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知原味
张爽·向日葵·有温度的家事法官
2018年01月29日 00:00 来源:人民法院报 作者:刘吟秋 通讯员 杨 雪 文/图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张爽在接听当事人电话。

  在当事人的心里,她如一湾清泉,润泽着一个个受伤的心田,帮助很多面临破碎的家庭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在工作搭档的眼中,她是一剂良药,再棘手的家事案件,都能被她的专业、耐心和真诚一一化解;在徒弟的印象中,她就像一株向日葵,总是向着阳光的方向生长,让周围望向她的人都能感受到温暖向上的力量。

  2014年,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设立了专业化的家事审判庭,张爽由此成为一名专门的家事女法官。从此,“清官”断起了“家务事”。不同于以往冰冷果决的审判,家长里短成了她的心之所系。

  “我要做一个有温度的法官,用法理与真情治家庭的病,解社会的忧。”这是张爽对自己的要求。

  ■抉择:做一名有温度的家事女法官

  “您别着急,判决我正写着呢,过几天审理结果就出来了。”

  “您那个案件开庭时间已经安排了,应该就在下周,请听书记员通知,保持手机畅通就可以了。”

  “大妈您好!您那事我给您安排好心理咨询师了,咱们大约一周后就能跟他谈话了,您等我电话通知好了。”

  ……

  每天,西城法院家事法官张爽不是在开庭、调解或与同事切磋案件,就是在不停地接听当事人电话或写着案件判决,但她从来不去抱怨工作的烦琐和沉重,她认为这是当事人的生活,也是她的本分。

  2007年,张爽研究生毕业之际,一次外出乘出租车时,不慎将装有摄影器械的包落在车上。正在她无助焦虑中,出租车司机将包送回到她的手中。那一刻,她深切感受到北京是个有温度的城市,这也成为她毕业后选择留在北京的一个关键因素。从此,成为一名有温度的专业法官定格为她的职业追求。

  然而初入职场的张爽发现,理想与现实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基层法官与想象中威严、凛然的法官形象大相径庭,加之家事案件与其他民事案件不同,糅合了太多情感因素,有时碰到情绪激动的当事人,在庭审时大吵大嚷不听劝,经常需要敲动法槌维持法庭纪律,甚至偶尔被抱怨、被辱骂都在所难免。

  骨感的现实在工作之初的确给张爽带来了一些困惑,她努力试图在日复一日的调查、开庭中寻求着工作的意义和价值,直到这件“不想离婚的离婚案”出现。

  那是一对“80后”夫妻来离婚,按照以往的经验,当事人都希望法院尽快把自己的案件审理完毕,于是张爽把开庭时间定在了一周后。谁知,在开庭时作为原告的丈夫竟然不同意离婚了。他对张爽说,“自从有了孩子,家里就没有安宁日子,妻子总和我发火,你能教育教育她吗?”来法院闹离婚的也不都是真想离婚啊!这真是给张爽上了一课。

  原来,夫妻二人经常因为日常照顾子女发生争吵,而双方父母处于保护自己子女的考虑,也参与到家庭纷争中,导致矛盾升级。妻子知道丈夫起诉离婚后,除了整日以泪洗面,完全不知所措。张爽心里一阵懊恼,早知如此,真不该这么快就安排开庭。

  张爽决定采取双管齐下的调解方式:自己与这对当事人年龄相仿,容易沟通,可以运用业余时间自学的心理学知识,向这对夫妻传授一些夫妻、子女相处之道;再找一位有多年陪审经验的特邀调解员,以长者和过来人的身份给小两口上上课,提高他们做父母的责任心,教给他们与双方家长相处的技巧。

  初次调解时,张爽给小两口留了份“家庭作业”,要求双方在一周后的第二次调解时带上两人恋爱时期的照片,并且准备一个对方所做的让自己感动的故事,目的是引导他们回想婚姻生活中的甜蜜。做完几次作业,两人终于和好如初,丈夫撤回了起诉请求。

  这件案子当时对张爽触动很大,她意识到,虽然家事案件看起来不是那么“高大上”,也比其他民事案件更加琐碎、办理难度更大,但家事审判并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关乎家庭的稳定、社会的和谐,她在当事人迷茫痛苦的眼神里寻找到了强烈的职业获得感。

  ■探索:为当事人积尘的生活注入生机

  “我觉得她特别理解我,能给我提供帮助,帮我解决实际问题。”一起案件当事人小张对张爽的评价代表了很多当事人的心声。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谁都不愿意到法院打官司,更何况是家事纠纷,当事人不到万不得已、走投无路时,是不会轻易选择司法这最后的救济途径的。那么张爽是怎样打开当事人心扉,让当事人对她充分信任,把自己的案件交给她全权处理的呢?

  “其实哪有什么秘籍?家事案件当事人心里有很多情绪,需要向别人诉说,法官先当好一名倾听者,让当事人把自己的不满、痛苦甚至愤怒发泄出来,才能听劝。另外,要细心体察当事人真实的诉求,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竭尽所能地去帮助当事人实现合理合法的诉求。”张爽的声音沉稳清脆,自带一份东北姑娘的利索劲儿,与她白净清秀的面庞构成一份力与美的和谐。

  张爽审理过一起特殊的赡养案,一位母亲起诉自己的独生女,要求其支付赡养费。母亲本意也不是想要钱,而是女儿十多年来都将她拒之门外,她想见女儿、求助无门,不得已到法院起诉。

  这件案子如果继续开庭,依法裁判,对法官来说非常简单,也耗费不了太多时间,可是女儿能主动去探望父母吗?为了彻底解开母女间的心结,庭审后,张爽通过法院与妇联联合设立的妇女维权合议庭平台,找到了一位资深的心理咨询师,义务为这对母女进行疏导。

  当张爽推开心理评估室房门的那一刻,看到了让她至今难忘的场景,母女俩都泪流满面。母亲拉着张爽的手说,“法官,谢谢你,这个案子你们怎么判我都没意见,这次是我和女儿这几年唯一一次安静地坐下来好好谈话,即使她对我有不满,也总算肯和我沟通了,希望法官继续帮帮我们。”

  当事人的需要就是法官的动力,此后,张爽又按心理咨询师建议的方式单独与母女俩沟通了几次,最终,女儿表示,愿意探望母亲,缓和母女关系。母亲也表示,心结打开了,起诉也没必要了。

  自探索引入心理疏导机制以来,2016年至今,西城法院已经有大约40余人次接受过心理咨询师的义务帮助,通过引入心理评估、疏导等干预措施,案件不但顺利审结,当事人的心理阴影也消除了。

  家事无小事,事事牵人心。随着家事案件数量迅猛增长且案情日趋复杂,家事案件的审理难度也越来越大。张爽经常说:家事案件解决的不仅仅是审判问题,而是帮助当事人恢复审判背后的正常生活。家事审判解决的不仅是尘积的案件,也要为当事人积尘的生活注入新的活力。

  ■前行:为当事人提供最佳问题解决方案

  每个法官都是司法改革大潮中的一朵浪花,张爽希望通过司改能提升法官的职业尊荣感,离自己梦想中的法官更近一点。同时她更期待,能利用司改这一契机使包括法院在内的社会各部门形成一股合力,引导社会矛盾通过多种渠道解决,满足不同层面的需求。

  反家暴法实施以后,到法院来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的女性不少,张爽就收到过这样一起案件。一对结婚六年的夫妻,小两口感情一直不错,可自从女儿出生后,家庭的气氛开始改变了。原来,他们的女儿被诊断为智力残疾,夫妻二人开始不断因为家庭琐事发生争吵,丈夫也时常对妻子辱骂、推搡,甚至两次对妻子动手,妻子被打后跑回娘家,最终在父母的要求下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

  考虑到家暴问题的严重性和当事人需求的紧迫,张爽在当天下午就约见了妻子,听了她对两人感情经历的诉说,判断她与丈夫感情基础深厚,仍想维系家庭,但是对于丈夫的家暴行为无法忍受,又无力改变现状。

  张爽意识到,解决这个家庭的问题,必须分两步走,首先要避免妻子再次遭受家暴,然后再解决夫妻双方的相处问题。张爽第一时间通知了妇联和夫妻住所地的社区,同时调取派出所的报警记录和询问笔录,上面均记载了妻子曾因被打报警的情况。妇联和社区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会立即入户拜访,为妻子提供帮助。

  准备工作完成后,张爽把妻子和丈夫一同请到法院,当场向丈夫释明了反家暴法的规定,面对妻子瘀青的手腕和确凿的证据,丈夫一边失声痛哭,一边紧紧攥着妻子的手。原来,因为女儿身患残疾,丈夫内心充斥着恐惧和无助,也曾暗自埋怨妻子疏忽大意致使女儿失去了健康,更为女儿今后大额的经济花销而担忧,久而久之,面对现实的无奈,消极情绪得不到排解,逐步演变成对妻子实施家暴。

  张爽对丈夫说,每一个家庭都有不一样的难题,不要害怕,而是要勇敢面对,找到解决办法。经过这次教育,丈夫认识到自己的不足, 主动请求法官见证,写下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实施家暴,与妻子一起面对困难,妻子也当场撤回了申请,小两口又紧紧拥抱在一起。

  这起案件让张爽意识到,遇到家庭暴力案件,快速调取证据、及时通知社区以及妇联组织,对妥善处理案件尤为必要。于是,法院与妇联、公安和民政等部门联合建立“反家暴联席会”机制,遇有涉家暴案件,通过无障碍通道,迅速调取公安机关的第一手资料,与妇联和社区等基层组织协作,搭建起保护家暴受害者的最后一道屏障。

  在办结的案件中,最让张爽放心不下的就是涉家暴案件,即使在法院和好了,或者由法院出具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当事人会不会再犯、是否能按法律文书履行都不确定。特别是这对还要养育残疾女儿的夫妻,如果两人相处不好,对孩子又是一次伤害。可是,张爽心里也直打鼓,案件已经审理完毕,再找当事人联系,会不会让人家厌烦呢?如果不联系,妻子又遭受家暴怎么办?

  “就当普通朋友关心一下吧。”于是,在双方和好后的一个多月的周日,张爽拿起了电话,决定跟踪了解这对夫妻二人情感修复的情况。接电话的妻子听到张爽的声音,又吃惊,又感动,她没有想到,这个曾经帮助了她的法官还在惦记着自己的家庭和孩子,还利用周末加班的时间给自己打电话。张爽通过回访得知,夫妻二人互相扶持、恩爱有加,可在为孩子办理残疾证时遇到了些许“小麻烦”。于是,法院积极牵头联络这对夫妻所在的社区,依据相关规定帮助他们顺利办下了女儿的残疾证,解决了后顾之忧。

  这也是张爽所在的家事审判庭的第一个回访案例,由此,家事回访制度得以建立,这是落实家事审判改革要求的一项新举措,即在调解、审判后对案件当事人进行定期回访,联合妇联、社区街道、居委会等多方力量,共同开展回访、跟踪、帮扶工作,帮助当事人解决实际困难,增强了家事案件的社会辐射功能和影响力。

  2017年6月,张爽当选北京市第十二次党代会代表。在会议讨论阶段,她结合一些案例借机建议大家关注公众心理健康,逐步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心理干预机制。

  “家和万事兴”。为了更加公正高效地解决家事争议,张爽和同事们大踏步地行走在西城法院“诉前冷静+诉中修复+心理辅导+专业审判”家事纠纷改革探索的道路上,开启柔性司法家事案件审理新模式,而沿途风光旖旎,风景独好。

  ■坚守:像一株植物一样扎根于法院

  张爽至今对在北京第一次案件外调的情形记忆犹新。

  北京胡同多,胡同里的平房住户经常搭棚子建自建房,由此产生了很多相邻关系、排除妨害的案子。而办这类案子必须到实地勘察,但是有时站在地面看不清哪个是正房哪个是自建,必须要在房顶俯视才能分清,所以要上房。因为怕高,第一次上房的时候,张爽犹豫很久也没敢上,后来书记员先上去了,在上面喊她,“为了面子,一咬牙硬着头皮上去了。”张爽事后笑着说道。

  张爽说,那次上房,让她对北京有了更直观的感受,这里有灯光璀璨的高楼大厦,也有低矮破败的城中村;有腰缠万贯的全国甚至全球顶尖人才,也有身无分文的流浪汉。她认为,这就像多棱镜,它提供一个舞台,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位置,你有多努力,这个舞台就有多绚烂。

  如今,张爽从事民事审判工作已经有十年时间了,当初一起入职的同事有些已经离开法院,而她像一株生机勃勃的植物深深扎根在家事审判这片土壤中。

  在张爽的办公桌前,有一把长相奇怪的椅子——跪椅。由于经常伏案工作,张爽的腰椎和颈椎都不好,尤其到了年底,工作任务繁重,身体更是吃不消。偶然,她从外地一位法官朋友的微信朋友圈中发现了这种椅子的图片,如获至珍。之后,她把买来的跪椅用来修正自己的坐姿,更好地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家事庭的书记员邓弘亚曾经这样评价过张爽:她像一株向日葵花,永远朝着太阳的方向绽放,让所有望向她的人都能感到温暖向上的力量。

  “她是那样阳光、积极、热情,无论碰到什么难题,她总是说‘没关系’,然后会指出问题,告诉你应该怎么办。”自称张爽徒弟的书记员缪素绢印证了邓弘亚的说法。

  “我来院以后一直与她搭档,她不仅自己高效工作,精神饱满,也一直带动我们其他人的工作热忱,使大家共同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法官助理魏祥胜自2015年重庆大学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与张爽一起工作,他觉得她似乎有使不完的劲,教会了他很多。

  因为热爱,所以坚守。工作十年来,张爽先后荣获“北京市‘三八’红旗奖章”、北京市法院先进法官、北京市“五四”青年奖章等荣誉。当问到她的这些荣誉时,张爽笑着说:“我不是一个事事追求完美的人,但在工作上却总想精益求精,努力把自己手头的事情做好。”

  张爽办公室的窗台上摆满了素朴典雅的绿植和鲜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流淌着一份宁静致远的自在,一如它们的主人——阳光、清爽,似乎连灵魂都充满了香气。

作者简介

姓名:刘吟秋 通讯员 杨 雪 文/图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