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法治视角
梁慧星:民法典编纂中的重大争论 ——兼评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两个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
2018年06月20日 09:11 来源:《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作者:梁慧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梁慧星,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中文摘要】按照“两步走”工作方法对现行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是党中央为民法典编纂确立的基本遵循。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出人意料地起草民法典人格权编草案,并在人大常委会换届时印发人格权编草案征求意见稿,置我国传统立法经验于不顾,且违背法律文件起草的常规。中国法学会将个别学者的意见当作法律界、法学界的普遍意见,要求民法典设立人格权编。将人格权概念与人身权、财产权概念相提并论,违反《民法总则》的规定,违背民法学常识。人格权迥异于其他民事权利,具有防御性、先在性、不可定义性、不可言说性,无法套用一般民事权利的基本构造与法律逻辑。以权利法思维制定的人格权编草案,既不能作为行为规范,也不能用作裁判规范。只有人格权侵权责任法才可能作为裁判规范发挥作用。立法者只要完善侵权责任规则、刑事责任规则,就足以保护人格权。我国民法典编纂不应重蹈《乌克兰民法典》之覆辙,应吸收发达国家立法的有益经验。

  【中文关键字】民法典编纂;人格权编草案;人格权;侵权责任;裁判规范

  【全文】

  一、民法典编纂的一波三折

  2014年10月,中共中央十八大四中全会决定编纂民法典,由此揭开了本次民法典编纂的序幕。根据当时学术界的意见,对于民法典的编纂形成了两个思路:“三步走”和“两步走”。“三步走”即第一步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制定人格权法,第三步编纂民法典;“两步走”即第一步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编纂民法典。“三步走”的思路是王利明教授所主张的,“两步走”的思路是孙宪忠教授所主张的。在2015年9月法工委组织的民法总则草案 (室内稿)专家讨论会上,围绕“两步走”还是“三步走”的问题发生过激烈争论。2015年10月我在四川大学法学院也专门针对这个问题作了一个观点鲜明的讲座,讲座内容后来整理成文发布在网络上。2016年中央决定了采取“两步走”的民法典编纂思路,这个决定于2月23日在协调小组的范围内传达,2月25日在北京市人大常委会组织的民法总则草案专家研讨会上传达,3月2日在中国法学会组织的各部门法学会会长、副会长参加的会议上传达。在2016年3月4日“两会”召开的记者招待会上,全国人大大会发言人傅莹在答记者问时,通过媒体正式向国内外宣布了民法典编纂工作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制定民法总则,第二步是全面整合现行民事法律。直到2017年的10月之前,法工委都是按照“两步走”的编纂思路,坚持民法典在民法总则编之下设物权、合同、侵权责任、婚姻家庭和继承五个分则编。按照“两步走”的民法典编纂思路,整个编纂工作推进得很顺利:第一步已经完成,第二步正在进行当中。

  出人意料的是,从2017年11月开始,形势发生了变化,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起草了一个《民法人格权编 (草案)》 (室内稿)。同年11月18日,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主办的第六届“两岸民商法前沿论坛”上,透露出法工委已经起草了人格权编草案的消息。这个变化非常令人吃惊———民法典编纂工作的立法进程怎么突然就转为了“三步走”?

  让我们回顾一下党中央对于民法典编纂是“两步走”还是“三步走”这个问题的决定。2016年6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听取并原则同意全国人大常委会党组关于民法典编纂工作和民法总则草案几个主要问题的汇报,并作出重要指示,为编纂民法典和制定民法总则提供了重要指导和基本遵循。[1]

  2017年3月8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李建国副委员长在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所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草案)〉的说明》报告说:“编纂民法典是对现行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系统整合,编纂一部适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符合中国国情和实际,体例科学、结构严谨、规范合理、内容协调的法典。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而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也不是简单的法律汇编,而是对已经不适应现实情况的规定进行修改完善,对经济社会生活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新规定。”需要特别注意“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而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这句话,是要防止在编纂民法典分则的过程中,将已经被明确否定了的人格权立法,再以分则编 (人格权编)的名义纳入民法典。

  《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草案)〉的说明》还提到:“民法典将由总则编和各分编组成,目前考虑分为物权编、合同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等。”请注意,这句话的最后有一个“等”字。“等”字有两种含义:第一种是“等”之后就没有其他内容,表示前面的列举已经完全;第二种是“等”之后还有其他内容,表示除了前面列举的内容以外,还有其他省略掉的内容。那么此处的“等”字该作何种理解呢?党中央既然已经作出了“两步走”的决定,并明确宣示“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而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就已经不存在制定人格权编的任何可能性了。此处的“等”字即便理解为除前面列举的五个分则编外还可能有其他分则编,例如第六个分则编,这第六个分则编也绝对不可能是人格权编,而只可能是对现行的民事法律,例如《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知识产权三法 (《着作权法》《专利法》《商标法》)进行整理编纂而成的“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编”、“知识产权编”。有学者建议将2010年制定的《涉外民事法律关系适用法》编入民法典,因为《民法通则》中就包含了这一部分内容 (第八章“涉外民事关系的法律适用”),也有学者建议将知识产权三法整理之后作为民法典的“知识产权编”。因为这些建议都还没有经过充分的讨论,通过这个“等”字,为以后考虑是否将这些现行民事法律编入民法典留下空间。但是,绝对没有给人格权编留下丝毫可能性。

  2017年11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起草《民法人格权编 (草案)》 (室内稿),并向部分单位和学者征求意见,引发社会各界的猜疑:是不是党中央的“基本遵循”已经改变,由不设人格权编改为设立人格权编了?法工委是在贯彻执行党中央新的指示吗?然而,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即2018年3月12日,法工委副主任王超英同志在答记者问时说:“编纂民法典是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重大立法任务,刚才记者朋友也提到了,经过党中央批准,全国人大常委会提出分两步走的立法思路,民法总则已经在去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现在民法典各分编的编纂工作正在有序的开展。民法典分编的编纂并不是制定一部全新的法律,只是把现行的民事法律的规范进行一个科学的整理,当然这也不是一个简单的法律汇编,它要不断的适应现在的情况对现行的法律进行修改和完善,也要回应一些社会关切的问题。民法典各分编现在初步的考虑有物权编、合同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等。”[2]我们注意到,王超英副主任回答的是中央电视台记者的提问,记者之所以会提出这个问题,就是因为法工委起草人格权编草案的行为让社会各界、国内外普遍对“两步走”的编纂工作思路产生了疑惑。

  如果法工委起草人格权编草案是经过党中央同意的,那么王超英同志在答记者问的时候就会明确告诉大家,原来的民法典编纂工作思路有所改变,现在决定增加人格权编。然而,大家看王超英同志回答记者问题的表述,与前述2017年3月8日《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 (草案)〉的说明》完全一致,他实际上是向国内外重申党中央之前作出的“两步走”、“民法典分编的编纂并不是制定一部全新的法律,只是把现行的民事法律的规范进行一个科学的整理”这个“基本遵循”。

  更令人意外的是,今年3月15日,法工委向更大范围的单位和个人发出了《民法典人格权编 (草案)》 (征求意见稿)。请注意“征求意见稿”与“室内稿”的区别,“室内稿”是法工委内部的草案,不代表法工委的意见,是法工委内部尚在酝酿阶段的初步草案;而“征求意见稿”则是以法工委名义向社会征求修改意见的正式的法律草案。虽然征求意见稿还只是向部分单位和个人、不是向全国人民征求意见,但就如同2016年2月以法工委名义发出的《民法总则 (草案)》 (征求意见稿)那样,它是一个正式的立法文件。

  法工委发出《民法典人格权编 (草案)》 (征求意见稿)的日期是3月15日。需要特别注意十三届全国人大的会议议程:3月4日大会主席团第一次会议选出大会执行主席、执行副主席和大会秘书长,紧接着是本次大会最重要的议程———审议通过宪法修正案,3月15日大会休会,3月16日酝酿国家主席和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候选人,3月17日选举国家主席、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请注意,3月15日这一天是大会休会日。分析会议议程可以发现,在3月4日主席团第一次会议选出大会执行主席栗战书同志的时候,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同志在与栗战书同志握手祝贺后就退出了会场,栗战书同志作为大会执行主席将张德江同志送出会场,这是一个标志性的时刻,在这个时候,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就此终止,或者说十三届人大主席团第一次会议选出十三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执行主席之时,即是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实际解散之时。但是,3月4日的主席团第一次会议选出的只是大会的执行主席、副主席和秘书长,并没有选举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委员长、副委员长等,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要到3月17日选出。所以,3月4日之后直到3月16日是一个空档期: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已经实际解散,而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还没有成立。特别是,3月15日不仅处在这一空档期中,而且这一天还是大会休会的日子。法工委选择在这个时间点印制并发布《民法典人格权编 (草案)》 (征求意见稿),是不是意味深长呢?

  法工委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内设的办事机构,其职责是按照常委会决定的立法计划、立法项目起草法律草案。法工委自身不能决定立法计划、立法项目,也不能自己决定向全社会或者部分单位、个人发出法律草案征求修改意见。向全社会或者部分单位、个人发出法律草案征求修改意见,属于国家立法权行使行为,按照全国人大常委会办事规程及立法惯例,应当由全国人大常委会或者代表常委会的委员长会议作出决定。按照规程及立法惯例,作为常委会内设办事机构的法工委,应当等到3月18日大会选举产生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至少是17日选出国家主席、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之后,向委员长汇报请示之后,才能够发出《民法典人格权编 (草案)》 (征求意见稿)。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不能再等几天,等到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选举产生委员长、副委员长、秘书长之后?无论按照宪法、法律还是常识常情,这一点均令人难以理解。

作者简介

姓名:梁慧星 工作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