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治视角
生前预嘱入法 如何实施是关键
2022年07月27日 18: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郝丽燕 字号
2022年07月27日 18:1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郝丽燕
关键词: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生前预嘱;效力;实施

内容摘要:未来,生前预嘱很可能在医患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通过生前预嘱,决定治疗的不再是近亲属或者医疗机构,而是由病人自己决定是否治疗,以及怎样治疗,从某种意义上这可以保障病人的尊严。《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开生前预嘱制度立法之先河,但只是规定生前预嘱应当有约束力,但并没有具体规定生前预嘱的生效力要件。生前预嘱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它还涉及伦理学、医学等问题,如何推动生前预嘱制度的立法,以及在实践中如何实施生前预嘱制度,需要多学科专业人士的详细论证。另外,比较法上的一些经验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

关键词: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生前预嘱;效力;实施

作者简介:

  2022年6月23日,深圳市七届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修订通过了《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其中第78条规定,收到患者或者其近亲属提供具备下列条件的患者生前预嘱的,医疗机构在患者不可治愈的伤病末期或者临终时实施医疗措施,应当尊重患者生前预嘱的意思表示:(一)有采取或者不采取插管、心肺复苏等创伤性抢救措施,使用或者不使用生命支持系统,进行或者不进行原发疾病的延续性治疗等的明确意思表示。借此,深圳市在“临终决定权”上做出了大胆突破,规定如果病人立了预嘱“不要做无谓抢救”,医院要尊重其意愿,让病人平静走完最后时光。由此,深圳市成为全国第一个将生前预嘱立法城市。生前预嘱的立法在全社会引起了轩然大波,赞同者认为,应当允许个人自己决定在病重时不再接受治疗,有尊严地死去。反对者认为,生命在什么情况下应当放弃,并没有必然性,有不少被医生判断为不应当救治的病人经过救治后活得非常健康。从比较法上看,欧洲多个国家在生前预嘱制度上经过详细论证后予以立法。比如2008年瑞士民法典在第370条中规定了生前预嘱,根据该条款,有判断能力的自然人可以在生前预嘱中指示,在患绝症丧失决定能力的情况下,是否接受或者拒绝治疗。2009年德国修改监护法,在《德国民法典》第1901a条中规定了生前预嘱及其法律效力。由此看来,生前预嘱立法化满足了社会文化、伦理道德和民众的权利义务观念发展变化的需求。

 

生前预嘱立法的正当性理由

 

  生前预嘱关系到生命保护和生命尊严之间的价值冲突。通常认为,生命作为法律保护的最高价值不具有处分性,换言之,作为权利主体的“人”没有处分自己生命的权利。而生前预嘱制度则允许个人决定是否放弃治疗,即允许个人处分自己的生命。鉴于价值上的冲突性,生前预嘱立法必须有充分的正当性理由。

  法律保护人的尊严,而人的尊严包括自然人在病重时可以独立决定是否接受治疗以及具体接受什么治疗措施。当一个人全部或者部分失去自由决定治疗的能力时,他也就失去了尊严。美国伦理学家Joseph Fletcher提出,对生命的掌控(意指决定生命的终止时间)属于人的尊严范畴,否则人就成为自然的傀儡,是没有尊严的。从道德伦理方面看,在自然人生病时尽力救治其生命符合一般性道德,但是在现代医学的发展过程中存在过度治疗的情况,此时限制治疗或者中断治疗符合病人利益。在自然人进入死亡过程的情况下,医疗手段延长的并不是生命,只是将死亡过程变慢。过度治疗会使正在死去的人沦落为证明现代医学进步的工具。因此,在医学高度发展的今天,病人的人格尊严也应当包括受到恰当的治疗。

  生前预嘱被认为是在生命结束阶段实现私人自治的手段。有判断能力的成年人在生前预嘱中以书面形式提前确定,在他患有绝症并失去决定能力时,是否接受医学治疗以及接受什么程度的医学治疗。通过设立生前预嘱,成年人就可以在自己失去判断能力的情况下影响治疗,或者控制治疗手段,实现自主决定权。

  自主决定权是康德提出的自由理念的具体表达。从行为自由的视角看,病人的自由包括决定身体的、精神的完整性的自主权。自主决定权的实现也是人格尊严的基本组成部分,它包括决定自由和行为自由。人的尊严首先是自然人在病重时可以独立决定是否接受治疗以及具体接受什么治疗措施。当一个人全部或者部分失去自由决定治疗的能力时,他也就失去了尊严。

  当医学治疗只是使死亡过程延长,而病人并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时,存在违反自主决定权的情况。对于不能治愈的重症病人而言,其人格权应当包括在特定条件下自己决定,什么时间以及怎样死去的权利。德国联邦行政法院在2012年的判决认为,从宪法的视角看,基本法中的个人自决权应当保护个人在极其特殊的情况下可以自己决定生命终止的权利。

  允许人通过生前预嘱自己决定在患重病时是否接受治理,可以避免人的工具化。当自然人进入死亡过程时,他不能自己作出决定,要依赖于其他人,很容易沦为他人实现自己利益的工具,比如近亲属为了实现自己的责任利益、情感利益,医生为了自己的事业利益,甚至医院为了经济利益等,通过医疗手段延长处于死亡进程中的自然人的生命。

 

 

有效力的生前预嘱要满足哪些条件?

 

  生前预嘱通常是患者对医生或者医疗团队作出的意思表示,患者也可以授权给第三人,在他本人处于没有能力亲自作出决定的情况下由代理人限制继续治疗或者终止继续治疗。绝症患者失去决定能力的,生前预嘱可以成为医患关系的核心,通过设立生前预嘱,病人可以自己决定是否在绝症的情况下实施过度治疗。从某种程度上看,这是自己责任的体现,或者设立人也可以在生前预嘱中将这种决定权委托给第三人。

  《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中只规定了生前预嘱应当得到尊重,但是并没过规定如何设立有效的生前预嘱。生前预嘱是有决定能力的成年人的书面的意思表示,是患者现实意思最好的证明,是他本人提前制定的规范的“书证”。它关系到生命权,因此要严格限制生前预嘱生效条件。与遗嘱的情况相同,设立生前预嘱和法律后果的发生之间的时间不确定。有效的生前预嘱要求患者首先具有判断能力,即有能力在权衡利弊之后作出决定。要求书面形式一方面是为了避免当事人仓促设立生前预嘱,另一方面是为了使设立人有时间思考清楚,是否以及如何设立生前预嘱。但是撤回生前预嘱则不需要书面形式,设立人可以随时通过明确意思表示或者推定的行为撤回生前预嘱。设立生前预嘱对设立人的能力也有要求。《德国民法典》第1901a条规定,设立人应当具有同意能力。同意能力与民事法律行为能力不同,它是指设立人有能力理解医疗措施的类型、意义、风险等,并能确定自己的意思。尽管未成年人也可能有同意能力,但德国民法典仍然将生前预嘱设立人限制为成年人,即有同意能力的成年人才可以设立生前预嘱。

  在国外的生前预嘱立法过程中有观点提出,生前预嘱生效的前提条件是获得专业咨询。一般认为,咨询任务应当主要由医生完成。在咨询过程中,医生有义务向患者全面阐明与生前预嘱相关的信息。因为生前预嘱设立人通常不是专业人士,通过专业咨询,预嘱设立人可以更理性地决定是否设立生前预嘱,针对什么情况设立生前预嘱。另外,生前预嘱涉及具体的医疗措施,通过专业咨询,设立人在表达时会更准确、更具体。但是德国民法典的立法者没有将专业化的咨询规定为生前预嘱生效力的前提条件。其后果是,设立人很可能要承担因表达不明确或者不具体导致生前预嘱没有约束力的风险。德国民法典之所以没有将专业咨询规定为生前预嘱生效力的前提条件,是因为立法者认为,进行专业咨询是为了设立人自己的利益,这不应当通过法律强制规定。但是,生前预嘱通常涉及放弃治疗,关乎设立人的生命,因此应当在形式上设置更高的门槛。否则生前预嘱是否是设立人的真实意思,可能会受到质疑。

  生前预嘱涉及的是将来的医疗措施,即设立人对将来可能发生的医学治疗手段提前授予同意或者不同意。内容可能包括对健康状态的检查、治疗措施或者其他的医疗干预。生前预嘱中提前确定的医疗措施必须是法律允许的,比如患者要求对自己在特定情况下采取积极安乐死,只有在荷兰等将积极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才允许。

 

多学科共同论证如何实施生前预嘱制度

 

  未来,生前预嘱很可能在医患关系中扮演重要角色。通过生前预嘱,决定治疗的不再是近亲属或者医疗机构,而是由病人自己决定是否治疗,以及怎样治疗,从某种意义上这可以保障病人的尊严。《深圳经济特区医疗条例》开生前预嘱制度立法之先河,但只是规定生前预嘱应当有约束力,但并没有具体规定生前预嘱的生效力要件。生前预嘱不仅仅是一个法律问题,它还涉及伦理学、医学等问题,如何推动生前预嘱制度的立法,以及在实践中如何实施生前预嘱制度,需要多学科专业人士的详细论证。另外,比较法上的一些经验也可以为我们提供一些参考。

 

  (作者单位:烟台大学法学院)

作者简介

姓名:郝丽燕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村村)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