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治视角
从于欢案谈被害人过错影响刑事责任的理论困境
2018年08月27日 15:52 来源:《苏州大学学报:法学版》 作者:袁继红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于欢一案判决引发争论,实乃我国被害人过错理论困境所致。当被害人过错成为刑事司法中常见问题时,被害人过错对刑事责任的影响也必然成为了一个不能回避的理论与实务问题。然而目前具有阻却违法实质意义的被害人过错却被限定为酌定情节,且在量刑中显得可有可无。内涵模糊的不法侵害亦与被害人过错相疏离,“入罪型”犯罪构成模式缺少违法性阻却判断,因而造成被害人过错无法发挥违法性阻却功能。在既有犯罪构成框架下,应当赋予犯罪客体对违法性判断的功能,进一步厘定不法侵害的内涵与外延,改变被害人过错理论在刑法体系中的定位,让被害人过错真正具备阻却违法性的实质价值,从而突破被害人过错仅仅作为酌定情节的现实困境。

  The controversy aroused by the judgment of Yu Huan's Case was caused by the victim's fault theory in our country.Once the victim's fault has become a common problem in criminal justice,its effect on criminal responsibility will inevitably become an unavoidable theoretical and practical issue.Although the victim's fault theory has the practical function of deterring the illegality,its application is only limited to discretionary circumstances and dispensable in the sentence.The illegal infringement due to its uncertain meaning is also alienated from the victim's fault.The mode of the constitution called "guilty type" lacks the judgment of illegality,which leads to the victim's fault theory being unable to exert illegality.Given the framework of existing crime,the criminal object should be attached with the function of judging the illegality,the connotation and denotation of the illegal infringement should be further clarified,the position of the victim's fault theory should be changed in the criminal law system,in order to make the victim's fault theory truly have the substantive value of deterring illegality,and resolve the practical dilemma of the victim's fault only being a discretionary factor.

  关 键 词:

  正当防卫/被害人过错/不法侵害/违法阻却  Justifiable Defense/the Victim's Fault/Illegal Infringement/Illegality Deterrence

  一、问题的提出

  “于欢案”引发了前所未有的全民大讨论,被害人过错是否影响刑事责任成为本案的焦点。显然,本案中被害人过错在一审中并没有作为酌定情节加以充分考量,更没有将被害人过错认定为不法侵害。“看上去很美”的正当防卫制度陷入“僵尸条款”的境地①,原因即在于,不是正当防卫的限度问题制约着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而是模糊不清的不法侵害制约了正当防卫制度的适用。于欢案让被害人过错与正当防卫之不法侵害建立了勾连关系,被害人过错成为影响本案刑事责任的关键性因素,被害人过错的定位从影响量刑走向对违法性的阻却。然而,在我国既有刑法体系中,被害人过错阻却违法性却存在诸多理论上的困境。因此,“为扭转我国正当防卫审判实践中长期存在的唯结果论倾向,有必要从侵害人的视角出发,对正当防卫的教义学研究重新加以审视。”②

  1984年美国的相关案例与2017年中国于欢案形成了强烈反差。父亲怒杀“凌辱儿子”的嫌犯被法院认定为误杀,判定缓刑五年与社区服务300小时。儿子怒刺“凌辱母亲”的讨债者被一审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美国父亲是在嫌犯被羁押途中枪杀了他,其行为不构成正当防卫,美国法院亦是在舆论之下充分考量人性做出降格处理;中国儿子于欢是在不法侵害正在持续进行的过程中愤然刺向了加害方,其行为构成正当防卫,山东一审法院却没有认定为正当防卫。

  在于欢案件的舆论风暴中,民众认为辱母情节在先,于欢作为儿子愤然反抗,符合人性,法院裁判没有考虑法理情,无期徒刑太重。学界直言,辱母情节已构成不法侵害,于欢愤然反击成立正当防卫,即便构成防卫过当,此案对于欢的量刑也明显过重。民众从人常伦理角度出发,认为儿子亲眼目睹母亲受辱,基于人性本能必然反抗,于欢行为情有可原。学界依据正当防卫的理论提出,法院对于欢的认定存在偏差。问题在于,在一般老百姓都看出被害人有过错,这么明显的情节为何法官却视而不见?辱母情节这一违反人伦纲常的“非常情节”却不被法官考虑?辱母情节所具有的不法侵害性质为何不被法官认定?被害人过错就是司法裁判中可有可无的情节吗?何谓被害人有明显过错?什么情况下被害人过错已经成为不法侵害?正是于欢案让我们不得不思考被害人过错与不法侵害之间的关系,不得不考量这个“看上去很美”的正当防卫制度为何在司法裁判中却极少适用?1997年修改刑法时通过的正当防卫制度,却在司法实务中悄无声息。根据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统计,从1997年到2017年的二十年间,全国各级法院处理的刑事案件中被认定为正当防卫的案件极少。难道是我们的国民都失去了正当防卫的意愿?还是我们的国民一旦防卫就奔着防卫过当去了?

  “邓玉娇案”无疑成为了我国网络舆论监督的标志性案件。2009年5月10日晚8时许,湖北三名镇政府工作人员涉嫌对邓玉娇进行骚扰挑衅,邓玉娇用水果刀刺向两人,造成一人死亡一人伤害的结果。次日,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对邓玉娇采取强制措施。面对故意杀人罪的指控,邓玉娇方面不得已求助于社会舆论的力量。事后证明,邓玉娇的选择是正确的,正是在网络舆论压力下当地法院才认定了被害人过错所具有的不法侵害性质,如果不是在网络舆论的推动下,邓玉娇所面对的骚扰挑衅就不会被认定为不法侵害,在地方保护主义的作祟下,三名工作人员的行为甚至可能连被害人过错都不予以认定。于欢案显然与邓玉娇案如出一辙,一开始都是无视被害人过错所具有的不法侵害性质,而后在舆论一片哗然之后,才认定辱母情节成立不法侵害。由此让我们不得不拷问在司法实践中,所谓被害人过错是如何认定的?当被害人过错成为刑事司法中常见问题时,被害人过错对刑事责任的影响也必然成为了一个不能回避的理论与实务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袁继红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