月06日 14:13 来源:《河北法学》 作者:朱涛 柴冬梅 字号

内容摘要:内容提要:立法语言是使用于法律、法规和规章文本中,传递立法意图和体现立法政策的信息载体。因此,确定立法语言的规范,除了研究语言的构成和结构规则,更为重要的是紧密结合立法意图、立法语言的环境、使用语言的主体,研究语言在法律文本中落实的种种情况,特别是与通用语言不一样的地方。二、对立法语言“规范性”认识的梳理作为一个有着成文法传统的国家,我国古代的立法者们早就注意到语言在进入法律语境时会发生某种变体,形成约定俗成的特殊规则,进而会对律法的制定在语言形式上产生约束。笔者赞成最广义的法律语言范畴,即“法律语言包括立法语言、执法与司法语言、法律理论语言,是法律行业主要构成者所使用语言的全部”(刘红婴:《法律语言学》,北京大学出版社2007年版,第22页)。

关键词:立法语言;法律语言;用语;使用;立法技术;文本;选择;规范化;表达;法律出版社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立法语言是使用于法律、法规和规章文本中,传递立法意图和体现立法政策的信息载体。从规范化的视角观察,为实现立法权力、提高立法质量,对于法律形式用语的格调选择、次序的排列、字句的推敲等,皆应将“准确”与否作为判断的核心标准。在具体操作层面,一是准确选择法律用语,要求择定立法的方向和风格,把握立法语言专业性与通俗化的均衡;二是准确使用法律用语,要求立法语言的表达保持中性,注重前后一致、逻辑周延和繁简适当。

  关 键 词:立法语言/立法政策/规范/准确/规范化

  标题注释:2013年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基于建筑物区分所有的业主自治组织研究》(13CFX068)。

  作者简介:朱涛(1976- ),女,四川大邑人,重庆邮电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在站博士后,研究方向:民法学,科技法学。重庆 400065;柴冬梅(1976- ),女,陕西华阴人,重庆市人民检察院第五分院刑事执行检察处副处长。重庆 401147

  

  法从性质上讲,是一种公共的,即以公共权力为后盾的行为规范。通过对人们的行为进行规范和调整,法要达到的社会目的有两种:一是管理社会公共事务,二是控制社会或阶级统治[1]。作为法律形成的尾梢,立法语言承载着将立法者的抽象法律动机转化为具体的条文,将人们共同的法律意识定型为有确定形式的法律文本,藉以实现法的目的之重任,其自身应当是一个精准而专业的语义系统。对法律文本“形式用语的格调之选择,次序之排列,字句之推敲”[2]不仅决定立法质量的高低,更影响立法目的的达成。然而,我国法学理论和实务界一直存在注重实体内容,轻视立法表达的思维倾向[3]。既有研究往往集中于对法律理论本体进行反思、批判和重构,没有对立法的表达进行分析与研究,以探索我国法律制定的科学化问题;语言学界虽然针对立法语言进行了不少研究,但囿于法律知识的欠缺,多限于逐词逐句的查错补漏,未能形成整体有指导和操作意义的语言规范。因此,本文尝试立足于法学和语言学的交叉点,在梳理既有学说和制度的基础上,从规范性的视角提出并证成“准确”乃是立法语言的“原规则”,并细述其具体要求。

  一、论题的限定

  首先,立法语言是法律语言的主要部分,不等同于法律语言。法律语言(legal language)这一名词源于西方,原指表述法律科学概念以及用于诉讼和非诉讼法律事务时所选用的语种或选用某一语种的部分用语,后来亦指某些具有特定法律意义的词语,并扩展到语言的其他层面,如“法律文句”、“法庭诉讼语言”等[4]。随着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法制工作的逐渐恢复,一些语言学者率先开始关注与法律相关的语言使用问题①,并于80年代初首次提出“法律语言”②一词。通常认为,“法律语言是法律工作中使用的语言”③,包括立法语言、司法语言、执法语言和法律理论语言④。立法语言是法律语言的核心,指使用于法律、法规和规章中的语言[5]。我国法学界一直存在着将法律语言等同于立法语言的做法,很多名为法律语言的论述,实际上谈论的是立法语言⑤。笔者认为,从立法技术的科学性和论题的逻辑性出发,应当正视立法语言与法律语言的种属关系,本文探讨的对象明确为立法语言。

  其次,立法语言首先是语言,其构成要素(语音和词汇)和各要素的排列方式(语法)均来自通用语言;同时,立法语言又是通用语言适应立法活动领域的交际需要形成的具有强制拘束力的语文表达体式,属于语言的语体⑥范畴,所以对立法语言的规范研究不能脱离语体学的已有成果和方法。“确定一种语体就是确定一个固定的逻辑视域,隐含着生活乃至政治的姿态”[6]。作为通用语言的社会功能变体,立法语言是法律规范的基本构成,目的在于传递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政治的秩序观和价值判断的信息,建立人们的行为规则和法院的裁判依据。因此,确定立法语言的规范,除了研究语言的构成和结构规则,更为重要的是紧密结合立法意图、立法语言的环境、使用语言的主体,研究语言在法律文本中落实的种种情况,特别是与通用语言不一样的地方;同时,预设法律适用时将会面临的语言理解和解释问题,提前加以处理。

  最后,“规范”通常是指“约定俗成或明文规定的标准”;以及“使……合乎规范”途径[7]。本文的探讨即从这两个层面出发,回答两个问题:一是立法语言有没有约定俗成或者明文规定的标准?二是如何才能使立法语言合乎相应的规范?这两个问题彼此关联,寻找和确定某种标准是衡量和规范化的前提,而规范化则是最终对于合理标准的落实,目的都在于为立法内容找到合理的表现形式,最大程度地减少立法语言的分歧和错误。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胡博婧)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